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兔死狗烹後,變身女俠以武犯禁!
兔死狗烹後,變身女俠以武犯禁! 連載中

兔死狗烹後,變身女俠以武犯禁!

來源:google 作者:倒春寒丶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倒春寒丶 軍事歷史 季安

【變身】【反派】【病嬌】【東方玄幻】【架空歷史】【劍道】【白髮御姐】大將軍季安意外變成一介「弱」女子?!旁人望着英氣逼人的她,忍不住嘆息道:「既是女兒身,何以論王侯?可惜!實在可惜!」開局光復西洲十一州!一朝回到解放前!西洲蠻荒,逆襲之路何其艱險!夏庭與豪族勾結,天下百姓如同散沙,中原動蕩外族侵擾,搖搖欲墜大廈將傾,天下豪傑競出手,此時蟄伏,實非英雄!展開

《兔死狗烹後,變身女俠以武犯禁!》章節試讀:

我要找一個人,我做夢都想殺了他!

我們往日無仇,近日無怨,甚至於未曾見過面。

可只有殺了他,我才能以殺證道!

他是老子面前的一道坎!老子練了一輩子,憑什麼低人一等!

如今我找到他了,通州府數萬人正看着我們,我害怕得很,卻又像發了瘋一樣高興,因為這是我無數日夜都在渴望着的一戰!

我果然輸了。

可我有一點實在想不通!

為什麼她會是個女子?!

我知道,她騙了天下人。

故事還要從幾日前說起,那日風沙迷眼,我像往常一樣穿着白衣。

…………

大漠無垠,腳下的馬蹄印淡去。

白衣人壓低斗笠,赤着腳,一瘸一拐翻過沙丘。

他嘴裏的草根早已嚼得沒了味道。

良久,終於迎頭遇上了一隊胡騎。

馬上的男人們都穿着皮襖子,臉色黝黑,身形狼狽。

對方也注意到了他。

「來者何人?」

「噌」的一聲。

身穿羊皮襖的胡人拔刀,鋥亮的彎刀上鑲了瑪瑙石,瑪瑙石上映着白衣人的身影。

白衣人吐掉了草根,一步步走着。

一百步。

五十步。

三十步。

風吹起漫天黃沙,卻吹不動他的白衣。

胡人握刀的手攥得發青,心底升起一股獵物被獵人凝視的感覺。

「來者何人?!」

三十步。

白衣人終於停了下來。

胡人見狀,鬆了口氣。

時間仿若凝固,白衣人卻消失不見。

胡人瞳孔劇震,身旁幾個心腹擋在身前,吼道:

