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雙向:終生誤
雙向:終生誤 連載中

雙向:終生誤

來源:google 作者:齊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顧回雪 齊薇

【changdu】顧回雪聞言立刻緊跟上來,湊到牆角朝齊薇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齊魏和一黃衣女子並肩而立,二人聊的頗為和諧「哇,這就是你娘前年給你哥定下的那個嗎?」齊薇點頭:「是啊,我娘說,等人十六就成親,嗯…就是明...展開

《雙向:終生誤》章節試讀:


《雙向:終生誤》第5章 竹馬五


「少不了你的。」

程流風好笑,伸手丟給他一顆紅果子。

「拿去。」

「謝謝福哥…嘔,好酸!」

「哈哈哈哈哈~」

顧平川還想再皮,沒想到被直接酸的表情扭曲,將一干人都惹得哈哈大笑,顧回雪更是眼淚都差點笑出來了。

「該,叫你什麼都想要,現在知道酸了。」

顧回雪哼了聲,無情嘲笑顧平川。

趁着自家母親跟人聊的正好,程流風便朝顧回雪道:「父親要晚上回來,我先帶你去騎馬?」

他跟她說北境有大片草原,可以肆無忌憚的策馬馳騁,她便回信跟他說也想要感受一番。

聞言,顧回雪躲開他深邃的目光,小聲應道:「那…我…我問問阿娘。」

見她對他不似從前一般親昵,程流風想不通是自己哪裡做的不好,除了不能日夜陪伴,他自認將書里為人夫者應該做的都儘力履行了。

他這個想法若叫方玉梅知道肯定會得來一句『你就是想太多』,顧回雪明顯就是因為長大懂事了,所以會害羞了而已嘛,她現在就算再想親近程流風,也總不能像小時候那般賴在他身上,跟他玩什麼過家家遊戲吧。

「娘,我…我想跟福哥哥去騎馬。」

她湊到許芊身邊小聲道,說完似乎是很不好意思,也不敢抬頭,只一直低頭不停撥弄着自己的衣擺玩。

聞言,許芊秒懂,跟方玉梅對視了一眼便揮手道:「行,去吧,跟好你福哥哥,小心着些。」

末了,她又小聲囑咐了句:「不許玩太晚。」

「嗯…」

顧回雪聞言只得胡亂點頭應聲,聲音細如蚊吶,只有顧平川傻愣愣的也想跟着去:「什麼,去哪裡,我也去!」

見狀,許芊一把將人薅了回來。

「你去個屁,老老實實坐着陪我。」

顧回雪是會騎馬的,只是不太熟練,顧平川總是怕馬傷到她不樂意教,所以此刻看到程流風將她扶上馬背,自己牽着馬帶着她在偌大的平原上慢慢悠悠的踱步時她覺得怪沒意思的,她還以為能真的馳騁呢。

「怎麼,不高興嗎?」

程流風見她興緻好像不高便問了句。

她趕緊搖搖頭,那倒不至於不高興。

「沒有。」

見她還是沒什麼精神,他只能又拋出新的話題。

「我太久沒有回去,也不知道青城如今變得怎樣了,卿卿和我說說吧。」

聽到這話,她仔細想了想,然後才慢慢開口跟他講解道:「嗯…青城沒多大變化,上次我不是給你寫信說齊大哥定親了嘛,今年他們已經成婚了,成婚那天我還跟薇薇一起鬧了洞房…」

然後被齊大哥抓住教訓了一頓。

這個可以跳過,她想着又接着續道:「然後還有一個新消息,我沒來得及寫信告訴你,六月初的時候薇薇定親了,不過你一定想不到對方是誰,我剛知道的時候也嚇了好大一跳呢,那個和齊大哥有過節的陳大哥你還記得不?和薇薇定親的就是陳家小郎。」

顧回雪越說越放鬆,彷彿又回到小時候那般能對着程流風侃侃而談的模樣,程流風也樂得順着她笑道:「齊魏他樂意?」

「那肯定是不樂意的,所以他可好好刁難了人家一番呢。」

她噼里啪啦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將事情說了個遍,末了還意猶未盡的感慨道:「陳家小郎可真是個痴情人,他送給薇薇的簪子可好看了。」

說到這裡,她想起齊薇之前說的,小心翼翼的瞥了眼替她拉着韁繩的人,而後略帶着心虛道:「…你說,陳家小郎送薇薇簪子到底是什麼意思呀?」

聞言,程流風抬頭看了眼馬上的人,顧回雪立刻轉頭避開他的目光,而後他清楚的看到了某人那羞得通紅的耳尖。

「你好像長大了。」

他沒頭沒尾的來了這麼一句,弄得顧回雪摸不着頭腦,只得小聲反駁了句:「我本來就長大了。」

等來年三月她就十三歲了,按照正常來說,再過一年家裡就可以給她摸尋人家了,畢竟等她十五歲及笄後就代表可以嫁人了。

「意為,欲與之結髮,待你初長成,我與車來盤你發,你帶嫁妝遷我家。」

「什…什麼?」

顧回雪臉色爆紅,震驚的看着他,不確定是不是聽錯了,可她明明聽的很清楚,清楚到每一個字都知道意思。

那…那他送她那個的時候,知不知道這些啊?

