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蘇意深粟寶
蘇意深粟寶 連載中

蘇意深粟寶

來源:外網 作者:蘇意深粟寶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蘇意深粟寶

【團寵,奶萌,馬甲】林家不受寵的小災星粟寶,遭後媽誣陷後被狠打一頓,跪在雪地里一天一夜奄奄一息。將死之際粟寶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指引她打通小舅舅電話,八個大佬舅舅強勢趕到!重獲新生的小粟寶只想有口飯吃、平平安安長大,卻不想被八個大佬舅舅寵上天,外公更是要把家產過繼給粟寶!後媽整容前來裝白蓮?揭穿她真面目!養父以血脈至親威脅打錢?不好意思,可以打骨折!「四舅舅,粟寶給你送一幅畫……」國民影帝震驚發現,爆火的萌派繪畫大師竟是自己小外甥女!「外公,粟寶今天做了一個支架……」蘇老爺子看着全球搶破頭都買不到的黑科技,拐杖都抖掉了。「粑粑,粟寶覺得這塊地前景有大發展哦,風水寶地!」薄總前腳用低價競標下一塊地,後腳經濟開發的文件就下來了。他看着軟萌的小奶團陷入沉思:小傢伙到底還有多少馬甲?展開

《蘇意深粟寶》章節試讀:

空蕩蕩的病房裡,聲音發出的方向沒有一個人,鬼影都沒有。

粟寶揪着床單,問道:「你是誰?」

她心底有億點點怕。

那聲音循循善誘:「我是你師父,叫師父。」

粟寶小臉皺了皺,完全沒有上當。

「我一點都沒有師父。」她說道。

那個聲音似乎噎住了。

此時病房旁邊的桌子上,坐着一個正常人看不到鬼魂――一個穿着白色衣袍的年輕男子。

他的臉色很蒼白,雙眸漆黑深邃、鼻樑高挺,偏偏唇色朱紅,眉宇間帶着一股邪氣,顯得妖冶不已。

他瞪着眼,看着眼前這個連說話邏輯都還沒捋清楚的小奶娃。

嘖,一點都不好騙啊……

「小書包……」他又試着開口。

粟寶悶悶說了一句:「我是小粟寶,不是小書包。」

男子:「……」

他摸了摸下巴,說道:「我真的是你師父,你媽媽還在的時候把你過給我做徒弟了。」

粟寶聽到這話,心裏很抗拒。

她說道:「我媽媽才不會這樣。」

媽媽才不會把她給別人,媽媽不會不要她。

男子一時無言。

蘇錦玉臨死之際看到了他,就求他在她死之後庇護粟寶和蘇家。

那時候粟寶才兩歲,也看不到他的魂體,但他的的確確受了拜禮,是她的師父!

前兩天粟寶瀕臨死亡之際,才終於能聽到他的聲音了,可現在小傢伙卻不相信他啊……

男子摸了摸鼻子,哄道:「你媽媽叫蘇錦玉,你叫粟寶,你看我都知道。」

粟寶抿唇:「別人都知道。」

男子:「……」

得,這是個人販子來了都鬼見愁的小娃兒,一點都不好騙。

要不是她小胳膊小腿干不過大人,又渴望着有個家……估計林家人欺負她的機會都沒有吧!

男子自顧勾了勾唇,說道:「小孩子別想那麼多。等你好了,給我上三炷香、祭一條豬肉,咱拜師禮就全部成了。」

「我叫季常,生前是個大人物。」

粟寶詫異的看向旁邊的一團空氣。

雞腸?為什麼叫雞腸。

季常不知道粟寶的想法,看她眼底困惑,就說道:

「你不認識我正常,我不是你們這個時期的人。我很厲害,我可以教你很多東西,讓你不被人欺負……」

粟寶忽然問道:「大人物也會死嗎?」

季常:「……」

粟寶又問:「這麼厲害,你為什麼會死?」

季常竟無言以對,感覺這個小奶娃有點難搞。

粟寶抓着被子,眼眸微微垂下,抿唇問了最後一個問題:「你要真的是師父,為什麼沒有管我……」

媽媽死後,不管她是哭還是疼,都沒有人理她。

這一年來她學會了看爸爸臉色,努力的讓自己不討人厭,但還是沒能從爺爺奶奶臉上看到一點喜愛。

她還會被阿姨偷偷打……

都沒有人幫她。

季常一愣,心底有些不是滋味。

他沒有解釋什麼,默然道:「乖,以後師父都會護着你。」

粟寶抿唇,轉過臉去不再說話了。

季常摸了摸粟寶的頭,說道:「你先好好休息,師父晚點再來,這個東西當是師父送你的見面禮。」

三道六界皆有規則,他能來,卻不能久待。

粟寶只覺得手上微微一熱,有一條紅繩戴在了她手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病房裡沒有了聲音,粟寶睜開眼睛看了一圈,依舊什麼都沒看到。

可是不知道怎麼的,她又感受到那種暖洋洋的氣息,身上的疼痛都減輕了不少!

