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四位
四位 連載中

四位

來源:google 作者:閃過那道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余森 奇幻玄幻 閃過那道光

地球發展這麼多年為何只有人類這一種智慧生物,不是因為地球不能孕育出多種智慧生命,而是一種智慧生物容不下另一種智慧生物的存在,那麼……宇宙呢?2337年,隨着火星改造初步完成,啟星計劃的完美竣工,火星丶地球丶夢星丶金星形成了人類文明的四位時代2498年,金星首領黑崎翔太因參與非法人類身體研究,非法在金星製造超大粒子對撞機,從而被聯合政府通緝,而這一切都在翔太的計劃中,他事先與6名科研工作者乘坐飛船叛逃到11光年外的羅斯128行星上茫茫銀河系中人類的故事從這兒正式開始……展開

《四位》章節試讀:

飛機的登機門從中間自動打開,余森一行人緩緩的走進去。

眨眼間,飛機在圓柱體內不斷向海平面加上升直至衝出海平面。

「我們要去哪,首領先生。」維克多問道。

「先去那小子的故鄉,去看看他的家人。還有下次不要這樣稱呼我了,和以前一樣叫我余教授就好,之前我們都是在一起工作的。」

「那小子是指馬永泰吧,之前在我們實驗室里很老實的一個人,看不出來居然這樣辜負我們對他的期待。」

「那孩子的父母在聖境吧,那是一個不受聯合**管制的地方,之前在網上有了解過那裡的基本情況。外來人員是不能進入的。真的要去那裡嗎?」楊晶不解的問道。

「之前在潛水艇里,我用腦電波給嘉文發過消息了,畢竟他們的叛逃事關重大,嘉文已經和聖境里的人聯繫過了,只能停留六個小時。」

余森和兩名助理解釋道。

「六個小時已經夠了,我們在聖境附近的白楊市停留,隨後乘坐專門的飛行器飛過去。」維克多補充道。

余森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見到馬永泰的那一天。

余森是在檢查地球運往火星的物資中發現了身穿宇航服奄奄一息的馬永泰。

「您是人類機械化永生的創始人余森先生吧,我在網上看過你的樣子,您可以做我的老師嗎?我花了很多錢,才從聖境里逃出來,聽說這膄飛船的物資是送往你們實驗中心的,所以才聯繫海宇物流公司的調度員偷渡的。」

余森被眼前的少年對科學的摯愛打動了,讓他想到了曾經的自己。所以答應了馬永泰。

飛機逐漸上升到雲層後,楊晶手動輸入了目的地—白楊機場。

經過不到半小時,提示已經到達白楊機場附近,並開始緩慢降落。

機場的附近都是自動刷卡領取的飛輪,人躺在上面,飛行器的周圍會自動將人固定住,在空中有序的飛行着。

聖境的邊界處都是由紅外感應包裹着,任何靠近的飛機,或者是生物都會觸發警報。

余森一行人來到聖境的邊界處,邊界兩名士兵用掃描儀掃描確認了余森一行人的身份後,對其進行了放行。

炎炎夏日,余森一行人乘坐無人駕駛的電動車,駛向馬永泰的家。

來到馬永泰姐姐的住所。

馬永泰的姐姐經營着一家中檔次的麵館。

「歡迎光臨!」

余森一行人來到麵館門口後,自動語音播放器播報道。

「你們要吃什麼?」迎面走來一位女子說道。

「你是馬永泰的姐姐吧,我們這次來是想了解一下他的情況,方便談談嗎?」余森禮貌的說著。

「來三杯咖啡就好。」楊晶微笑着說。

「那小子,在我結婚前幾天走的,聽說是去**部門從事機密研究項目了,父親三年前去世他也沒有回來,怎麼,我弟弟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沒有,他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

所謂境界,就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國家,利用虛擬影像將境界外部的環境包裹在火焰中,對內稱地球只有這一塊地方適合人類生存,是聯合**特批的一塊地方,防止所有的人類都走向永生,思想不能進步,文明的發展停滯不前。

「我是你弟弟的老師,說出來你可能無法理解,你弟弟他做出了背叛組織的事情。」

「他從小就學習能力很強,特別是理科方面,是學校重點培養的科技人才。我弟雖然膽子大,但是他從小的信念都是正義的,你口中所謂的組織,是做什麼的。」

永泰的姐姐馬麗反問余森。

「那是……」

楊晶正想說,被一旁的維克多阻止了。

「感謝你接受我們的訪問,我們還有別的事要處理。」

余森有些不自在的說道。

「等會再走,永泰這小子沒有給你們留點什麼嗎?」

此時馬麗的丈夫用一個托盤端着泡杯咖啡從廚房走出來。

「那傢伙可是花了我們不少的精力與金錢,好不容易出息了,現在連人也找不到了。」

馬麗的丈夫見余森一行人沒有回答,又開始吐槽着。

「他確實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但是他有些時候有點讓人捉摸不透。這個是他託付我帶給你們的。」

余森從口袋裡掏出一塊鑽石,回想到馬永泰離開前的十天前。

那一天,金星表面不斷的火山噴發,天氣異常惡劣。呆在地底實驗室內的余森正在與馬永泰一起做208次的微型粒子對撞實驗。

「老師,如果哪天我走了,請你一定要去見我的家人,並把這個交給他們。」

馬永泰從口袋裡掏出一顆鑽石,遞給余森……

「你弟弟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這下我們可以把生意做的更大了。」

馬麗的丈夫接過鑽石,高興的對妻子說道。

而馬麗坐在一旁,似乎有些擔憂。

因為從小,馬永泰時常告訴她,這個世界本就是一個牢籠,我們都是關在籠子里的鳥兒,永遠沒有自由的那一天。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品嘗一口我丈夫做的咖啡?」

馬麗有些生氣的問道。

「只是你弟弟的朋友,你弟弟他現在過得很好,你在這裡安逸的生活就好。」

維克多解釋道。

「我們走。」

余森緩緩的從座椅上站起來。

「請你們一定好保護好我的弟弟,他從小就很溫柔,在路上看到螞蟻都會繞道走。我們已經十五年沒見了!如果他做了什麼不好的事,那一定是有理由的,也請你們相信他。」

馬麗已經控制不住思念弟弟的情緒,朝着門口離去的三人大聲的囑咐。一旁的丈夫攙扶着馬麗的手腕。

余森的腳步停了一會兒,隨後邁開步伐離去……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四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