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晚上碰到我,邪教徒竟然報警求救
晚上碰到我,邪教徒竟然報警求救 連載中

晚上碰到我,邪教徒竟然報警求救

來源:google 作者:斷弦孤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呂朝閣 斷弦孤鳴 都市小說

【詭秘序列無系統朋克克蘇魯腦洞沙雕】「叮鈴鈴——」「你好,獵魔科室!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你?」「救命!我是邪教徒我自首,快到XXX這個地址來救救我,他來了……他來了!不,快救救我!」「嘩啦啦……」電話那頭傳來鎖鏈聲,和一個男人不耐煩聲音:「叫什麼叫,邪教徒報警求助這像話嗎?趕緊掛掉滾出來,大家都很忙的不要浪費時間,老子只是來搶……借!借你們邪教徒點兒東西開店而已!」「去隔壁!你去隔壁幫派組織看看好不好,我求你……嗚嗚!」「我剛從他們那邊過來,他們說你們新進一批貨!」「淦……」展開

《晚上碰到我,邪教徒竟然報警求救》章節試讀:

「沒有沒有沒有。」

『神』趕緊否認,額頭上汗水混合著血流下來。

玩笑!那要是說是自己還不得享受靈魂酷刑,眼前王八蛋折磨邪神可是一絕!

「我有強迫你嗎?」呂朝閣摸了摸他擺在二十厘米外的肩膀,就好像這個零件還在原位一樣,臉上笑得就好像瓊系軍閥那般和善。

讓人不免想要通知獵魔警員,把他送去繩之以法。

『神』毫不猶豫否認二連:

「沒有!」

「真的?那我有威脅你嗎?」繼續笑,笑得人心發慌。

「沒有……這怎麼可能會是威脅呢?我可是自願將一切贈與您的!算是打擾您成神儀式的賠禮道歉,是我得罪您應有懲罰!」

「之前你好像說什麼強盜、團伙、勒索、綁架之類東西,好像是說我呢!」

「全是我乾的,您可是遵紀守法好公民!怎會幹這些?」

「對哦……」呂朝閣點點頭,確實如此,手上猛地一巴掌拍在『神』腰子上怒斥:

「你怎麼能幹這些缺德事呢?好好生活不好嗎?一天天給社會添加多少亂子,還搞什麼邪教團伙為禍千年,你媽生你養你是幹什麼的?說啊!」

「我是被忽悠了,您要知道邪教忽悠人可是行家裡手!我都讓他們忽悠瘸了!」

「失足少年?」

「是,現在就是很後悔,後悔接受那些祭品,真的……」

「哎……」仰天四十五度角嘆息,呂朝閣覺得,邪教還真是害人不淺。

連邪神都能忽悠瘸了,更別提普通民眾能有多大抵抗力,如果讓他們繼續為非作歹,這個世界究竟會怎麼樣就不得而知,於是他拍拍『神』的腦袋說:

「你也是受害者……」

「大佬,我能抱您大腿嗎?不然像我這樣失足少年,就……就……」

「……」

「大佬,我除了上交所有家底外,每月再給您一筆『賠償款』,您看如何?」

「……」

「大佬,我給您打工不要錢那種!」

「……」

「大佬,我知道邪教一些分部和總部位置……」

「明天上班吧!」

……

10區。

昨晚和告罪者聖堂一戰,收穫頗多。

沒有邪神,拼數量超凡者們完全沒有理由輸掉,自家後勤補給什麼的很足的!

