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言情›我們註定相遇
我們註定相遇 連載中

我們註定相遇

來源:google 作者:呆桃殿下 分類:言情

標籤: 厲薄欽 莫蘭 言情

在厲氏集團遭受風雨的洗禮時,莫蘭義無反顧的嫁給了厲薄欽,多年的奉獻,終於助他重新展開

《我們註定相遇》章節試讀:

到了厲氏集團,秦助理恭敬的在前面引路:「夫人,厲總等您有一會兒了。」
莫蘭點點頭,跟着秦助理上了電梯。
秦助理敲開總裁辦公室的門後,莫蘭不小心絆了一下。
原本就從板凳上跌了下來,腳腕有些腫,如今又絆了一下,莫蘭重心不穩地向前倒去,卻落入一個寬厚的胸膛。
她抬眼望去,發現厲薄欽正面色不霽地望着她。
她忘了,這人有着嚴重的潔癖,而自己剛剛還在打掃衛生,身上的味道一定不太好聞。
「抱歉。」
莫蘭疏離的拉開兩人的距離,沒發現厲薄欽盯着她紅腫的腳腕神色一暗。
她垂眸間,厲薄欽招手揮來秦助理,耳語了幾句後,秦助理點了點頭。
「離婚協議,還有什麼要商議的?」
莫蘭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就算不愛了,可厲薄欽身上的壓迫感還是讓人無法忽視。
厲薄欽轉身進了辦公室:「進來談。」
莫蘭冷冷地望了他一眼,厲薄欽還是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完美,冷靜,無情。
她剛邁進辦公室,秦助理便識趣地關上門。
「坐。」
莫蘭習慣性順從的在厲薄欽對面坐下。
看着面前的房產轉讓合同,莫蘭微微有些驚訝。
「離婚協議你沒打印的話,我帶來了。」
莫蘭從包里掏出早就打印好的協議。
剛想遞給厲薄欽一份,就被他骨節分明的大手按住。
莫蘭一怔,下一秒離婚協議被她重新推到厲薄欽面前。
厲薄欽眯起眼,喉間發出一陣冷笑:「離婚?」
他盯着面前一如既往順從乖巧的妻子,覺得有什麼東西已經悄然變了。
那雙烏黑的瞳孔里藏了他看不透的情緒,厲薄欽有那麼一瞬間感到事情似乎有些失控。
「我不是讓你來談離婚的。」
厲薄欽啟唇,微微上揚的音調,顯示了他此刻的不悅。
「那你是......」莫蘭眯着雙眼,姣好的面容透着一絲冷意。
「離婚?
我同意了?」
厲薄欽挑眉。
「厲總說笑了。
我好像有權提出離婚」。
莫蘭臉上掛着笑,眼中卻沒有厲薄欽的影子。
厲薄欽皺了一下眉,心情莫名的煩躁。
厲薄欽從未想過與莫蘭的婚姻會走到如今這一步。
他花了幾年的時間接受了自己的人生中有了莫蘭這麼一個女人,甚至允許她生下自己的孩子。
自綁架事件起,他本打算好好補償自己這位妻子,已經選好了幾套房子就等着她挑選。
只是沒想到,這位平時連說話都不大聲的妻子,如今敢把離婚協議摔在他面前。
「真想離婚?」
「最好今天就能去民政局扯證。」
莫蘭受夠了。
「好。」
厲薄欽看着她隱忍攥近的小手,不禁反應過來:自己在煩躁什麼?
他不清楚。
「是同意離婚?
還是同意立刻去扯證?」
不知是不是錯覺,莫蘭感覺男人身上的戾氣消散了不少。
「離婚可以,但是離婚協議不能現在簽。」
他顰着眉瞥了莫蘭一眼:「厲氏剛剛穩定,我不能拿公司的前途開玩笑。」
「厲氏動蕩,好像與我無關吧?」
莫蘭淡然道。
從前她愛厲薄欽,厲氏也是她的命。
如今這樣,厲氏對她無關緊要。
「我會給你補償。」