那個時候她才七歲,自然是不知道這些的,但程流風也才剛滿十三,他知道嗎!

顧回雪想應該是知道的吧,畢竟他十歲就能得中秀才,她哥十二歲才考上的呢。

聞言,程流風也學着之前顧回雪那般偏頭躲開她的注視,故作淡定道:「我只說一遍。」

沒等顧回雪再說,他就又道:「再多我也會害羞。」

害羞?!

顧回雪趕緊低頭看他,他原來是會害羞的嗎,完全沒想像過,她還以為…

「娘總說我以後會嫁給你,我對此偶爾也會有些想法,但你看起來一直都這麼平靜,我還以為你把我當妹妹,是不會害羞的呢。」

她這人就是這樣,別人云淡風輕時,她就喜歡胡思亂想不淡定,但若是人家要是比她還不淡定,她反而覺得沒什麼了,所以此時看到程流風也會害羞,她突然就覺得自己又可以了。

「你怎麼會這麼想,自定下婚約即日起,我一直是以為人夫者之道待你的。」

他可是嚴格遵照書里說的為人夫者應具備的德行條件對待她的,原來這很像哥哥對妹妹嗎。

他這麼說完,二人都是一頓,而後互相偏頭錯開視線。

氣氛陡然凝固,顧回雪只覺得雙頰燙的厲害,便轉移話題道:「嗯…這馬跑的真慢啊。」

聞言,程流風微笑了笑道:「平川不讓你騎太快。」

顧回雪對此不是很開心,低頭略有不滿的噘了噘嘴,然後就猝不及防的感覺身下的馬兒不穩的晃了晃。

驀地被圈進一個溫暖的懷抱,她只聽到身後傳來一句:「所以我們不告訴他。」

話落,馬兒頓時如同脫了韁,噌的一聲就竄了出去。風聲獵獵,將她們的衣擺吹得嘩嘩作響,顧回雪能感受到自己胸腔里的心跳的極快,但她一點兒也不怕,因為她感覺到了與自己背脊緊緊相貼之人的心跳聲有多麼沉穩有力。

這次過來除了是應顧回雪的要求來看望程家,也是打算讓兩個孩子多相處看看,為之後商議婚事打下基礎。不過許芊夫妻二人等開春後是要回去的,畢竟青城那邊還有生意,哪能一年多不回去呢。

臨行前一晚,許芊便和顧回雪聊了聊,將打算也都告訴了她。這門從小就定下的婚約,是顧回雪自懂事起就知曉的,最初倒沒什麼想法,嫁就嫁唄,後來年紀漸長,心思才不免有些思量開,少女懷春大概說得就是如此了。

「你生辰,流風送了你什麼?」

前幾日顧回雪剛過了十三歲的生辰,菜色是方玉梅和許芊一手操辦的,在這邊也沒別的親人,大家也就只一起坐下吃了頓飯。

「沒什麼…」顧回雪面色微紅,只小聲道:「就是對耳環而已啦。」

聞言,許芊也順着話看了過去,果不其然在她耳上看到了懸掛着的珍珠青玉耳墜。珍珠和青玉都不大,戴在耳上也不突出,但若是細看就能出此物做的還是比較精細的。

「怪不得看着眼生,沒見你戴過,原來是流風給送的。」

許芊看着滿意的點了點頭,笑着揶揄了她幾句。

「娘~」

顧回雪嗔怪的喊了句,帶着些撒嬌求饒的意味。

「知道了知道了,娘不說就是,他也是有心了。」

女兒害羞了,許芊也就適時住了口。要不說她滿意程流風呢,前頭送簪,今次送珥,求娶之意算是非常明顯且用心了。

「看你這樣,這門親事怕也是滿意的吧。」

顧回雪不答,只是羞澀的低頭垂眸,不用說,許芊就知道她是滿意的,也就拉過她的手囑咐道:「既然你們都有這份心,那這段時日就好好相處看看,等過幾個月我和你爹再來接你們。你也不用擔心若是相處不好回去之後有人嘴碎,我和你爹回去後會說是你外祖想念你們兄妹了,所以就讓你們多留了一段時日。總之,這親成不成我們只看你的意願,你不必有壓力,不成就不成,你梅姨她們也都是這個意思。」

她絮絮叨叨的說著,顧回雪也聽得認真,父母對她的好她都記着呢。

許芊一大堆說完,末了又苦口婆心的添了句:「再有,你若是有那個意思,記得動手做些回禮給人家送去,也好叫人家知道你那份心,別光害羞不作聲,叫人家胡亂猜測。」

聞言,顧回雪也跟着點了點頭,應道:「我知道了。」

「行,那我也不多說了,只有一句,出格的事得等成親後,知不知道!」

雖然將顧平川留下監督了,但許芊還是得親口告誡一番才行。


《雙向:終生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