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水墨畫仙
水墨畫仙 連載中

水墨畫仙

來源:google 作者:閑雲墨客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黑土 武俠修真 閑雲墨客

水墨遮天,書生瘋癲;手執畫筆,何以尋仙……畫盡天下萬物,卻無法繪你容顏!眼前黑白,轉頭成空;待到回首,已過半生!展開

《水墨畫仙》章節試讀:

茅草亭里,李黑土背着書箱走到教台前。教台是一張破舊的桌子,不知是哪戶人家家裡搬來的。李黑土將書箱放在教台上,拿出裏面唯一一本書:《千字文》。

其實李黑土對書中的字早已熟練,只是他看鎮上的教書先生講學時,都會拿着書來講,便有樣學樣。

李黑土是教過書的,自然知道應該怎麼教起。

「這位學生,你叫什麼名字?」李黑土指着面前的一個孩子問道。

「我叫二虎,這是我哥,大虎。」二虎說出自己的名字,又指着旁邊比他稍大的孩子說道。

「那我就先來教你們寫名字。」李黑土拿起桌上的木炭棒,走到木板前,摸了摸木板。木板倒是新的木板,寫過字後用水洗乾淨,晾晒乾,就能再用。

炭棒落在木板上,痕迹很是清晰。李黑土很是滿意,比起以前在小雲村,用樹枝在地上寫字好多了。炭棒划過木板,響起沙沙聲。只是一筆還沒寫完,李黑土的頭疾又犯了。

「呵……哈哈,呵呵……」李黑土強忍着痛,笑了起來。

圍觀的村民見狀,都被嚇了一跳,這小先生笑起來怎麼瘋瘋癲癲的樣子。

「小先生這是怎麼了?」

「準是頭疾又犯了,王老頭還說小先生這病沒事,時間長了,就會好的,你看看,這像是沒事的樣子嗎?」

「王老頭呢,快找他過來。」

「在這呢,這!」人群中,一人抓着同樣湊熱鬧的王一針,舉着手大喊。

王一針憋屈啊,自己就看個熱鬧,也會攤上事。見眾人都看着自己,只能裝模作樣的走上前去。

「我看看,嗯,小問題,這頭疾痛一會就沒事了,放心。」王一針站到前面看了看。

村民看着李黑土,不相信王一針的話,非要他進去再看看。王一針也知道自己診斷不出什麼問題,可是村民一個勁推自己,也很是無奈。

「都說了沒事,你們看,這不就好了嘛!」

眾人聞言,向李黑土看去,發現他確實沒在笑了,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李黑土笑完,感覺頭痛減緩,手扶木板,又開始寫字。再次落筆,頭腦有些昏沉,眼前的字看着也有些扭曲,迷迷糊糊間,身體開始不受控制。

孩童們看先生寫完字,也開始在泥塊上寫。一筆,兩筆,字很簡單,孩童們寫得也很快。寫完再看時,卻發現木板上的字開始冒出來。

「這是什麼?」孩童跟亭外的村民都好奇地看着。

「啪~」一長一短兩根木炭從木板上掉了下來,眾人驚訝,這怎麼字會變成兩根炭?

李黑土此時絲毫不知周圍發生了什麼,頭腦一片混沌,可是手上的動作卻沒停,口中喃喃自語。

「虎……虎應該是這樣的。」

「你們看,先生……先生正在畫老虎!」

「還真是呢,先生真是大才,還懂得畫畫,你們看,這老虎畫得真像。」

村民看着李黑土畫起了畫,紛紛誇讚起來。

畫完收筆,李黑土獃獃地站在木板前,兩眼無神。木板上留下一隻惟妙惟肖的老虎,惹得村民們拍手叫好。

正在此時,木板上的老虎動了,跟剛剛掉出來的兩根木炭一樣,老虎從木板中走了出來。

炭虎一個虎撲,落在了地上,碰倒了桌子。炭虎落地後,身形開始變大,很快就長到了跟李黑土一般高,看起來甚是兇猛。只是炭一般的身子,布滿皸裂,好似隨時要碎開來。

看見老虎,孩童們都被嚇得往外跑去。看熱鬧的村民也慌了,嚇得邊跑邊喊。

「老虎……老虎來了,快跑!」

「妖術,先生會妖術,快去叫村長!」

……

李黑土魂游天外,彷彿置身於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在那裡,他脫離了身體,肆意飄蕩。眼前偶爾會出現周遭事物,茅草亭、小矮凳、村民的身影……只是這些東西看起來扭扭曲曲,自己也渾渾噩噩的。

