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要結婚了,新娘不是人?
我要結婚了,新娘不是人? 連載中

我要結婚了,新娘不是人?

來源:google 作者:鯊丁魚811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顏明 鯊丁魚811

又名我在太州大學當道士單女主➕懸疑➕搞笑➕靈異"喂喂喂,你是誰?為什麼來我家?""你爹死了,托我照顧你""你放屁,你讓他出來說話,我要見我的律師!"晚上,爹託夢給我,扇了我一個巴掌:"快給我燒紙,我沒錢打麻將了!"旁邊的鬼魂催促:"快點,快點,小子,你也不想你的父親…""馬上馬上"我爹賠笑瞪了我一眼,然後被拖走了留下我在原地大眼瞪小眼"我該怎麼辦""你跟我結婚,我幫你爹還債"她說展開

《我要結婚了,新娘不是人?》章節試讀:

道士嘆了口氣,將手中的饅頭放下,扶住快要跪下,聲淚俱下的老人。

「我既然來了。就一定會辦這事兒。您老放心。」

「只不過,此次非同尋常。我有預感,我會把命交代在這!若是我有事,請務必要聯繫我的師兄前來!我師兄道法高深,必會破掉此局!否則,此物一旦逃出村,必定會禍亂人間,到時候生靈塗炭,人間將會淪為地獄!我等再除魔衛道,也便沒了意義!」

老人一聽這話,熱淚又涌了上來。

他這一輩子心善。看不得有人在他眼皮底下離去,聽道士像是交代後事一般,對他說這些話,心裏更不是滋味。

他只得鄭重的雙手並握,恭恭敬敬的彎了個腰。

「先生大義,我替村子裏的一家老小謝謝你了,謝謝你了!」

道士擺擺手,無事,晚上緊閉房門,千萬不要發出一絲響聲!

說完,拂袖而去。在村口。道士自顧自的擺好陣型畫上符咒,黃紙疊的老高。

村長透過門縫,偷偷看了一眼。那些黃紙上都是些奇怪的符文,歪歪扭扭的紅線勾勒。都是些敕令。書寫它的不知道是顏料還是血,異常鮮紅!

道長拿出三根香,恭恭敬敬的供在祭壇上,隨後雙目緊閉,盤膝而卧。

關上門!

村長趕忙將虛掩着的房門關上,不敢發出一點聲響。

那天夜裡。村長迷迷糊糊的睡着。

忽然他被一串奇異的聲音驚醒。滴答滴答,像是雨聲。

村長立馬清醒過來,欣喜若狂。

下雨了?

他一咕嚕從床上蹦起來。

床上的老伴揉了揉眼睛,問他怎麼了?

村長興奮的說好像下雨了,忍不住嘖嘖讚歎。

這龍虎山的道士,就是厲害!

興奮,讓村長忘了道士叮囑他的話。

只見他套起鞋子就要打開窗戶看看。

咯吱~

窗子才打開一條縫。突然一聲驚雷炸響,白光透過窗戶的影子射了進來。

村長被驚雷一嚇,後退半步,喘了口氣。

外面雨聲噼里啪啦的。暴雨。

雨絲兒透過門縫都飄了進來。

村長高興的說,這下田裡的糧食不怕乾死了。

轟隆!

又是一聲驚雷。

村長透過門縫黑咕隆咚啥也看不見。

他突然想起,道士先前,囑咐他千萬不要打開門窗。趕忙又關上了。

他重新躺回床上。嘴裏面嘀咕,這麼大的雨,道長也不知道哪去了,淋沒淋雨,明天可要好好感謝他呢……」

他倒在床上,不一會兒,便發出了鼾聲。

轟隆!!

又是一聲驚雷。

白光透過窗戶紙兒,印在驚恐的村長老伴臉上。

剛才關窗子的時候,村長因為反光根本看不見前方的東西。

但正對着床的老伴。卻看到了。

白光透過窗戶,印出了,兩個影子。

一個平常人模樣,一個……異常高大。它們,死死地貼着窗戶,像是……在往裏面看!

又哭又笑的叫聲,正是從他們口中發出!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怪事並沒有隨着道士的出現消失。

第二天一大早,村長一家傳來尖叫聲。

叫聲來自村長兒媳。

她是煮好早飯喊公婆吃飯的,可叫半天沒人答應。

因為住在後院,她就先通過後窗喊。

叫了幾聲,房間里的人像是聽不見一般。一聲不吭。

老倆口睡這麼死?

