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舞刀客
舞刀客 連載中

舞刀客

來源:google 作者:枕夢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豐吹雪 奇幻玄幻 銀雲

關於寫這本書,其實意義不大,也沒想過能得到什麼,或金錢,或名氣,都不過爾爾只是心中總有着另一片世界,渴望着有人來參觀和遊玩展開

《舞刀客》章節試讀:

自後面的小山修鍊結束後,在下山途中,卻碰見了小師弟銀思海。

「師兄,師姐喊你了,讓你回去吃飯。」

他點了點頭。沿着小山路一起回去了。在山腳下,有着幾戶人家,過着與世隔絕的日子。一片竹林,一間小屋,一條黃狗,便足以應付着歲月。

蠻荒是屬於灰色地帶,貧瘠與荒涼才是這裡的常態,唯有竹山還存有綠洲的模樣:清雅的修竹,嘲哳的鳴鳥,也牽動着竹夕月的塵心,他自進竹林閉修以來,卻已經又過了十個年頭。

在這十個年頭裡,幾個小傢伙都已經長大了,也能自己照顧好自己。

桌子上的飯菜冒着騰騰熱氣,小院子里,一片竹葉飛進了湯鍋中,銀搴裳小心用筷子從湯鍋中挑去,不經意一瞥,看見兩位師弟正從羊腸小道慢晃着。

「二伢子!你家老大要收拾你了嗦!」

在另一家小院子里,王老太婆扯着嗓門喊着,她家老頭子坐在門邊,居然沒有了腦袋,自喉結以上被直接削掉似的。聽師姐曾經說過,他的頭就是因為闖霧山山脈被砍下的。他招了招手:「來,二伢子,讓你大師伯看看你修鍊得怎麼樣……」

銀雲跑了過去,把滿是結痂的手伸給面前的無頭人,他用鷹爪似地手抓着銀雲的腕,隨後大笑,喉結滾動:「哎呦哎呦,不錯,居然凝成了道元之樹,老大,你家老二是俺們村,俺們門派奇才,不如讓我收了得了!」

「師伯,我也要修鍊!」銀思海不服氣道。

「好好好,從今天起你們就是我捂檔派的傳人了!」

「銀雲哥哥,燕子以後就要嫁給你。」在屋子裡,一個三歲大的小女孩搖搖晃晃跑了出來,她沒有血色,臉上蒼白得似吸血鬼。銀雲老臉一紅,就扭頭跑回自己家。眾人見狀不免鬨笑。

「姐,我們回來嘍!」銀思海招手。

搴裳雙手插腰,似乎有些生氣:「你又去修鍊了?你這麼大,也該懂點事……」

今天的天氣很好,暖洋洋的,飯菜也很香,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師姐還在一邊絮絮叨叨。

飯吃到了一半時,銀雲突然道:「師姐,我想去找師兄他們。」

銀褰裳手中筷子一頓,她沒有說話,也不知是否同意不同意?

銀雲也不知道。

竹林中,疾風呼嘯,銀雲手持單刀,努力比划著記憶中的一招一式。

「單刀易折,而刀客不折!」

在他手中的刀,彷彿於某一刻活了過來,刀刃划出條狀寒光,猶如游龍騰挪!

「鏘!」刀無聲響,而銀雲心中划過刀音,滿天飛卷的落葉彷彿隨着他心中刀鳴,頓時被分割細屑!

「呼……」

收刀,斂氣,這不過是他這十年如一日的縮影。手心長爬滿了繭蛹,以及身上無處不在的刀傷,都是他訓服這手中之刃的見證。

「喲,這不是我的小師弟嗎?怎麼,兩年不見,進展這麼大嗎?」

竹林之中,未見其人,滿天落葉又自空中飄落。

突然之間,一點星寒自銀雲脊背透來,他心中早已莫名感應,立馬屈身,同時手中長刀翻轉,對着虛空狠狠一挑!

「當!」一把透明的刀折射着光被挑飛在空中,緊接着,那把刀立馬穩住身影,然後折光消失,又瞬間隱匿!

「哼!」銀雲心中殺性又起,猛然之間,腳,小腿,大腿,腰部,手臂,手腕幾處爆發力量:「十字刀訣!」

刀光滔天,這片區域竹林瞬間被一股刀氣壓折!