厲薄欽臉色陰翳。
「好,我要三百萬。」
莫蘭想着母親的天價醫療費,雖然公司剛穩定,她這麼要價也在厲氏的承受範圍。
「可以。
三個月。」
厲薄欽說了個期限:「對外我們依舊是夫妻,三個月後便離婚。」
「好。」
她本來以為厲薄欽該是巴不得明天就去離婚。
沒想到還要再等三個月。
不過她等厲薄欽的心都等了三年,也不差這三個月了,況且還能拿錢給母親治病,何樂而不為。
離開辦公室時,莫蘭碰到打算敲門的秦助理。
「夫人,這就走了?」
「嗯。」
莫蘭點點頭。
「那正好,夫人拿着。」
秦助理遞過來一瓶紅花油。
「這是......」莫蘭接過。
秦助理看了一眼辦公室里正襟危坐的男人,指了指莫蘭的腳腕。
「是厲......是我,是我看到了夫人受傷了,擦擦吧。」
「多謝。」
莫蘭謝過。
她出了公司,回公寓睡了一覺。
打算第二天就去主宅收拾自己的行李。
順便帶走床頭櫃這些年她做化妝師存的錢。
在東南亞養病的母親沒有經濟來源,如今也快到這也就是為什麼,儘管她再也不想和厲薄欽有牽扯,卻還是為了財產分配去了公司商談。
第二天回到主宅,管家開門恭恭敬敬的叫了她一聲夫人。
她沉默不語的上樓走向客卧。
結婚以來,除了那幾晚同房的時候,厲薄欽都與她分房睡。
莫蘭走進客卧,只收拾出一皮箱的東西。
裏面是幾件衣服和銀行卡。
其他的她什麼也沒帶,她不想帶任何有關厲薄欽東西離開。
她拉着行李箱走過主卧時,莫蘭想到自己有東西落在厲薄欽房間了。
猶豫了半晌,她還是推開了主卧的門。
厲薄欽一直都不知道他的屋子這些年來都是莫蘭收拾的。
她知道厲薄欽的潔癖很嚴重。
每次她都小心翼翼的將衣物洗過幾遍,桌子柜子也消毒殺菌後才放心。
她這麼做也不過是因為在東南亞,那個滿身傷的少年擋在她面前的時候,她動心了。
所以她被莫家人接回京城見到厲薄欽那一剎那,就認出了這個在東南亞與她同甘共苦的少年。
替嫁,她甘之如飴。
可惜,厲薄欽並未認出她。
這場婚姻,也在三年後走到了盡頭。
「誰在我房間里?」
門外傳來厲薄欽的聲音。
他怎麼會這個時候回來?
平時這個點他明明在上班的。
莫蘭神色一暗,當即推開門打算離開,卻迎面撞上門口的厲薄欽。
她看着厲薄欽冷峻的臉龐,突然有種被抓包的感覺。
「對不起,我只是來收拾行李,現在立刻離開。」
莫蘭邁步錯開厲薄欽。
下一秒,她被厲薄欽抓住了小臂。
正值黃昏,屋內沒開燈,倆人之間的距離不過分寸,此刻竟顯得有些曖昧。
「這麼著急離開?」
厲薄欽垂着眼,一股恍惚的熟悉感湧上心頭。
聞言莫蘭淡定道:「嗯。」
握着她小臂的力氣瞬間加重。
「厲總......」莫蘭推拒着厲薄欽的靠近。
她有些搞不懂厲薄欽了。
她愛他時,他冷漠少言;不愛時,他又抓着她不放。
「要走?」
他熾熱的呼吸擦過莫蘭耳朵:「不怕我讓你姐姐住進來?」
「這是厲總的宅子,您想誰住進來都行。」
莫蘭冷笑一聲。
拉着行李箱離開前,她聽見厲薄欽說道:「我厲氏從不趕人,你只要還是厲氏夫人一天,就有資格住在這裡。」
她沒有回答,只是步伐越走越快。
走到大門口,她看見厲薄欽跟了出來。
「我送你?」
厲薄欽看了看她的行李箱,將目光放在停在門前的邁巴赫上。
莫蘭冷漠的搖了搖頭,拎着行李箱走得飛快。
所以沒看見厲薄欽看着她背影時愈發深沉的目光。
 

《我們註定相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