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雙重生之頂流愛豆非要做我情人
雙重生之頂流愛豆非要做我情人 連載中

雙重生之頂流愛豆非要做我情人

來源:google 作者:肆肆加壹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祁夕 蘇依蕾 霸道總裁

【雙重生雙頂流雙潔復仇青梅竹馬曖昧糾纏甜寵爽文】當紅小花蘇依蕾,和頂流愛豆祁夕,被富二代男友懷疑有私情,將二人雙雙殺害重生歸來,蘇依蕾先把暗戀自己已久頂流哥哥拿下,給男友戴頂綠帽子,再暗地裡幫男友物色小三,將他曝光在媒體面前,被萬人唾棄,加速男友家公司的破產速度,送男友踩縫紉機,祁夕一直在暗地裡保護着她,幫她復仇蘇依蕾拍劇,祁夕是男主,蘇依蕾錄綜藝,祁夕是神秘嘉賓,蘇依蕾錄戀綜,祁夕是她的天選男友,不知是巧合還是蓄謀已久唯粉罵她:蘇依蕾!離我家哥哥遠點!cp粉護她:雙蘇雙夕是真的!在外人面前,蘇依蕾是祁夕的妹妹,實際二人卻是地下情人的關係……展開

《雙重生之頂流愛豆非要做我情人》章節試讀:

蘇依蕾拎着小包搖晃着走出了電梯,輸入密碼,打開了祁夕家的門,當她看到沙發上那道熟悉的身影時,瞬間**眼眶。

蘇依蕾跑過去緊緊的抱住了祁夕,

感受到熾熱的胸膛,聽到了有力的心跳,

她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剛經歷了生死,她真的很怕,

能看到祁夕活着,她很開心,

但是又說不出的委屈,

幸好,一切都還來得及……

祁夕看着懷裡的女人,擔心的問道,

「依依,發生什麼事了?誰欺負你了?跟哥說!」

蘇依蕾沒有回答他,

只是在懷裡不停的哭着,

好像要把所有的情緒都發泄出來,

祁夕也不再說話,

只是像小時候一樣,

用手輕輕的拍着她的背,

不知哭了多久,

蘇依蕾漸漸的恢復了平靜,

她筋疲力盡的靠在了沙發上,

祁夕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蘇依蕾,

他緊張的問道,

「別讓我着急,依依,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蘇依蕾沒有說話,

而是端起桌子上酒杯一飲而盡,

她轉身湊近祁夕的臉龐,

一言不發的盯着他,

溫熱的氣息近在咫尺,

祁夕被盯得有些發毛,

蘇依蕾突然開口道,

「哥~」

「嗯?」

「你喜歡我嗎?」

祁夕緊張的往後靠了靠,

「別鬧~」

蘇依蕾滿眼笑意的看着他,

「哥,你臉紅了~」

不知道為什麼,

她覺得今天的祁夕格外可愛,

「嗯……屋裡有點……唔」

還沒說完的話就被蘇依蕾堵在了嘴裏,

祁夕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一動不敢動的僵在那裡,

蘇依蕾的雙臂緊緊的環住了他的脖子,

熱情的吻着他的唇,

當祁夕控制不住**,

激烈的回應時,

蘇依蕾卻推開了他,

「哥,你喜歡我嗎?」

祁夕微喘着看着眼前的女人,

彷彿下了很大的勇氣,

「蘇依蕾,我喜歡你。」

說罷便主動吻上了蘇依蕾的唇,

溫柔又炙熱……

當蘇依蕾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凌亂的房間彷彿在告訴她昨晚發生了什麼,

蘇依蕾把臉深深的埋在被子里,

偷偷的看着身旁熟睡的男人,

高挺的鼻樑,稜角分明的下顎線,

櫻紅的唇顯得格外性感,在陽光的照射下,

他的髮絲和濃密的睫毛都閃着金色的光,

被子凌亂的蓋着,**的胸膛有規律的起伏着……

蘇依蕾好像從來沒有這麼近的觀察過祁夕,

她不禁感嘆,這個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妖孽了?

突然男人的眉頭緊緊的蹙在一起,

寬闊的胸膛劇烈的起伏着,

好像在做噩夢?

