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立於時間之外
我立於時間之外 連載中

我立於時間之外

來源:google 作者:看雲的賢者大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看雲的賢者大人 陸玄

你有沒有這樣的錯覺?隨着年歲的增長,時間流逝地飛快,不經意間一天過去了,一個回首一年已去,即將病死時驚覺一生如此匆匆人世間有一種蟲子,中隱於市,從販夫走卒、達官貴人、王侯公卿處偷取時間陸玄奉師命下山,捉拿竊命蟲,卻驚覺人間已成為妖國崑崙突遇大禍,避世千年,陸玄就這樣被丟在了人間!……當敵人無法戰勝時,可以躲在時間之外!展開

《我立於時間之外》章節試讀:

大炎王朝,安平村。

王老漢站在村子門口的大槐樹下,看着遠方等著兒子的好消息。

貧家難處貴子,可雞窩裡也能出金鳳凰。

王老漢的兒子是個讀書種子,一歲便能開口說話,在別人家孩子田野里四處竄,捉蝦逗狗時,王老漢的兒子偷摸去聽私塾先生講課。

私塾先生在考校一番後,准許王老漢兒子旁聽。

此後便是一路高歌猛進,王老漢的兒子先是考上了秀才,然後舉人,三個月前進京趕考去了。

左鄰右舍都說王老漢有福了,等兒子高中後,做了大官便會接他進京享福。

面對這種奉承,王老漢總是說自己是個粗人享不了什麼福,兒子能有今天,全靠村裡人幫襯,他不會忘了村裡人的。

眼見着日頭偏西,王老漢顫巍巍從樹下站起,拍了拍屁股準備回家燒水做飯,遠遠地看到了一個男子牽着馬向著安平村而來。

等男子到了近前,王老漢才看清楚對方樣貌。

來人約莫二十齣頭,一身白袍清清爽爽,最出眾的是那樣貌,璀璨雙眸宛若天上耀眼的星辰。

青年來到老漢身前,拱手道:「請問老人家,這裡是安平村嗎?」

王老漢道:「這裡正是安平村,這位公子不知來我安平村何事?」

青年道:「在下陸玄,受人囑託來安平村尋一位名為王富貴的,請問老人家,貴村是否有一位名為王富貴的?」

「我就是王富貴。」王老漢愣神,他並不認識眼前這個青年。

陸玄同樣一怔,沒想到在村口就找到人了,「王老爺子,那安平村進京趕考的王俊彥是您兒子嗎?」

「是我兒子!安平村唯一一個去京城參加科舉的只有我兒子!」王老漢立刻道。

陸玄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道:「是這樣的,我在路上遇到了您的兒子,他托我給您帶封信。」

人在千里之外,家書豈止萬金。

王老漢千恩萬謝地接過了書信,剛剛展開這才想起自己並不識字,有些尷尬地看向陸玄,帶着請求道:「陸公子,這我不識字,能不能勞煩您念念?」

陸玄看了一眼天色,「念信什麼的是小事,王老爺子您看能不能給我找個吃飯和住宿的地方?我會付錢的,畢竟這天已經黑了。」

王老漢這才注意到天色已晚,一拍腦門道:「我這人老了,記性也不好了,陸公子跟我來,至於錢什麼的,休要再提。」

陸玄牽着馬,跟着王老漢走入村內,沒幾步便來到了王老漢家門口。

這是一間破舊的茅草房,打開門後便能看見內部所有物件,其內只有桌子、床還有幾個小木凳。

桌子破破爛爛,稍一用力便能壓倒。

床上是一些爛棉絮。

茅草屋外是一個泥砌的土灶,用以燒水做飯。

將馬拴在不遠處的樹上,陸玄跟着走進了王老漢家中。

屋內如此寒酸,王老漢不免有些羞赧,「陸公子先在我這兒吃一頓晚飯,待會兒我去里長家給你借個房間。」

陸玄自無不可。

過了會兒,王老漢端着一碟青菜和兩碗接近清水的米粥上了桌,尷尬道:「陸公子,我家沒什麼吃的,請你見諒。」

王老漢家中連一隻雞都沒有,自然沒有殺雞招待陸玄的舉動。

陸玄笑着道:「出門在外哪有什麼資格挑挑揀揀的,王老爺子您這裡已經不錯了。」

吃飯期間,陸玄注意到王老漢數次張口語言,大概是想要他立刻幫忙念一下書信,忍不住在心裏嘆了口氣。

等碗里的粥見底,陸玄放下碗筷,走出屋門,丟了幾顆五顏六色的石頭在外面地上。

走回屋內時,陸玄將門帶上。

沒有天光,屋內變得一片黝黑。

王老漢困惑道:「陸公子,您這是?」

陸玄再次坐下,「此間事,不足為外人道。」

他從衣兜里掏出一盞燈,在燈芯處放了一顆珠子,霎時間屋內大亮。

王老漢被這燈光照耀地閉了閉眼,過了會兒才有些驚異道:「這,這是仙家手段啊!」

沒去管王老漢的驚異,陸玄正色道:

「王老爺子,您的兒子叫什麼名字?」

「王俊彥啊。」王老漢面露疑惑,這個陸公子不是替他兒子來送信的嗎?