媳婦心疑,不過也沒往不好的地方想。興許是公婆咋天太過勞累,睡的香。沒聽到。

至於老倆口起床了,不在房間。不可能。

那天她起的絕早,四點半就醒了。

這麼忙忙弄弄,到五點半喊他們,中間沒見過有人出去過。

媳婦也沒多想,守在爐子邊打盹,讓老倆口多睡會。

因為村長一家有早起的習慣,到了七點半,村長兒子都叫起來了,老倆口的房間里還是沒有動靜。

叫半天也沒人理,夫妻倆這才對視一眼,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

他們倆打開房間,一股惡臭撲面而來!

兒子捂着鼻子,看到床上用棉布裹起的人影,暗道不好!

他大步走到床前,猛的一掀!

下一秒,扒在一邊乾嘔起來。

媳婦見丈夫出現這種情況,心急,探頭一看。

當看到裏面的場景時,嚇的魂飛魄散!

床上,安安靜靜躺着兩具屍體。甚至不能說是屍體。

說是乾屍,都不為過!

一堆快要腐爛的屍骨,如爛棉絮一般,散在床上,依稀能辨出人形!

屍骨上,黑水直淌,印潮了被單,陣陣惡臭正是從那屍骨之上傳出!

二老,儼然是被吸干精血而死!

村長兒子渾渾噩噩地爬起來,收拾父母的遺體。

二老死狀凄慘。村長兒子收拾的時候,手是直顫啊。

媳婦還算孝順。忍着噁心幫忙。

貼臉仔細一看,更是觸目驚心。

公公的屍體,勉強能看出形狀。表情平靜,像是睡夢之中被人殺死。

反觀婆婆,整張臉的皮都沒有了,鮮血淋漓,似是被人活生生扒掉了。眼眶處開了個大洞,黑洞洞的,尖銳的裂紋遍布而開,白花花的頭骨都露了出來。

她是被……生生挖掉了眼球!

媳婦可以肯定,婆婆死前一定非常不寧靜!她表情扭曲極度驚恐,大張着口。像是看到了什麼極度恐怖的事情!

那副詭異的模樣,顯然……心有不甘!

她不知道是,這是村長夫婦犯了禁忌,應得的結果!

村長死了,這可是件大事。

很快,消息便從村子裏傳開了。

一傳十十傳百,人們議論紛紛,都說是不信。

畢竟昨天還好端端的一個人,德高望重的村長,又沒喝井水,沒病沒災,突然就死了。怎麼可能?

他們紛紛來到村口,圍了里三圈外三圈。

見村長兒子披着一身孝布,拖着兩口棺材,媳婦捧着遺像在那哭,這才相信。

人們紛紛前來吊琂。

村長是個好人。一輩子勤勤懇懇,從不與人爭鋒。一心想着村裡的事。為村民考慮。

那戶人家缺糧食,缺水,他都會幫助。

能幫多少是多少,他總說這樣的話,大家都認識他,一個總是笑呵呵的老頭子。很和善。村裡的孩子都願意跟他玩。

說這個爺爺不凶,還給他們糖吃。

家家戶戶都很尊敬他。

現在老爺子走了,總要拜別一下。

老爺子雖年事已高,但畢竟不是壽終正寢,算是橫死。

按村裡的習俗,橫死的屍體必須當天埋,不停三天,防止屍變。

老爺子雖死成那般樣子,但也要尊重村裡的規矩。

當天下午便叫了幾個青壯年小夥子,將二老的屍體埋在了後山。

合葬。

自此,山後又多了一冢新墳。

辦完村長的喪事,人們才想起,昨天村長請的道士呢?

村長橫死,災惡並未消除。

那道士不會自覺敵不過,拿了我們的錢財,跑路了?

找找!

村民們個個氣憤填膺,滿村子的找着道士的痕迹。

最後,不知道誰說了一句找到了!

人群往那一趕,等看到道士後,皆是嚇的連連後退。

幾個青壯年的小夥子嚇得發抖,更別說女人孩子了。

有幾位婦人,膽子還算大,死死的捂住孩子的眼睛。還有幾位直接被嚇暈過去。

造成這麼大反應的不是別的,正是水溝里的道士。

只見村門口的臭水溝,放着一隻人囟。削去了四肢,只剩下軀幹。

胸膛處撕開了一個大洞,一直綿生到腹部,裏面黑洞洞的,顯然已被掏空!

整個頭顱已經不翼而飛,斷口處有碗口粗細的血洞,模樣極為滲人。

之所以能看出是道士。散了一地的破碎道袍,可以證明。正是昨天來的那位道士,身上穿着的。

天要亡我竭石村吶!

村子裏的老人抬頭仰天,喃喃道。

人心惶惶。村民們四散而走。

接着死死的關上房門窗戶。給它封死了,不留一絲痕迹。

人們憑靠着自己的意志抵抗着災邪,他們沒料到的是,災邪豈是那麼好對付的?

果不其然,翌日,又死人了。

《我要結婚了,新娘不是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