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嘆梅落
嘆梅落 連載中

嘆梅落

來源:google 作者:夢蝶山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墨子軒 文崖山

在《天工開物》中有這樣一句話:「丐大業文人,棄擲案頭,此書於功名進取,毫不相關也」期間的悲哀或可見一斑雖我這書實不必天工開物,但也卻要仿着他寫一句話:「丐有志趣不在文藝之人,棄擲案頭,此書於嬉戲玩物,毫不相關也」我寫此書,或許是為了一個自己的夢想,也是對於古代那些古仁人的敬意,中國自古不缺有脊樑的人,如許由,巢父,微子,屈原,賈誼,霍光,唐宋八大家,辛稼軒,文天祥,于謙,王守仁......這些都是我們需要牢記的人,他們的詩文中所含有的思想,也跟是我們不該,也不能忘記的便將此書獻給古仁人者,與我的家人們展開

《嘆梅落》章節試讀:

墨林看着四周的花草,不由的感嘆道:「好一方園林」,卻恍然間聽聞側邊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墨林頓然一驚,回過頭,卻見一人緩緩從側邊轉角處走出,卻見他身穿一襲素白的長衫,頭帶一方藍色頭巾,腰間垂着一塊潔白的璞玉,手拿一把雕花摺扇,正面畫著桃菊盛開的場景,反面則題着黃巢的《題菊花》,那人見到你,拱了拱手:「我知公尚有滿腹疑問,且聽我一言,再問不遲」,語罷,便開始介紹起自己身份:「我姓蘇,單字雲,邀汝前來,全因汝拾得一書,名曰《史野閑集》,此乃冥冥之緣分,又恰逢此良辰之景,故特邀公來,一為圓拾書之因果,二為盡此良辰美景。」

言罷,蘇雲便面帶笑意的看着墨林,後者被其看的心裏發慌,再三斟酌,方才開口:「敢問蘇兄,如何圓拾書之因果?」蘇雲聽聞,啪的把摺扇一合,笑道:「因果之事,玄之又玄,豈是想避便能避的呢?末要擔心,這拾書之果,又非什麼禍事,不過是黃粱一夢,蕉葉覆鹿罷了,暫且放寬了心。」

墨林聽了這話,方才略微放寬了提着的心,轉頭見此處繁花堆疊,爭奇鬥豔,蜂蝶亂舞,奼紫嫣紅,繼而看向蘇雲,問道:「敢問蘇兄,這園名何,為何這般神奇?」蘇雲聽聞,故作神秘道:「數聞墨兄善作詩詞,何不作首詩文,題一下這滿園鮮花呢?若是作的好了,再告訴你不遲,屆時我還送你一物,如何?」

墨林聽聞,也不好再說什麼,於是乎遲疑片刻,抬頭偶然看見那片片飛花,頓然來了靈感:「鶯鳥銜春問青帝,繁枝秀里滿堆疊,一朝花落英漫盪,可穿庭院舞做蝶?」

蘇雲聽聞,不禁一開摺扇,連聲叫着:「好,好,敢問墨兄,此詩何名?」墨林略作沉思,繼而笑着應道:「此詩因蘇兄所作,便叫《題贈蘇兄》吧,」話音剛落,便見蘇雲摺扇上的圖畫頓然變換,四周的景色也隨之在改變,只見四周目光所及之處,皆為桃花,風一吹,四周的花瓣紛飛,恰似千萬隻飛舞的蝴蝶,兩人身邊是一張石桌,桌上放着一壺酒,兩個玉杯。

蘇雲見墨林驚異的面容,笑道:「墨兄何必如此驚異?這本便是你詩里的場景,方才那園,名叫青帝園,乃取黃巢詩中他年我若為青帝一句,而這片桃林,名曰舞英林,而今全虧墨兄的詩,蘇某方有此幸,一睹這般美景」,其正說著,一拱手,示意墨林入座,見其入座,便滿上兩杯酒,伸手取來一杯,一提袖,笑道:「墨兄今日可有福了,這酒乃西王母蟠桃所釀,加之奇珍異果,說是價值萬金也不為過,平日里我可不捨得喝」,墨林聽聞,也取來酒杯,細品了一口,卻覺入口是一股淡淡的甘甜,伴着一種奇特的香味,而後回味是一股濃烈的酒香,入口綿長而不辣,恰若江南三月的煙雨,一口吞下,還能品到一股桃花香,墨林頓然來了興趣,問道:「蘇雲兄,此酒名何?怎如此好喝?」蘇雲聽聞,面露自豪的神情:「此酒名曰桃花釀,下次有機會,我帶你嘗嘗醉劉玲」。

言罷,他抬頭望望天空,說到:「時候要到了,墨兄,拿着這塊玉佩,看看上面的字」,說著,他取下了腰間的玉佩,遞與墨林。墨林接過玉佩,卻見玉佩通體潔白,上面的字陰晴不定,好一會兒,方才顯現了四個字——清梅映月。

蘇雲見玉佩不再變化,也伸過頭來,看了看玉佩,默念着:「清......梅.....映......月,」墨林見他面露惋惜,問道:「蘇兄,這是何意?」,蘇雲聽聞一笑:「天機不可泄露,還不快去了了這段因果,我等你回來喝醉劉玲。」

話音剛落,蘇雲便伸腳一踹,墨林頓覺天旋地轉,不禁驚呼一聲:「啊——啊」,在此睜眼,便是另一方天地了。

《嘆梅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