「我並不認識一個叫王俊彥的!這個名字是我瞎說的。」陸玄盯着王老漢的眼睛,「就這麼巧是您兒子?」

王老漢踉蹌着站起,「陸公子,不要開玩笑了,我老了經不起什麼捉弄。是你來安平村找我的,還說替我兒子帶信。」

陸玄巋然不動,「我說了,我並不認識一個叫王俊彥的,這個名字是我瞎謅的。既然你說王俊彥是你兒子,那好我問你,你兒子的表字是什麼?」

「表字是什麼?」王老漢呢喃道,「我只知道婊子。」

陸玄忍不住搖了搖頭,「那好,我再問你,王俊彥今年多大?」

「二十有三!」王老漢立刻道,「生於九月初九,我兒的年歲怎麼會忘?」

「你今年有多大?」陸玄立刻問道。

「我今年四十有三。」王老漢回想了一下道。

「生於何月何日?」

王老漢想了會兒道:「應該也是九月初九。」

陸玄嗤笑道:「王富貴啊,你可真疼愛你那「兒子」啊,你自己生日記不太清,兒子的生日倒是記得清清楚楚。」

王老漢去開關上的門,眼前這個陸公子可能是個瘋子。

陸玄並沒有阻止。

王老漢拉了一把門,竟沒有拉開。他再度用力,門紋絲不動,猜到這可能是陸玄使的手段。

他向著外面大聲呼救道:

「救命吶!我家來了歹人,救命吶!」

「村裡有人嗎?」

「李大哥,救命吶!」

……

陸玄靜靜地看着對方向外呼救,等王老漢累的氣喘吁吁才道:「王富貴,我來幫你回憶一下。你既然有兒子,想必也有妻子,你的妻子呢?」

王老漢扶着門道:「老婆子兩年前死了!」

「那暫且不提你妻子。」陸玄指着那張床道,「你們家只有一張床,你兒子睡哪兒?」

「跟我睡一張床,窮人家哪裡顧得了那麼多?」王老漢道。

陸玄說道:「既然你們家這麼窮,是怎麼供你兒子讀書的?」

「我兒有出息,讀書沒花錢!」王老漢驕傲道。

這是他最驕傲的事情,他兒子自私塾先生處學習,除了在家中的吃喝,沒用他操過一點心。

「那紙筆呢?」

「以沙子為紙,樹枝為筆。」

「書呢?你家中可是一本書都沒有!」

「書全在我兒的腦中,要不他怎麼去考狀元?」王老漢昂揚着頭。

陸玄忍不住搖了搖頭,「你家中可有一件你兒子的衣物?讀書人總不可能穿得與你一般吧?」

王老漢道:「我王家窮,我兒去趕考時將衣物都帶走了。」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一件都沒留家中?」

「窮人家哪有什麼春夏秋冬的衣物?只有那麼幾件衣服,全被我兒帶走了。」王老漢道。

陸玄意識到這王富貴老的如此快的原因了。

他從小板凳上站起,走近因為他靠近而縮到牆角的王老漢身邊,一巴掌拍在王老漢的腦門上,抹去了關於王俊彥的記憶,再次問道:

「你兒叫什麼?」

王老漢迷濛着道:「王,王……王富貴!」

陸玄立刻道:「你兒叫王富貴,你叫什麼?」

王老漢陷入沉默,過了會兒遲疑着道:「王,王富貴?」

陸玄聲如雷霆道:「你叫王富貴,你兒也叫王富貴?爹和兒子一個名字?」

嗡!

王老漢似被人用棍棒在天靈處猛地一擊,他全記起來了。

他叫王富貴,今年二十三,生於九月初九,至今未娶。

三個月前,他在村口與私塾的林夫子發生口角,里長偏袒林夫子,打了他幾棍子。

當時他就在想,自己有了兒子一定要讀書,做天底下讀書最厲害的人,讓那些瞧不起他的人都後悔。

後來,後來他就有了一個兒子。

兒子彌補了他所有的缺憾,一歲便能說話,打小就喜歡學習,是個天生的讀書人。

兒子先是從林夫子那裡學到了他所有的知識,然後成了秀才、舉人,更是進京考狀元去了。

兒子是自己的驕傲,是自己的一切!

兒子,兒子去哪兒了呢?

王富貴迷茫地想着。

兒子,我沒有兒子啊!

他看向自己佝僂的軀體。

我怎麼這麼老了呢?

《我立於時間之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