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的軍閥生涯
我的軍閥生涯 連載中

我的軍閥生涯

來源:google 作者:快樂就行其他無所謂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快樂就行其他無所謂 王飛

在大乾帝國最後一位皇帝退位的,軍閥混戰七八年了的時代背景下,王飛靠着他的系統慢慢的發展自己的軍隊最後實現了對大乾帝國版圖的統一展開

《我的軍閥生涯》章節試讀:

王飛拿着刺刀慢慢的向獨眼的**逼近,獨眼嘴裏發出嗚嗚的享受,直搖着腦袋,眼神帶着驚恐與哀求,希望王飛大人不計小人過,放了他。

王飛看都沒看他的眼神,拿着刺刀一用力。

「嗚——」

獨眼的第五肢沒了。

然後不解氣的王飛有又用用刺刀在他身上划出很多傷口,又讓人找來蜂蜜在他的傷口處給他塗上,然後綁到旁邊的柱子上。

周圍別說土匪,就連這些士兵都覺得很殘忍。

至於被帶出來的兩個土匪,直接嚇尿了。

「汪,汪,汪。」

看着發情的公狗被找來,王飛讓人把那個麻子和狗關到鐵籠里去。

「不要,求求你,給我一個痛快,給我一個痛快。」

「啊——」

王飛微笑的看着這一幕,臉上帶着報仇的痛快感覺。

「你呢,你想怎麼死。」王飛看着剩下的土匪,用帶血的刺刀在他的臉上拍了拍。

這個土匪像是在看惡魔一樣,極度驚恐,嚇得說出話來。

「不說話我就幫你做出選擇了。」

這個土匪使出全身的力氣朝着旁邊士兵刺刀上撞去。

毫無疑問,鋒利的刺刀刺穿了他的喉嚨。

土匪倒在地上,脖子冒出大量的鮮血,臉上帶着微笑,像是在說著終於遠離王飛這個惡魔,解脫了。

「我有這麼嚇人嗎?」王飛向著旁邊的士兵問道。

士兵吞了一口口水,大聲回答道:「報告長官,你在我眼裡是最偉大的人。」

「給,拿去洗一洗。」王飛把刺刀遞給士兵,然後離開這裡。

對於王飛來說,他覺得自己是個很和善的人,這次報復的過程可能是那些出現的記憶導致了他失控。

王飛沒有去其他地方清洗身上的血液,而是直接來到山寨的聚義廳。

坐在大廳里的汪有才看到渾身是血的王飛走進來,立馬起身。

「老汪,是你啊!你怎麼在這裡。」王飛對汪有才出現在大廳里頗有些意外。

「長官,是王全長官讓小的在這裡等候你的吩咐。」

「哦,看你是個文化人,你就先去做個倉庫管理員去。」

「是,長官,那小的這就去。」汪有才試探的問道。

「去吧,去吧。」

打發了汪有才,王飛才正式觀察起這土匪山寨大廳的裝飾。

最上面掛着一個替天行道四個大字的牌匾。

最上面的那個座位,上面鋪了一件虎皮。

座位後面還掛着一個繁體字所寫的義(義)。

至於大廳里則是有一些桌子椅子和一些擺放煤油燈用的木架子。

「長官,熱水打來了。」一名士兵端着一盆熱水進來,放到大廳旁邊的桌子上。

王飛用熱水清洗掉臉上的血跡,然後從系統中兌換出一套衣服。

王飛先是把放在懷裡的荷包拿出來,小心翼翼的放到桌子上。

然後當著士兵面把衣服脫掉,換上新的衣服。

把帶血的衣服給他,讓他拿去燒了。

「巧兒的女紅技術有點差,看樣子要叫她以後好好練練。」王飛笑着拿起荷包,看着上面有些地方的線都划了。

隨後從系統中兌換成一套針線,開始專心致志的做着針線活。

毫不誇張的說,王飛的針線活絕對比張巧要好得多。

要知道前世是孤兒的王飛,在初高中時期經常為自己縫補衣物,那精湛的技術在整個學校都算是最頂尖的。

王全從外面走進來,他聽士兵說:剛才長官用殘忍的手法處死了三個土匪。

雖然這些殘渣千刀萬剮都不為過,但是王全關心王飛心理是不是出現了什麼問題。

王全一進門,就發現自家長官在那裡仔細的做着針線活。

王全沒有打擾王飛,而是在旁邊等着。

終於,王飛縫好了荷包,在上面綉了一直小鳥,象徵著一飛衝天。

這時,王飛才發覺身邊的王全,還有一些其他的排級軍官。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王飛鎮定的把荷包揣進懷裡,對着周圍的幾人說道。

「長官,我們聽說了事,所以來看看你。」作為老大,王全毫不猶豫的被自己的下屬給推了出來。

「你們說那事啊!沒什麼,就是這幾個人把我曾經把我逼得跳崖而已。」王飛伸了個懶腰,對着這群關心自己的下屬說道。

「什麼,您這麼對待他們真是便宜了他們。」王全憤怒的說道。

「就是,太便宜這幾個畜生了。」趙雲山緊握着拳頭說道。

「該把這幾個殘渣拿去喂狗。」旁邊的孫松雲補充道。

「我說就該把他們丟到糞坑裡去淹死。」吳堅也在旁邊出着主意。

「好了,知道你們關心我,你們都沒有什麼事嗎?都杵在這裡。」王飛聽到他們這樣為自己出氣,心裏不感動是不可能的。

眾人一聽,立馬閃開去干自己的事,就只有王全留了下來。

「王全,你還有什麼事嗎?」

「長官,我看你身邊還缺個副官和兩個警衛員,這是我從我的部隊中挑選出來的精英,你看看哪些人合適。」王全把資料遞到王飛面前。

「你決定就可以,明天讓他們報到就行了。」

「屬下明白。」王全又把資料收了回去。

王飛打了個哈欠。有些困了,問道:「王全,我的房間安排好了沒有。」

「早就安排妥當了,這就帶長官過去。」

王飛跟着王全七轉八拐的,來到一間相對於周圍其他房間豪華一點的屋子。

在門口站崗的兩個士兵看着長官到來,急忙敬禮,然後推開房門。

王全在旁邊做出一個請的指示。

王飛進入房間,裝飾沒有多豪華,但是勝在乾淨整潔。

「王全,今晚我就睡這裡了。」

王全聽後,很自覺的關上房門,並對兩個衛兵叮囑道:「你們以後脫離戰鬥序列,從現在開始擔任長官的警衛員,清楚了嗎?」

「是,長官。」

隨後王全便離開去安排其他事情。

王飛簡單的看了看房間,隨後就趴在床上,扯過被子的一角蓋住肚子,開始睡覺。

這是自從跌落山崖以後,王飛第一次睡到這麼舒適的床,很快王飛就進入夢鄉。

不一會,鼾聲響起。

《我的軍閥生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