「大汗小心!」

被簇擁下的胡人下意識將手中彎刀胡亂揮出,下一刻,卻覺得手中一空。

他的皮襖子下已是一身雞皮疙瘩。

「非敵,是友。」

三步之外,白衣人再次出現,只是他的手裡多了幾柄彎刀。

他摘下了斗笠,又把彎刀丟了回去,從容一笑。

這麼做是為了立威,立下馬威。

風靜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那摘下斗笠的白衣人。

無不露出了忌憚之色。

白衣人看上去約莫不惑之年,鬚髮卻已盡白。

他雙目半眯。

眼中滿是倦意。

「您是……」胡人接過自己的寶刀,眼中閃過喜色,這胡人便是乞顏部的大汗,布勒可汗。

「莫國師?」

他認出了白衣人。

西洲金沙國的白衣國師,莫念一,是個瘸子,速度很快的瘸子。

布勒可汗隨即下馬,單手扣在胸前行禮。

「大汗不必拘禮,鄙人聽聞貴部與夏庭交戰,特來相助。」

莫念一不遠千里長途跋涉來支援乞顏部,既為公事,又為私事。

公事在於國主之令,私事在於。

他要找一個人。

不是仇人,卻是宿敵。

話音還未落地,周遭空氣倏忽冷了幾分。

眾人並未察覺異樣,白衣人卻向著軍陣中一個方向看去。

「既來之,何必躲藏。」

說話之時,白衣人平靜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期待之色。

話音落地,果然有了回應。

「哈哈哈,白衣國師,是個人物!」

隨着沙啞的笑聲響徹在鐵騎軍陣中,莫念一盯着的那匹戰馬上,胡人戰士緩緩回頭,只一眼便嚇得從馬背上摔下,連滾帶爬向後退去。

他看到了一個瘦弱男人,一個醜陋無比的瘦弱男人。

男人翻身上馬。

他搓了搓脖子,隨手彈出灰球,又在褲腿上抹了抹手。

他是什麼時候來的,軍陣中無人得知。

莫念一微微皺眉,眼中再次恢復疲倦之色。

不是他……

與此同時,他的手握在了腰間白衣下的佩劍上。

瘦弱男子沒有理會眾人警惕的眼神。

他騎在馬背上,低下頭,隨後在眾目睽睽下莫開了牙縫間帶血的大嘴。

接下來的一幕,讓在場的胡人將士們胃中翻江倒海。

只見那男人竟一口咬在了馬脖子上。

隨後猛然甩頭,一時間鮮血橫飛,戰馬幾乎失控。

他竟是撕咬下一塊連着鬃毛和皮的馬肉。

馬兒受驚,嘶鳴着就要狂奔。

眾人紛紛散開。

而那瘦弱男人剛咽下帶血的馬肉,面容猙獰,竟又是一口下去。

這一次,那馬嘴吐出白沫,直接倒地不起。

男人隨即下馬,嘴裏還在咀嚼着撕扯下的馬肉,一步步向著布勒可汗走來。

布勒可汗倒吸一口涼氣,這男人簡直是個瘋子。

胡人戰士們紛紛拔刀,圍向了他。

「不知這位兄弟怎麼稱呼?為何無故殺我戰馬?」布勒可汗頗為忌憚地問道。

他雖然沒有白衣國師莫念一那樣的身手,卻也是草原上的巴圖魯,能感覺到眼前這瘦弱男子身上散發著陰冷之氣。

這人很危險。

不過如今身後正站着白衣國師,布勒可汗對這位突然出現的男人雖然忌憚,卻並不害怕。

因為他知道,天下鮮有人能夠打得過莫念一。

若是有,可能也只有一位,顯然不是眼前這位。

莫念一平靜的看着這瘦弱男人慢慢靠近,但那疲倦的眼中仍然不見絲毫波瀾。

「想來閣下擅長用毒。」

「不錯!」瘦弱男子擦了擦臉上的血。

「想來閣下已經猜到了我的身份。」

莫念一握在腰間的手離開佩劍,他朝着瘦弱男子略施了一禮。

「如果鄙人沒猜錯,閣下乃是毒王。」

莫念一相信自己的判斷,眼前這位便是兩年前隨着呼羅部滅亡而銷聲匿跡的北地毒王,他原是胡人呼羅部的一員悍將。

只是為何失蹤兩年,又為何變成如今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無人得知。

讓莫念一心中警惕的是,這毒王如今雖然看着落魄,可那不知有意還是無意間泄露的氣息……

卻讓人捉摸不透。

此人危險。

在此之前,莫念一看不透的,只有那個傢伙一人。

是他要找的那個傢伙。

話音落地,布勒可汗猛地一怔,胡人戰士們也跟着騷動起來。

「毒王」之名在北地並不陌生,這毒王原本就是胡人一方的高手,是自己人。

瘦弱男人先是一滯,隨後爽朗開懷而笑,只道:「國師好眼力。」

隨後,被稱為「毒王」的男人轉而向著布勒可汗行了一禮,但行禮時還不忘扣着鼻孔。

「我吃了你的馬肉,便來幫你打上一架。」

這是毒王給的理由,但顯然並不是他重出江湖的真正理由。

如今的毒王就像換了個人。

據說他曾是個身材高大意氣風發的勇士。

半晌無聲,直到布勒可汗猛然爆發出更為爽朗的笑聲。

「好!好!好!」

「我得白衣國師和北地毒王,如魚得水,必將所向披靡!」

眾胡騎跟着高呼起來,兩位高人加入,大大增強了乞顏部的信心,他們或許不必再逃了。

「我部已在此地停歇兩日,等來二位,正是天意!」

毒王聞言不屑一笑,也不管他可汗要不要面子,嗤笑道:

「可汗喝了幾斤?哈哈,竟然說出此等胡話,我從草原王庭就一直跟着乞顏部了。」

「你們在逃,在玩命的逃,你們怕,怕得要命!」

被當面拆穿後,布勒可汗難免尷尬,同時心中對於之前毒王不出手有了幾分埋怨,但也只得笑道:

「本想繼續向北避戰,但今日有二位相助,本汗有信心與那傢伙戰上一戰了!」

「對了,莫國師,您是怎麼找到我部兵馬的?」正當高興之時,布勒可汗忽然問道。

他刻意隱藏了自己這近五萬大軍的行蹤,因為他知道自己打不過那個傢伙。

他本想北逃避開那傢伙的鋒芒,儘管那傢伙的部隊距離北地還遠得很。

故而很難有人能找到自己才對。

「這不難,鄙人是循着大汗大軍的馬蹄印來的。」

「馬蹄印?」

布勒可汗笑容凝固在了臉上,他疑惑道:

「我軍為了隱匿行蹤,用布和羊皮裹了馬蹄,不該有蹄印。」

「而別部人馬早幾個月就遠遁西北了……」

「可鄙人就是沿着那邊的馬蹄印來的。」

莫念一轉過身去,指向遠方沙丘。

與此同時,他和布勒可汗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不好!」

布勒可汗大驚,他突然察覺到此地四面環丘,竟然形成了個天然的瓮中之地。

幾乎同一時間,大漠上,本該安靜的四周沙丘之後,黃沙滾滾,殺喊聲倏忽震天!

一面又一面大旗緩緩升起。

《兔死狗烹後,變身女俠以武犯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