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撩,他欲,高冷小妖精情難自禁
他撩,他欲,高冷小妖精情難自禁 連載中

他撩,他欲,高冷小妖精情難自禁

來源:google 作者:後山初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澤 現代言情 童桐

她是全球最大投資公司TT千金,不努力就得回家繼承家產,可她只想擺平,和父親完成對賭協議,獲得自由他是ZE集團總裁,外界尊稱三爺,低調首富,不近女色她誤把他當渣男,打算甩手走人,沒想到他還黏上了她從沒見過長得又帥,嘴裏天天嚷着要追她,還對她百依百順,體貼的纏人怪……貌似還不錯所有人都以為她攀上三爺麻雀變鳳凰,可她不解,她本就是鳳凰呀有人要和她比才藝,她擺出一沓證書,鋼琴、畫畫、跳舞要比哪個有人挑釁她沒見過世面,她手裡有很多商業大佬資源要哪個有人跟她比錢,她豪擲千金把對方公司買下不費吹灰之力她妖媚的挑起他下巴:「他們說我吹枕邊風厲害」躲在背後的三爺攤攤手他可什麼都沒幹,他的夫人就是厲害她父母知道她結婚,要回國事業孫子搞起,所有人忙着聯繫要合作她翹着二郎腿喝着茶,看戲看的正帶勁「寶貝~今晚能睡一張床嗎?」她伸手推着他胸口:「我腰才剛好一點……」展開

《他撩,他欲,高冷小妖精情難自禁》章節試讀:

「三爺,薛總又安插幾個人進來,都是重要崗位野心勃勃,你的懷疑是有理由的。」助理把人員調動名單放到他桌面上。

夏澤只是掃了眼,並沒有太在意:「讓你查的事,查的怎麼樣了?」

助理把資料攤開放到他面前:「童小姐五歲發生意外,後全家移民國外,童小姐被照顧的很好,近日童小姐回國,開了間服裝網店,她是設計師兼模特,店鋪銷量還不錯,目前住在。」