蘇依蕾猶豫着要不要喊醒他,

畢竟昨晚發生那樣的事情,

醒來之後好像不太適合見面。

但看着祁夕逐漸痛苦的表情,

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額頭上密密麻麻的布滿了汗,

蘇依蕾也來不及多想了,

直起身拍了拍祁夕的肩膀,

「哥?哥?醒醒!哥!……」

祁夕突然睜開了眼,

直直的對着蘇依蕾的頭就撞了過去,

「卧……」

蘇依蕾一聲哀嚎,

「你怎麼不撞死我呢!」

祁夕看到眼前捂着腦袋的女人,

一把就拉到了懷裡,

嘴裏還不停的碎碎念着:

「你沒事太好了………」

男人的手無意間划過了蘇伊蕾的後背,

這個光滑觸感??

難道是??

………………

他驚訝的鬆開了雙臂,

只見懷裡的的蘇依蕾,

沒!穿!衣!服!

被子隨意的搭在身上,

由於剛才的拉扯露出了……

祁夕的眼睛瞪的跟驢眼一樣,

他一把就推開了蘇伊蕾,

語無倫次了起來,

「你你你你???」

此時蘇依蕾的心中,

有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

她昨晚是有報復心理的,

所以壓根沒想過要讓祁夕負什麼責,

但他那是個什麼態度?

這特喵的是要賴賬的節奏啊!

蘇依蕾沒好氣的說:

「再看眼珠子給你挖了!趕緊拿着衣服滾出去!」

說著一腳就把祁夕踹下了床,

她心裏直犯嘀咕,

這特喵到底是什麼劇情?

祁夕抓起衣服就逃出了卧室,

見他鎖好門,蘇依蕾才起身,

一件件的穿好衣服,

隨手挽起頭髮,準備走人,

剛打開卧室的門,

她就一頭撞在了祁夕身上,

「依依,先別走,我們聊一聊。」

蘇依蕾想起他剛剛的態度,

不耐煩的問道,

「聊什麼?」

祁夕欲言又止,

好像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那個……我們昨晚…………」

蘇依蕾看到他那個磨磨唧唧的樣子,

氣不打一處來,直接說道,

「對!昨晚我把你睡了!都成年人,你情我願的,咱就當沒發生過!」

蘇依蕾看着祁夕那個慫樣子,

越來越生氣,

她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

從包里掏出一枚一元硬幣,

走到祁夕的面前,一本正經的說道,

「沒想到你都這個年紀了,還是第一次,按規矩~得給你包個紅包,可是我提前沒準備,一元雖少,但心意到了。」

蘇依蕾看到祁夕愣住的樣子,

心裏爽快了不少,繼續添油加醋道,

「噢~對了哥!你以後可得多多練習啊!昨晚也太生疏了,體驗感~~不!佳!」

說罷蘇依蕾便將那枚硬幣塞到了祁夕的手裡,

戴上墨鏡,開開心心的走了。

剩下了獨自凌亂的祁夕,

他一句話都沒說完,

就被蘇伊蕾懟的啞口無言,

他站在卧室門口半天沒回過來神兒,

他低頭看向手裡的一元硬幣,

所以……

他是被嫌棄了嗎?

他多大年紀?

體驗感,不佳?

昨晚到底是有多不行?

就值一元錢?

祁夕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中……

不到兩分鐘蘇依蕾就進了家,

祁夕在18層住,而她在祁夕的頭上,19層住。

因為當時買房子時,祁媽和蘇媽一致要求,讓他倆住得近一些,一個小區都不可以,必須得一棟樓,方便互相照顧。

蘇媽和祁媽是幾十年的老閨蜜了,結婚時特意把房子買在了同一個小區,孩子一出生就各自認了乾媽,老閨蜜們隔三差五的就得帶着孩子到對方家裡去,美名其曰讓他倆有個伴,其實就是為了講八卦和罵老公,每當這個時候,祁夕就會很自覺的帶着蘇依蕾回卧室,照顧她,哄着她,陪她玩。

祁夕比蘇依蕾大四歲,那真是又當哥又當娘的,蘇依蕾從小就跟在祁夕的屁股後面,打打鬧鬧,一起長大,祁媽和蘇媽也曾幻想過以後當親家,但看到他倆把關係處的跟親兄妹一樣,也就沒再提起過這件事情。

《雙重生之頂流愛豆非要做我情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