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女朋友的腰
他女朋友的腰 連載中

他女朋友的腰

來源:google 作者:谷芳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桃 江至 現代言情

我哥校園霸凌我,已經兩個月了一群男生把我圍在牆角剪我裙子,他摟着女友的腰,說我臟死了夜裡,我給他打電話,只說了一句,「下輩子,別做我哥哥了吧」他卻突然瘋了一樣的喊我名字,我從沒見過他如此慌展開

《他女朋友的腰》章節試讀:

憋眼淚憋得好難受,我以為我再也哭不出來了。
直到我抬頭,和撐着下巴看我的人對視。
他笑了。
「你眼睛紅得跟只兔子一樣。」
「……」他的名字叫林知州。
我沒聽說過,好像是我們學校藝術班的人。
入秋,寒風就會在夜晚一股腦地往人的衣領竄。
我不想回家,更確切些……是不想見到江至。
我討厭他看我時那恨不得我去死的厭惡的眼神。
所以到路口離別時有些局促,我不知道我該往哪走。
下意識地揪着拉鏈時,身旁的人朝我看。
林知州笑得繾綣。
「無家可歸啊?」
他插着口袋,微微俯身,精準又細膩地戳中我的痛處。
我的視線落向了一邊。
直到他朝我伸出手。
……我第一次牽男孩子的手。
指骨處有些硌,可更多的是恰到好處的貼合,走路時摩挲撩起一片熱度。
夜路有些漫長,直到下來那場瓢潑的大雨。
他拉着我的手猛跑,雨路的泥點濺在褲管上,雨水順着脖頸流進衣領。
他把外套脫下來擋雨,沒擋多少,直到他把我拉進樓道。
力氣很大,幾乎是被他猛地抵在牆上。
他伸手,替我的後背擋了下。
所以,不疼。
我在樓道昏暗的燈下,落進他漆黑的眼眸。
他把他的外套,罩在了我頭頂。
林知州的家裡沒人。
他說他父母出去了。
所以我借了他家浴室,他把一件白色襯衫丟給我,說,這是他姐的。
我問他他姐去哪了,他的手落在我濕漉漉的發頂,揉了兩把。
「你的問題真多。」
「……」夜晚,我和他睡在了同一張床上。
要是換做以前的我,肯定無法相信現在的我能幹出這樣的事。
和陌生的男孩子回家,睡在同一張床上。
我盯着漆黑的天花板,到最後還是閉上了眼睛。
因為事情再糟糕,也不會比現在更糟了。
第二天,我下午才到的學校。
剛到學校就被班主任揪進了辦公室。
「你真是長本事了,敢逃學了。」
「你看看,你怎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一個人學習可以不好,但人品不能壞。」
「上次班費的事……」「我沒偷!」
班主任說到這,我才提高了嗓音。
可她只是透過那薄薄的鏡片,不滿地看着我。
「嗯,因為我們也沒什麼證據,但我只想告訴你,人在做,天在看。」
她話里話外的意思,不都是認定我是那個偷班費的小偷了?
我氣得咬後牙槽,正當我不管不顧想要好好掰扯時,辦公室的門被扣響了。
「江至,把你妹領回去吧。」
「好好管管她,唉,真是不讓人省心。」
班主任越過我,和站在我面前面無表情的人說話。
他握着我的手腕,黑着臉,幾乎是把我拽出了辦公室。
捏着我腕骨的人捏地很緊。
一路上我喊他的名字,他都沒停下來過。
「哥。」
「哥。」
「江至!」
他猛地把我甩向樓道背面的牆壁,很疼,很疼。
其實就算是校園霸凌我,我也沒見到面前這人生氣。
可此時,他滿眼盛着怒氣的樣子我從沒見過。
「你昨天去哪了?」
他低着頭,一字一句地問我。
「……」我咬了咬牙,沒看他。
他就笑了,憋着怒氣的笑。
「你知道我昨晚……找了你多久嗎?」
「……」我試圖在他眼裡尋到些什麼荒唐的東西來。
可是都沒有,他殘忍,又刻薄。
「不找到你,我怎麼好更進一步折磨你呢?」
「江至!」
我猛然提高了嗓音,喊他的名字,某一刻,我感覺我快瘋了。
被我曾經最好的哥哥逼瘋。
「江至,告訴我為什麼。」
我近乎啞着嗓子,問他,他就這麼垂眼看我。
我想不明白,江至的好,不是裝的,不可能有人裝成那樣,十年如一日的。
可他卻嘴角揚了抹笑。
他的手掌,輕輕撫在我的頭頂,不輕不重的力道,像在撫摸什麼動物。
我想把他的手打掉,他卻開口了。
...

《他女朋友的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