夏澤一邊聽着他彙報,一邊往下翻,了解她所有的興趣愛好。

他眼眸垂下,每次閉上眼睛,他家裡那場大火就尤為深刻,他那天睡得特別沉,等醒來就看到小童桐倒在地上。

火勢太大,他很想去救她,十歲的身體卻什麼也做不了,聽到救護車趕來,他便暈了過去。

他順勢被薛家收養,公司被薛家暫代管理,這麼多年,他強壓去關注,生怕她遇到縱火兇手,他貿然去找,她也會二次受到傷害,畢竟他父母死了,很多人都獲益。

夏澤拿起車鑰匙,起身:「我出去一趟。」

「好。」助理把童小姐資料放進三爺專用粉碎紙機里。

夏澤來到停車場,走進自己的車,看到車蓋頂上盤腿坐着個人。

他眼神泛着冷光,坐在車蓋頂上的人聽到動靜抬頭,四目相對。

夏澤看到她,**的鵝蛋臉,精緻的五官,像是放在展覽里洋娃娃,紅色羊絨裙,配上暗綠色風衣,襯托她皮膚格外白皙,他眼眸漸漸多了絲驚喜,小童桐。

童桐對上他耀如星辰的眸子,俊美的五官,卧槽,小胖子這次眼光見長啊。

她從身後拿出個鎚頭,實打實重量,她舉着:「你就是渣小胖子那個,渣我可以,渣我朋友不行。」

童桐站起來,車蓋呈傾斜的趨勢,她身體有些不穩踉蹌一下,他伸手卻意外握住她的腰。

她的腰,他兩隻手握着還有空餘,他眼神露出寵溺:「小心點。」

童桐激動的掄起手裡鎚頭,一手拍着放在她腰間的手。

「你可很是夠渣的,前腳剛甩我朋友,後腳就想跟我談情?問過我手裡的東西嗎。」

夏澤看着她奶凶的模樣,訕訕收回手,小時候住在他隔壁的小公主,還是一樣咋咋乎乎的,樣子沒怎麼變,等比放大。

「我是夏澤。」

童桐聽到這個名字,下意識皺起眉頭,而後蹲下雙手撐着腦袋。

夏澤靠近她:「想起來了?」

「頭疼。」她無辜的嗓音傳來。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的名字就頭疼,頭快裂開了。

這時,她手機震動響起,她拿出手機:「小胖子,我在找渣你的男人算賬。」

「你在哪兒呢?我已經到她車子前了。」

童桐抬頭看向四周,哪裡有小胖子的影子:「你在哪兒呢?」

「六棟。」

沒錯啊,她也在六棟,她滑下車蓋,夏澤伸手扶住,她站穩身體,歪着腦袋打量牌子,這裡是九棟!!

童桐捏着手機大步往前走:「是我弄錯了,那輛車可是阿斯瑪頓,光修車費就達七位數。」還好沒砸。

小胖子知道闖禍了,着急的說:「那你砸了嗎?你別忘了你和你父親對賭協議,完不成你可就要回家繼承家產了。」

「沒砸,還好你電話及時。」

童桐隱約感覺後面有人跟着,扭頭,看到他一直跟着,嚇的叫出聲。

她掐斷電話:「你,你跟着我幹嘛,是不是想挨錘?」

夏澤看着她,一點都不記得了?!

「我們小時候就認識,你喜歡我家廚子做的桂花糕,每次你都來我家吃。」

童桐張了張嘴,還想諷刺他撩妹技術太老土,可聽着他的話,卻莫名的有點熟悉。

她一直都很喜歡桂花糕,特別的愛吃。

「你以前總愛喊我夏澤哥哥,小童桐。」

親昵的稱呼……她眉頭深皺,腦袋止不住的疼。

下一秒,她疼暈了過去。

夏澤及時伸手托住她身體,抱着她去醫院,醫生問他:「病人有沒有過往病史。」

他一無所知,不知道那場大火,她有沒有受傷。

夏澤從她包里拿出手機,熟練的用她生日打開手機,找到童叔叔的電話。

電話接通,童爸開口:「是不是斷了你的消費卡,堅持不下去了?」

「童叔叔,我是夏澤,童桐暈了過去,是不是那場大火……」

童爸聽到他的名字內心一緊,指尖打顫,帝華花園那場大火童家也受到波及,畢竟挨得那麼近,雖然不關夏澤的事,他畢竟只有一個女兒。

「我會派人把她接回來,這件事你不用再管。」

夏澤還想說些什麼,電話卻被掛斷了,醫生又來催促。

童桐被送到普通病房,她慢慢轉醒,對上他關切的眼神。

「我聯繫了你的家人,他們會接你回去。」

童桐頓時炸毛:「誰讓你通知我家人的?」

她拿起手機發語音:「爸,我是不會回去的,對賭協議還沒到最後一刻,你不能說話不算數,你要是派人來,我就讓你再也找不到我。」

夏澤看着她這麼堅決的不肯回去,詢問:「你為什麼要回來?」

「我。」她前段時間看到帝華花園別墅那塊地拍賣,她總感覺那片很熟悉,她就想去看看。

「關你什麼事,你怎麼那麼多問題。」

童桐拔掉針頭,穿上鞋子離開醫院,夏澤跟在她身後,將她抱起。

「你放我下來。」她話音剛落,整個人陷進副駕駛位置。

夏澤啟動車子:「送你回去?」

他見她沒有說話,啟動車子,她看着前面的路,直直拐進她住的公寓,這人竟然連她住哪裡都知道,她該不會被人販子盯上了吧。

她看着他臉在眼前放大,她暗戳戳握緊拳頭,他要是敢耍流氓。

『卡』她胸前安全帶鬆開,夏澤揉着她腦袋:「小童桐好好休息。」

卧槽,這麼帥,還這麼溫柔,不會是**空調吧,他這張臉,她的拳頭還真是下不去手。

她推開車門,加快步伐頭也不回的走進公寓。

《他撩,他欲,高冷小妖精情難自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