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言情›心安處是他
心安處是他 連載中

心安處是他

來源:google 作者:蘇豆玉 分類:言情

標籤: 向黎 夏卿歡 言情

離婚前,向黎從不正眼看她,甚至肆意嘲諷羞辱她離婚後,他才知道夏卿歡對自己的意義展開

《心安處是他》章節試讀:

夜色已深,向家別墅內燈火通明。
夏卿歡緊繃著身子坐在沙發上,身披白紗,裏面真空,雙手環胸搭在肩膀上,雙眼空洞,盯着地板,企圖進入最佳表演狀態。
她去好萊塢摸爬滾打三年,剛回國仍舊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片酬少的連手術費都掏不起。
所以,她必須憑藉高超演技飆戲,找她的好老公借到這筆錢。
咔嚓—— 大門被打開,向黎剛進門便與她對視。
瞬間,她的視線一片模糊,兩行清淚恰到好處的從眼眶滑落。
見她楚楚可憐,他冰涼的眸中有的只是嫌惡,「晦氣。」
說完,向黎徑直要越過她。
夏卿歡咬咬牙,伸出手可憐巴巴地抓住他的衣角。
事情未完成,怎麼可能輕易放他走!
向黎將視線從她纖細白皙的胳膊上移開。
「奶奶被你害死已經三年了,今天是她的忌日,你回來就回來,擺出這幅可憐樣是想給誰看?」
「我……」 夏卿歡咽下一口唾沫,眼珠子往下一瞥,身子與之形成一致,跪倒在地,「你能不能借我點錢?
我會還的。」
她刻意把聲音壓低,到了後面已經是如蚊子的「嗡嗡」聲一般。
三年前的事情再多說也無益,她現在只想示弱裝可憐趕緊借到錢後開溜。
可是再次見到他,內心所有建築起的防線都崩塌得無影無蹤。
向黎嘴角揚着譏笑:「你拿什麼還,又要去當三級片的女主角?」
果然…… 夏卿歡垂下腦袋。
她就知道,他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能夠讓她難堪的機會。
可小僮還在醫院等她。
她做了個深呼吸,再度抬頭時,眼角眉梢全是堅毅:「我自有辦法還你。」
習慣性的堅強,不讓她露出半分軟弱。
向黎好看的眉頭緊皺起來,顧及以往的情分,他鬼使神差般開口:「借多少?」
聞言,夏卿歡心中一喜,她就知道示弱這招屢試不爽,回答道:「十萬。」
只要他願意,這麼點錢對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果不其然,向黎蹙着的眉舒展了些:「你要十萬塊錢做什麼?」
「小僮找到了配對的心臟,明天就要做手術……」說著,夏卿歡垂下眼帘。
她現在只剩下小僮了。
母親死得早,生下小潼就撒手人寰,父親另娶了新妻生了個妹妹夏泱泱,所以從來都是她和小潼相依為命。
小僮?
她那個青梅竹馬的童養夫?
向黎想到那些檔案和視頻,自嘲般冷笑了一聲。
為了她童養夫的安危,居然不惜付出身體。
這女人真是絲毫不知廉恥。
他索性把注意力全放在了夏卿歡身披着的白紗上面:「今晚把我伺候舒服了,就借給你。」
「真的?」
夏卿歡眼中燃起希望,可在他拿出一堆類似刑具模樣的玩具時,那點光芒頓然消散。
她的第一次,就要被這樣折騰嗎?
次日。
夏卿歡睜開眼,房間里只余她一人。
床頭櫃放着一張支票,是向黎留下的。
床單上染有點點血跡,夏卿歡明白那意味着什麼。
大學時期,他們明明是那麼相愛,可就在那一夜,一切都變了。
她現在沒心情回憶那些,撿起散落在地的衣服,忍着下身火辣辣的疼,一瘸一拐走進浴室。
半小時後,她到了醫院樓下,手中緊緊攥着那張支票,大步奔向走廊上的繳費處。
面前突然閃出一個身影。
她抬起頭,看清擋在她面前的人,心臟驟停了一秒。
「姐姐,你這麼慌張做什麼?」
夏泱泱一步步靠近她,伸出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和向黎在一起的這三年很幸福吧?」
幸福?
夏卿歡自嘲一笑,她本來是可以和向黎享受這三年新婚的,還不是拜夏泱泱所賜,出國混的連狗都不如,剛回國就被向黎折磨。
「好狗不擋道。」
說完,她就要越過眼前礙事的女人去繳手術費。
「有個好消息想告訴你,我懷了向黎的孩子。」
聞言,夏卿歡腳步一頓,心臟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狠狠揪住。
難怪向黎會那樣對她,難怪夏泱泱敢這麼囂張。
他們什麼時候廝混到了一起?
不對,向黎的事,她根本就不配干涉。
她嘴角勾起一抹苦笑:「那祝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聽見這個回答,夏泱泱不禁有些驚愕:「你就這種反應?」
按道理不該是惱羞成怒,和她打一架么?
不動手的話,她還怎麼把孩子沒有的鍋甩到夏卿歡身上!
很快,夏泱泱反應過來,「哼,別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會放過你。」
夏泱泱一把奪過夏卿歡手裡的支票,看見她着急的樣子,心中大快:「這張支票……」 夏泱泱看了一眼,金額竟然高達十萬,而且落款名竟然是向黎。
向黎竟然還願意給她錢?
他們明明已經鬧掰了,為什麼……為什麼向黎對她還是這麼好?
「哼,想給那個拖油瓶治病是吧?」
夏泱泱雙手捏着支票的一邊。
呲啦—— 支票裂成兩半,她氣狠狠得將怨氣發泄在支票上:「我讓你治,我讓你勾引黎哥哥!」
「夏泱泱!
你瘋了?
小潼也是你的弟弟!」
夏卿歡想要挽回這張支票,可是支票已經被撕成一小塊一小塊的落在了地上。
腦海中不斷放映着夏小僮跟在她身後叫她姐姐,拿到獎狀在她面前得意洋洋的樣子…… 好不容易有了配對的心臟,就差這張支票就能得救,卻被夏泱泱撕碎。
「他才不配做我的弟弟,你也不配做我的姐姐。」
夏泱泱說著,還拿腳在碎了的支票上用力碾着。
「夏泱泱,你這個瘋女人!」
夏卿歡高高揚起手,用儘力氣想要左右開弓,扇夏泱泱兩巴掌。
夏泱泱躲閃不及,左邊臉登時就高高腫起,正想反抗時,向黎卻從夏卿歡身後走來,硬生生替她挨下這第二巴掌。
扇完這兩巴掌,夏卿歡渾身力氣像是被抽空,她跌坐在地板上,將支票捧在手中,眼淚不爭氣的從眼眶滑落。
夏泱泱人都傻了,明明該哭的人是她才對。
「你們兩個在幹什麼?」
向黎看見夏卿歡癱坐在地上撿着支票的卑微樣子,他皺了皺眉頭,下意識想要扶起她,卻收回了手,只冷冰冰地問道:「誰撕的?」
 

《心安處是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