邪教徒們沒有外援、補給、後續計劃,只能像是過街老鼠般,先當面被斬殺或抓住一批吊在絞刑架上,後剩餘殘黨就好似過街老鼠般逃竄。

聖子重傷目前正被通緝。

一切看似不錯,忙了一夜的威廉正喝着咖啡,和被召集在一起同僚們開會。

他覺得現在根本討論不出什麼,頂多交流一些信息,之後和平常搜索邪教並沒有太大區別,頂多會是戒嚴一段時間僅此而已,剩下問題是邪神。

「還是沒有找到那個邪神下落嗎?」

「沒有!就好像憑空消失一樣,唯一線索只有鎖鏈聲,還有……它消失前很怪。」

「一名邪神潛伏在帝都,終歸會是個隱患,牙塔會已經開始認真搜索了,相信很快就會有一個結果,之後就是該想想怎麼處理它!」

「呵呵……告罪者聖堂花大力氣召喚出神,結果就是怎麼個結局!真諷刺!」

「犧牲了上百個邪教分支,和他們的邪神,聖堂是將底層作為代價完全拋棄,以此來召喚他們信奉的至高神之一『六翼多眼蟲神·耶萊拉』,還用新超巨型召喚儀式魔法搞突然襲擊,他們可真有手段!」

「看來我們內部有蟲子。」

「哼,查查那些因觸犯規則被剔除獵魔家族名頭的就知道了,那些『貴族』。」

「幫派、超凡家族、貴族、財團……唉,真不知道如果不是獵魔家族掌控權利,現在究竟會變成一副什麼樣子,這裡可是帝都!人類中心!」

「向財政部要求增加預算,我手底警員們該換點好裝備了!」

「難辦,目前帝國發展方向在工業和遠征方面,資源投入達到總體80%,估計皇室會請牙塔會調回幾名牙塔侍從,並開始着手翻新各城市防禦結界,預算不會寬裕……」

「唉……我們都不得不去民間採購了,不知會不會影響民眾看法。」

「預算就那些,看怎麼花了。」

……

紅月夜結束後。

頂着天朗氣清烈日高陽,呂朝閣拿着一份單子,前往警局。

順便,把他們沒有拿的門口那些拉上車,一起送過去看他們還買不買,無論如何自己都能賺得盆滿缽滿,這可是久違的大單子。

坐在副駕駛上,呂朝閣看着單子笑得合不攏嘴:

「它真漂亮!」

「老闆,我跟着去沒問題吧?」

「你在質疑我的手段,還是在質疑我的智商,哪一點?」

「沒!」耶萊拉被嚇得縮回腦袋,目視前方好好開車,作為一名邪神他本該能抓着車直接送達目的地,可老闆說那樣影響不好太麻煩。

早上老闆手把手教開車,他也快速掌握這種叫『貨車』的道具使用方法。

並且,日後開車工作就交給他了,還有打掃衛生、清點貨物等雜活兒,技術部分老闆還是決定自己親自操作,說是什麼保證商品質量。

耶萊拉內心有些悲哀地嘆息:

「我堂堂六翼多眼邪神現在就是干雜活兒的,真是世風日下!」

十五分鐘後,貨車停靠在警局大院兒門口,呂朝閣小跑着來到警衛室,出示自己那張訂單和詳細貨單數目金額單據,馬上領錢他有點小激動。

這一單足足能有1200萬元,相當於三年收益。

平日來,自打他接受魔森道具店就沒日銷過萬過幾次,大部分時間還空閑。

原本店鋪就沒啥生意,主人家是獵魔家族沒空經營自己家產業,若非這是人家祖產還輪不到他來經營,估計直接轉手就給賣了。

反正人家是吃皇糧的不愁生活。

警員看眼單子,仔細對比一下貨單後抬頭問:

「你就是魔森道具店老闆?」

「是店長,那天送貨上門的就是小店,如果感覺用的不錯……」

「我一些同事用你家獵魔手雷,結果被衝擊波沖河裡去了,子彈威力堪比炮彈,讓我們不小心把不少建築防禦刻印陣列打紅了,今早還收到一千多個投訴,我用你家那個『CTH-7 2.5cm直徑便攜式微型追蹤獵魂導彈』結果炸到背後偷襲的怪物。

後背現在還疼……」

「呃……您有注意上面一些紅色文字標識嗎?」

「前幾天都是紅月夜!」

《晚上碰到我,邪教徒竟然報警求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