一轉眼,就已經過了十天。

粟寶身上的傷好了差不多,準備出院回京都了。

門外,隱約傳來醫生驚嘆的聲音:「太不可思議了……這麼重的傷至少也要三個月才能下床……」

不一會兒蘇意深推門進來,只見粟寶坐在床上,垂眸靜靜的看着手腕上的紅繩。

小小的身影,竟顯得有些孤零零的樣子。

「粟寶。」蘇意深立刻走過去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怎麼了?」

看到她手裡的紅繩,又不禁問道:「這是?」

是他記錯了嗎?剛接到粟寶進搶救室那天,他好像沒看到粟寶手上有這根紅繩。

粟寶抬頭,問道:「小舅舅,我的小兔子呢……」

蘇意深張了張嘴,粟寶昏迷的時候懷裡的確抱着一隻破破爛爛的小兔子。

當時為了急救,他將粟寶身上的雪簡單清理,包括那隻小兔子也被他情急之下扔到一邊了。

蘇意深輕聲問道:「粟寶,小兔子很重要嗎?它……不見了。」

接着又立刻補充道:「小舅舅再給粟寶買新的小兔子可以嗎?現在立刻買。」

粟寶扁了扁嘴,眼底有些淚花閃爍,又很用力的不讓淚珠子掉下來。

她聲音很小很小:「那是媽媽送給粟寶的。」

媽媽的東西都被爸爸丟了,只有這隻小兔子,是媽媽唯一留給她的。

現在也不見了……

媽媽不見了,『師父』不見了,小兔子也不見了。

蘇一塵推門進來就看到蘇意深把粟寶快惹哭的樣子,皺眉冷聲問道:「怎麼回事?」

蘇意深一臉冤枉:「大哥,不是我!是粟寶的小兔子落在林家了。」

他不敢說小兔子沒了,怕小奶團哭出來。

說是落在林家,可誰知道還在不在?

蘇一塵聲音緩了緩,說道:「粟寶乖,大舅重新給你買。」

布偶兔子而已,若她喜歡,他可以把全球的布偶兔都買斷貨。

蘇意深搖頭示意,「那是玉兒唯一留給粟寶的。」

蘇一塵一頓,玉兒唯一留給粟寶的?

他當機立斷的說道:「走,去拿。」

不知道兔子還在不在,如果不在了,就算翻遍南城的垃圾站他也一定會把那隻小兔子找出來。

粟寶忽然想到什麼,說道:「大舅舅……粟寶也想去。」

除了小兔子,她還有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小夥伴……

**

林家,林鋒和林老爺子坐在一樓客廳沙發上,頭髮都是亂糟糟的。

昔日輝煌的別墅現在一片狼藉,值錢的東西都被搬走了。

林鋒滿臉鬍渣,一臉憔悴。

林老夫人在一旁痛哭:「兒啊,你怎麼就借了那麼多高利貸!」

「這回怎麼辦呀!嗚嗚嗚……」

林鋒被打到住院那一天,林家就破產了!

所有的不動產都被抵押了不說,他們現在住的別墅也要被強制執行。

這讓他們今後上哪去住?

林老爺子生氣訓斥:「哭哭哭,哭什麼哭!早知道現在,當初你怎麼不對粟寶好一點?」

林老夫人跟着哭罵:「你怎麼就會說我?你還是她爺爺呢,你不也沒對她好!」

林鋒煩躁大吼:「都別說了!」

他已經夠煩了,公司一夜破產,法院也介入調查,他很可能要面臨牢獄之災――這找誰說理去?!

林老夫人和林老爺子全都閉了嘴,後悔得腸子都青了。

要是當初對粟寶好一點,他們何至於此?

說不定還能接着跟蘇家親家的關係,飛黃騰達!

林老夫人恨恨的說道:「這死丫頭!飛上枝頭變鳳凰了也不知道回來看一眼!」

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他們還是她爺爺奶奶呢!

年紀都那麼大了,有什麼錯是不能原諒的?

再說了他們也沒錯啊,一開始就是她把穆沁心推下樓流產的,還有理了?

這時候穆沁心走下樓來了,她柔聲說道:「爸媽,鋒哥,你們別急,粟寶一定還會回來的……」

手機版閱讀網址:

《蘇意深粟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