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的異靈體制
我的異靈體制 連載中

我的異靈體制

來源:google 作者:林之昂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之昂 林天文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嗎?你……遇到過最恐怖的事情是什麼?你……能看見詭異的東西嗎?這是一個中年大叔的第一視角回憶錄,這裡是一個你想像不到的世界,靈異、恐怖、驚悚充斥着他的一生,你看到的也許就發生在你身邊……展開

《我的異靈體制》章節試讀:

當我第一次看見那條蛇的時候我並不害怕,也許是因為它還不大,也許是因為它看我的眼神,因為我從來沒見過動物和人對視的時候,身體會隨着人的眼神移動的。總之給我的感覺只有好奇,並無其他。

小蛇盤踞在水桶里,顯得有點可愛,淡紫色的蛇信子來回吞吐。

「老嬸,你把蛇殺了吧,把膽取出來,我現在去找中醫。」堂哥放下水桶,雷厲風行的就又要出門。卻被老媽一把拉住:「別去了,不着急,你快休息休息,好幾天在山裡肯定沒休息好。這事不是着急的事,再說取蛇膽我也不會啊,我還要找找人呢。你快到屋裡睡一會,我給你做點飯吃。」在老媽的勸阻下堂哥才暫時將找中醫的想法放下,進屋休息。

就在他們拉扯的時候,我悄悄的將手伸向了桶里,想要摸一摸那條小蛇。就在我的手剛伸到水桶邊緣的時候,小蛇突然從桶里竄了出來,順着我的手臂爬到了我的身上。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有點害怕,我呆在那裡一動也不敢動,生怕惹惱了這傢伙咬我一口。

靜靜的等了一會兒我發現它不但沒有咬我,還在我的手臂和身上來回爬行,不但如此它還用小小的信子就在我的臉上一點一點探索着。

「哈哈哈,好癢啊!」小蛇的舉動讓我感覺很癢,不自覺的就笑了出來。雖然盛夏炎炎,但是有小蛇在身的我卻能感受到一絲清涼的氣息,讓我很舒服,眼疾帶來的煩躁也都消失不見了。就這樣一人一蛇的玩了起來。

「媽,這蛇先別殺,讓我抱着睡覺吧,挺涼快的。」我一邊逗弄着小蛇,一邊和老媽說著。

「不行,玩什麼玩……哎呀,你快放下,咬着你。」老媽回頭和我說話時,猛然發現蛇在我身上,嚇得大氣不敢喘,細聲細語讓我放下蛇,生怕自己聲音大了它會受驚傷到我。

「嬸兒,你別怕,這蛇沒毒。」堂哥安慰着老媽。

聽了堂哥的話,老媽這才放下心說:「那你看好了啊,別跑了,要不然你眼睛就治不好了。」

「放心吧。」就這樣在老媽的同意下,我之後每天都帶着小蛇四處遊盪,我給它起了個名字叫「小冷」。自從有了這個新夥伴,原來的小夥伴都對我敬而遠之。就連我的親哥哥也經常對我說:「你離我遠點。」

無所謂,你們不理我,我還不願意和你們玩呢,大熱天的我反正不熱,熱死你們!我這叛逆的詛咒心理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有這種抱着蛇睡覺的經歷,沒有想像中那種滑膩膩的感覺,相反還有一種乾燥的絲滑感。如果讓我現在來形容,就像冬天的絲綢,順滑又冰涼。最神奇的是有一次我竟然看見它嘴裏吐出了白色的霧氣,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眼疾看錯了,這種情況總是在我晚上熱的睡不着的時候就會看見。

我們總是用「冷血動物」來形容一個人沒有感情,但是在我看來冷血動物也是有感情的,或許它們的表達形式有些讓我們難以接受,比如有些行為讓我們感到好奇、驚悚或害怕。但這也是他們特有的情感表達。而小冷對我的情感表達卻讓我感到詫異和驚奇,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到它另一個模樣——一個人類小孩的模樣。

那天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因為天氣太熱,小冷又不知道去哪裡了,所以我折騰了很久才睡着。那晚我做了一個夢,夢中只有我一個人獃獃的坐在炕上,我不知道我在看什麼,等什麼,但是我也動不了,直到一個小男孩推開門進入我的視線……

他穿着一身深綠色的衣服,就像古裝劇里的長袍,有些破爛,上面都是塵土,他有一雙很大的眼睛,給我的感覺很熟悉。但我確定我從來沒見過他。

小男孩哭哭啼啼的向我走來對我說:「有人打我,我不能陪你玩了,我走了,你放心吧我給你渡過氣,你的眼睛會好的。」說完就轉身向門外走去,他一邊哭一邊嘟囔着「我會找他們的,他們打我,我會找他們……」

夢中看着他消失在門口的轉角,我很傷心。當時的我並不清楚我為什麼會對一個我從來沒見過的孩子傷心,夢中我說不出話,身體動不了,但是我的眼淚卻大顆大顆的往下掉,直到眼淚打**枕頭我才猛然間醒來,天已經亮了!

《我的異靈體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