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修仙后,她一路苟到飛升
修仙后,她一路苟到飛升 連載中

修仙后,她一路苟到飛升

來源:google 作者:糾夢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桑枳 武俠修真 糾夢

某大佬:無恥之徒,沒心沒肺桑枳吐掉嘴裏的狗尾巴草攤手表示:打又打不過你,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她呀,只是想舒服的活久點而已【修仙成長型女強文…】展開

《修仙后,她一路苟到飛升》章節試讀:

桑枳背着大木桶往旁邊專門供長老們居住的青溪峰走去,邊走還邊憤憤不平。

『這該死的金嬌嬌,泡什麼不好,非得泡奶浴,天天折騰我去給她送羊奶,就她那胖成球的身材,看起來就是營養過剩,要我說,泡點熱水就得了,天天癩蛤蟆裝青蛙,長得丑她還玩得花,也不怕把她那幾層肥膘泡得更腫,以後下山都不用走的,直接滾下去就可以了。』

想完又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她裝羊奶時可是往裏面加了不少長靈羊的尿,還有不少洗腳水,那頭豬泡澡時難說還會喝上幾口,想到這裡又「嘿嘿」的奸笑兩聲。

看到有人從上面下來,桑枳又擺出了可愛乖巧的模樣。

桑枳看到金嬌嬌那高高在上的樣子就不爽,好像桑枳就是她的丫鬟一樣,最重要的是,還不給奶錢,堂堂一個長老千金,難道還拿不出區區幾十塊靈石嗎?

這金嬌嬌是桑枳剛進門時見到的那個金長老的女兒,長得那是膀大腰圓,也不知道她那練氣後期的修為修到哪裡去了,一個修仙之人是怎麼把身材修成那樣的,難道是什麼特別的功法嗎?

長得胖就算了,還學人家紫雲仙子要泡奶浴,想把皮膚泡的光滑白嫩,要桑枳講啊!還不如去外面跑兩圈來的實在,一想起那一大團肥肉泡在乎白乎白的羊奶里,桑枳就感到一陣的膩味。

桑枳原本天天給嵐山門門派廚房送奶,每天送奶都可以現結靈石,小日子過得還是不錯的。

偏偏一個月前,一件倒霉事就找上了桑枳,這金長老的女兒讓人找上了她,讓桑枳每天給她的院子送一大桶羊奶,送去的羊奶不是為了喝,而是拿來泡澡。

沒給桑枳拒絕的機會,那人說完就轉身走了,看她那樣子就只是來通知桑枳的。

桑枳一想,給誰送不是送啊,送誰都一樣,只要靈石到位,事情都好說,可這送了都一個月了,桑枳還一個靈石邊角都沒見到。

今天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把這一個月的奶錢拿到手。桑枳暗暗在心裏下了決心。

剛踏入金嬌嬌的院子,就聽到一個陰陽怪氣的女聲。

「喲~今天你是從玉道上滾下去了不成,這個點了才來!」

桑枳抬眼一看,這不就是金嬌嬌的侍者兼狗腿子林芳嘛,練氣初期的修為,天天對着桑枳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擺明了看不起修體的桑枳。

別看林芳只是個侍者,可也是擠破了頭塞了不少靈石才進來的,雖說沒有去到長老的身邊,得不到長老的指點,來到這長老女兒身邊也比自己修鍊好多了,只要討了長老千金的高興,從金嬌嬌手裡弄點好東西也不難。

「林師姐,今天是因為執事師兄找我有點事兒,所以才來晚了,金師姐回來了嗎?」桑枳一臉乖巧。

林芳很是不悅的帶着桑枳往裡走,「再不準備,師姐就要等了。」

其實這個院子桑枳已經很熟了,完全不需要人帶路,可林芳每次都要帶着桑枳進來,像是怕桑枳偷東西一般。

跟着林芳來到後院,進了金嬌嬌的浴室,金嬌嬌用來泡澡的不是傳統的木浴桶,而是在地下挖出的足夠幾人同時沐浴的浴池,一看就是為金嬌嬌量身定製。

對這個浴池桑枳只能是羨慕,也想着如果以後有了自己的洞府,也要弄個浴池,不過她心目中的浴池是露天的,這樣可以看見周圍的風景。

不過她也不想想,弄了露天浴池擋得嚴了看不見風景,不擋嚴可就讓別人看了風景了。

桑枳進去放下一直背着的大木桶,拔下木桶下端的塞子,讓羊奶緩緩得流入浴池之中。

就在桑枳快要把羊奶放完的時候,聽見門外有了沉重的腳步聲,一聽這腳步聲就知道來人的噸位不小,還聽到了男子的說話聲。

「金師姐,這是師傅新得的霓裳羽衣,師傅讓我給你送過來,還說讓你明天過去一趟,師傅有話對你說。」

「我知道了,方師弟,把衣服幫我放到浴室裏面吧,我沐浴完就可以試試這價值不菲的霓裳羽衣了。」

從說話的聲音語氣就可以聽出這女子十分的高傲,卻又讓一個男子進自己的浴室,讓桑枳覺得有些奇怪。

桑枳在裏面聽到『方師弟』幾個字,就知道了這男子是誰了,可不就是那就半年前和她同一批入門的,唯一一個天靈根的方耀嘛!

聽說他入了金長老座下成了關門弟子,修鍊速度也是極快,這才短短半年,就成了練氣中期的修士了。

果然資質好就是不一樣啊,修鍊速度都比別人快得不是一點半點。

桑枳放完最後一點羊奶,就橫拎起木桶往外走。迎面就撞上了剛踏進門的方耀,方耀一襲青衣長衫,看起來倒是有了幾分修仙之人的氣勢。

方耀見浴室里還有兩人,林芳他倒是認識,可這個清秀可人的小美人倒是不曾見過,不由得多打量了幾眼。

桑枳低頭向方耀行了個禮,叫了聲方師兄。

體格快把門全都堵住的金嬌嬌,站在門口見到方耀多看了桑枳幾眼,胖臉上有了幾分的不悅,不客氣的問道:「你怎麼還在這裡?」

「回金師姐,今天有些事情耽擱來晚了。」桑枳回道。

「下次記得來早點,行了,你可以出去了。」說完還衝桑枳擺了擺手。

「金師姐,我已經往您這裡送了一個月的羊奶了,您看……」桑枳說完又表現得有些不好意思。

金嬌嬌聽了這話,一下就明白了桑枳的意思,這是來要靈石的。以我的身份讓你白送羊奶,那是看的起你,還敢要靈石,真是不知所謂。

不過想歸這麼想,讓她做出不給靈石就把人趕出去的事她又丟不起那個人,再說方耀還在這裡呢!她還想……

很是不爽得看了桑枳一眼,就隨手從水桶腰間的儲物袋裡拿出了一個玉鐲,扔給了桑枳,「這是前幾天爹爹給我的寶物,今天就給你了」。

旁邊的林芳見了連忙說「這可是個好寶貝,師姐賞給你,你可是賺大了。」

桑枳摸了摸手上的玉鐲,覺得手感有異,像是磕破了一塊,難說就是因為磕破了才想給自己。

還不等桑枳探探手中的玉鐲是否有靈氣,就見林芳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趕快出去。

見林芳催得急,桑枳背起木桶向外走,出了浴室,卻又回頭看了看。

她記得方耀好像還沒出來吧,剛才光顧着討靈石了,也沒怎麼注意,這兩人該不會有點什麼吧?

咦~

《修仙后,她一路苟到飛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