看村民紛紛離去,李黑土也帶着黑虎走出了茅草亭。一人一虎,都像是沒有神智般,就這樣一前一後走着,很是詭異。

「這是樹!」李黑土看着路邊的樹,抬手想寫個「樹」字,可這一落筆,一棵一模一樣的黑樹出現在路上。

「這是王三大叔家的……豬!」一抬手,一隻黑豬也跟在了身後。

李黑土一路走,一路畫,往村頭的客棧走去。所過之處,留下一堆畫作,身後也跟着一群雞鴨鵝等等小禽畜。

大多數村民都被嚇得躲在家裡,不敢出來。他們何時見過這般怪事,只當是有妖人出現在村裡,在作法施術。有些膽大的,在後面遠遠地跟着李黑土,發現那些小禽畜沒什麼危險,就湊了上去。

小草已經先一步跑回了客棧,遠遠地看見李芸娘便喊:「娘,不好了,你快來,大哥他瘋了!」

李芸娘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看小草慌慌張張,呵斥道:「瞎喊什麼,你說誰瘋了?」

待小草說明白事情,李黑土已經帶着他的小動物們走到了村頭。客商們看着眼前的少年,揮手間就畫出一堆花花草草、蟲魚鳥獸,頓時震驚。

「畫師……」

「不對,這不是普通的畫師。不靠紙墨筆硯,隨手成畫之人……我曾聽人說過,這是宗師才能達到的境界!」老陳開口道。

「宗師?看這少年不過十四五歲,這般年紀能達到宗師境?那可是能開宗立派之人啊!」

「這,或許就是天縱奇才,若是把這消息告知水墨城的人,定能得到天大的好處。」

幾人在一旁交談着,時而驚嘆,時而私語。李芸娘可急壞了,忙問客商應該怎麼辦。

客商們可不敢對畫師無禮,這不比文人,畫師在當今天下可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大宣王朝立國之時,就有畫師立下汗馬功勞,水墨城就是先皇給那畫師的賞賜。

「李掌柜,那可是畫師啊,別說我們,就連小地方的官老爺看到,也只能恭敬行禮的。」

「什麼畫師?那是我家孩子,你們不管,我可要管!」李芸娘說完,就急忙朝李黑土走了過去。

「掌柜的,你不是說你家孩子是教書先生嗎?怎麼又成畫師了?」

李芸娘走到李黑土跟前,似乎是感覺到身前有人,李黑土停下了手裡的動作。李芸娘拿手晃了晃,李黑土一點反應也沒有。

「這可怎麼辦啊~王一針,王老頭在哪裡?」李芸娘急得大喊。

「我看到他跑回家去了!」後面跟着的村民回道。

「快,快去幫我把他叫來~」

正在這時,茅草亭里的兩根木炭炸了開來,「噗~」的一聲,整個茅草亭里黑塵飛揚。緊接着,跟着李黑土的黑虎也炸了開來。

這一炸,整個村都響起了「噗噗」的聲音。

樹炸了,花炸了,豬炸了,狗也炸了……李黑土所畫之物全部炸成了黑塵,春風一吹,整個小南村變成了小黑村。

躲在屋裡的人,聽到聲響,偷偷往屋外看去,只見黑塵滾滾,愈發堅定是有妖邪進村。一陣風吹過,又誤以為是妖風襲來,緊閉門窗,瑟瑟發抖。

跟在李黑土身邊的人可遭了殃,這小禽畜大軍爆炸開來,雖說沒傷到人,一個個卻被弄得黑頭土臉。

李黑土本就長得黑,這些黒塵對他來說也不算什麼。「呵呵……」李黑土傻笑起來,好像在嘲笑眾人的狼狽。

李芸娘擦了擦臉上的黑塵,看到傻笑的李黑土抬起手來,顯然又想畫點什麼幺蛾子出來。左右看看,眾人都被黒塵糊了臉,無人可以幫忙。情急之下,脫下腳上的草鞋,往李黑土腦門上砸去。

「啪~」心急之下,李芸娘這一鞋子打得可是不輕。李黑土本就渾渾噩噩,挨了一腦門子,直接暈了過去。

客商們正被畫物爆炸嚇了一跳,又看到李芸娘打了李黑土一腦門,被驚得心都快蹦了出來。

那可是尊貴的畫師啊,她居然用草鞋拍他腦門!

「李掌柜,使不得,使不得啊!」老陳最先反應過來,跑了過去。

「這可如何是好啊!等畫師大人醒來,定會怪罪於我們的。」

「人是我打的,關你們什麼事。何況他是我孩子,難不成還要打他老娘不成。」見李黑土沒事了,李芸娘不再哭哭啼啼。

「麻煩大家幫幫忙,幫我把這孩子抬回客棧。」李芸娘對周圍的村民說道。

「走吧,回客棧喝茶,沒事的。」

《水墨畫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