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我在末日當小兵
我在末日當小兵 連載中

我在末日當小兵

來源:google 作者:妃子喝咖啡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妃子喝咖啡 穿越重生 航天

這是一個充滿感染者的世界,變異體肆無忌憚的在吞食人類,各聯盟勢力之間也紛爭不斷,機械神教的陰謀,主角意外來到這個世界,與各方勢力上演一場異常殘酷的搏殺展開

《我在末日當小兵》章節試讀:

航天不知樓上那兩位祖宗想幹什麼,現在這種情況明擺着在刁難自己。

難道是因為自己沒有當面道謝,但這也說不過去,要真是如此,那這個世界的人也太小心眼了。

站着不動無異於在等死,這邊的動靜引起了一些感染者的注意,且有一些感染者開始往航天這邊聚集。

看着慢慢靠近過來的感染者,航天對妖姬和毒狼二人有些無語。

這兩位是想看着自己被這些醜陋的傢伙們活活咬死嗎?那也太惡趣味了,變態啊,航天在心裏咒罵起二人。

不過,現在即使發現不能站着等死,但也無可奈何,畢竟身後有一把大狙在瞄着自己,這種任人宰割的局面實在讓人很不好受。

回想起那兩隻變異體被精準爆頭的場景,航天不由得縮了縮腦袋,畢竟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不得不低頭。

現在的航天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賭人家的子彈會不會轉彎。

感染者還在步步逼近,這進退兩難的境地讓航天頗感絕望。

鬱悶的航天怎麼也想不通,同樣是穿越,其他主角不都有新手保護期的嗎?

按套路來講,前期不應該有系統加持,中間猥瑣發育,後期戰力爆表,砍怪虐人不是如砍瓜切菜一般容易嗎?

現在倒好,輪到自己了,咋會如此憋屈。

明明有系統,但這種有了但沒完全有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沒系統保護也就算了,但哪有剛穿過來就直接給上Boss的?這系統簡直離譜。

更讓航天鬱悶的是現在還被人用槍瞄着腦袋,說好的新手保護期了?航天在心裏咒罵著系統。

【航天不知道的是,系統只是激活並未喚醒,而喚醒也很簡單,完成第一個初始任務即可,或擊殺特殊變異體可強制喚醒】

她可不管航天想那麼多,看架勢只要航天敢有逃跑的動作,她就敢開槍,如此一來,航天怕是會瞬間斃命。

「副隊,你說,我們是在他變異之前殺了他還是放了他?」毒狼拿着光學望遠鏡問道。

「沒必要浪費子彈,在這充滿怪物的城市裡一個普通人能活多久呢?即使感染了病毒未變異之前也還是人類,我們不能對人類出手,撤吧,去和A隊匯合。」

「剛傳來消息,A隊負責的清掃的區域內發現巨獸,我們離得比較近,需我們先過去支援。」妖姬看着任務版面上的任務詳情說道。

不知是惡趣味還是看航天不順眼,毒狼在撤離之前,看到航天有回頭觀望的動作,便抬手就是一槍。

子彈從航天的腦袋邊上穿過,嚇得航天一個激靈,瞬間獃滯,刺耳的聲音讓航天頭暈目眩。

「別玩了,任務要緊。」妖姬提醒毒狼道。

「明白。」毒狼說完意猶未盡的望着航天。

要是航天知道自己被一個肌肉壯漢如此打量,肯定起一身雞皮疙瘩。

妖姬和毒狼利用機械外骨骼的反重力推進裝置在高樓之間跳躍前行,兩人的動作行雲流水,片刻便不見了蹤影。

但航天不知他們已走,依然傻愣的站在原地,現在明顯可以看到感染者那面目猙獰的模樣,可想而知這些感染者已經離得多近。

也幸虧穿越前的噩夢讓航天快速適應了這樣的環境,要是沒經過夢境的預演,普通人面對如此場景無法能保持鎮靜,就會在驚慌失措下淪為感染者或變異體的食物。

「哎,死就死吧,老子拼了。」航天此刻寧願被一槍打死也不想被感染者活活咬死,畢竟被子彈打死和被活活咬死的感覺是不一樣的,是瞬間斃命還是生不如死,如何抉擇航天還是分的清的。

踹翻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感染者後,航天發現身後沒有子彈射來,回頭一看,樓上那二人早已不知蹤影。

望着越聚越多的感染者,航天來不及多想,找到感染者少的一條道路狂奔而去,逃跑路上還不忘在心裏親切的問候着調戲自己的這兩人。

臨近黃昏,沒跑出多遠的航天再次被一隻變異蝙蝠給盯上了。

盯上航天的這隻變異蝙蝠體型不算太大,差不多半人高左右,但鋒利的爪子卻是可以輕易割開人類的喉嚨。

現在的它只是盯上了航天,但卻並沒有發起襲擊。

因為天色沒有完全變黑,光亮讓它感到很不舒服。

它在等夜色的降臨,只有黑夜才是它的最佳狩時機。

航天看着手環上的倒計時,陷入了沉思,距離逃出這座城市還剩下21時:32分:40秒。

時間看似很充裕,其實留給航天的時間並不多了。

天色漸晚,航天深深的知道,夜晚才是最危險的時刻,夜幕下到處深藏殺機,一個不留神就會失去生命。

現在距離完全天黑只剩不到一個小時,而現在還沒有出城,過夜的場所也沒有找到,這個才是最要命的。

現在航天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找個安全的地方度過今晚,但第二天留給自己逃離的時間不多,況且能否找到安全地帶過夜這也是個問題。

二是找到今天白天清場的部隊,跟隨在部隊屁股後面安全撤離,現在這個時間點應該正是部隊撤離的時刻,但很有可能被當場射殺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看似有不同選擇的航天實則沒得選,哪一個都不是最優選項。

明白自己的處境的航天深感絕望,選哪條都是在賭命。

怎麼辦,時間不等人,逼急了的航天想到一個折中辦法。

他決定先去找撤離的部隊,部隊應該熟悉城市路線,找到後自己不靠近,悄悄跟在部隊後面出城。

現在得找個防身的武器,槍械是不行了。

就算運氣好找到一把,但在這黑夜即將來臨的城市裡開槍,自己還孤身一人,無異於在告訴隱藏在暗處的變異體和感染者們晚餐準備好了。

航天可不會這麼作死,只能看看有沒有什麼棍棒之類的玩意。

還真別說,航天在廢棄的汽車裡找到了一個長短大小剛剛好的棒球棍,雖然很輕但用起來很堅韌,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的,但用來應付應付還是綽綽有餘。

航天在用棒球棍打倒靠近的兩隻感染者時,隱約聽到遠處傳來密集的槍聲。

因隔着一些距離,聽得並不是太明顯,但至少為航天指明了方向。

隨即,又干倒一個擋路的感染者後,便馬不停蹄往槍聲傳來的方向趕去。

《我在末日當小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