「噗——」

一個人影現出,瞬間被這乾淨利落的兩刀斬飛,他手中的刀頓時崩碎,那隻握刀的手也在瞬間被斬斷!

「啊!」鮮血狂噴,竹林之中升起一股血腥之味。銀雲卻面無表情,他的刀尖貼在地面上,緩緩劃向那個人。

「哈哈哈,來啊,來啊,你這嗜血的惡魔,殺死我!求你殺死我,呵呵呵呵哈哈哈,你不要忘了你對大掌門的承諾,哈哈哈哈!」

「師兄!不要殺人!師兄!」

銀思海不知從何處飛掠而來,他攔下銀雲:「這是他的陰諜,他想與你同歸於盡!」

「哈哈哈,你們都是一個婊子養的,妹妹啊!讓這個惡人下地獄吧,哈哈哈!」

「師兄,冷靜,師兄,待會師尊會來處理,你不要亂來……走,你跟我走,我們找師姐……」

銀思海冷汗直冒,他感受到了前者的殺性,那是一種讓人如墜冰谷的感覺!

「來啊!來啊!畜牲,村子裏的人都被你殺完了,你覺得你還活得下去嗎?哈哈哈哈,你們看啊,這一窩的人都不是好東西,全他媽的是婊子養的!」

「鏘!」長刀鏘鏘作響,被銀雲高舉過頭。

「師兄,不要!」

「混帳!住手!」

「師弟!」

竹林兩邊又傳來聲響,一道雷霆疾馳,那是一個人被包裹其中,向銀雲出手,與此同時,一道紅影也跟着飛掠而來!

他們都想阻止銀雲。

然而,長刀劃落間,對面的人頭高高飛起,頸腔噴射出來的血,將銀雲和銀思海的衣裳染得鮮艷。

「哎。」雷霆散去,一個瘸子從其中走出,他接着了那個人的頭顱。紅影閃掠到銀雲身前,那正是銀褰裳:「二師伯……」

「不要說了……帶他去見大掌門。」

後來誰都知道,竹夕月帶回來的三個人中有一個是怪物。尤其在他閉關以後,這個怪物就原形畢露,他幾乎無惡不作,弒殺成性。

而不只是銀風雨,這個村子裏不少人,都恨不得將銀雲抽筋拔骨,生啖其血肉。

「哥哥,我想要那刀刀……」銀雪看着面前七八歲的一個小男孩,他正抱着一把刀,冷冷地盯着她。

「喂,小孩,把你的刀給我妹妹玩一下。」銀風雨對他道。

年小的銀雲沒有理他。

「我想要刀刀!」

「你這傢伙,玩一下又不會死,何況算下來,她還是你小師姐呢!」

「快點!」

「喂,你們怎麼回事?」遠處,幾個同門師兄師姐趕來,將銀雲和銀於,銀雪圍在**,他們弄清了原委後,就道:「小屁孩,玩一下又怎樣!」

「就是,給銀雪妹妹也是可以的,反正又不是你的刀。」

「這是我的刀。」銀雲道。

「這不是你的,這是我們藏刀閣的!」

「這是我的。」銀雲道。

「不是你的!」

「是我的!」

「這是我的刀刀!」銀雪哭着喊道。

「它是我的!」

突然之間,銀雲眼神冷冽下來,僅僅一刀,面前哭得梨花帶雨的女孩子頭顱分成兩半,白花花的腦子混着血水沿着刀鋒流進銀雲的手心,溫溫涼涼的。

一瞬間,四周請靜了下來。

「殺……殺人啦!」在場的幾乎沒人見過這種場面,銀風雨眼前一黑,心中湧現出一股悲痛:「妹妹!」

緊接着,又是一陣慘叫傳來,一個師弟胸前穿出刀刃,鮮血沁紅刀尖,在微光下泛着寒意!

「救命啊!」場面混亂,銀風雨卻雙腿發軟,他抱着妹妹地屍體,身子不住顫抖。

「這是我的。」

他聽見了銀雲的聲音,明明那麼稚嫩,卻莫名讓人心寒!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舞刀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