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葉青肖瑩憶
葉青肖瑩憶 連載中

葉青肖瑩憶

來源:外網 作者:女神的無敵狂醫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女神的無敵狂醫 恐怖靈異

被女神撿來當贅婿又如何?誰敢打我老婆的主意,我就打得他滿地找牙!展開

《葉青肖瑩憶》章節試讀:

一棟豪華的莊院式別墅,莊院的前面停放着各種名車,葉青跟着肖瑩憶走進了莊院。

庭院內花團錦簇,各色氣球點綴其間。

心型的拱門,飄香的玫瑰,都彰顯着這裡即將有一場盛大的婚禮。

男男女女們三五成群散落在庭院中,一個個端着紅酒杯,輕聲細語的聊着天,似乎是在等待這場盛宴的男女主角出場。

看到肖瑩憶走進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過來。

這個女人果然是自帶光環的,無論走到哪裡,都是閃閃發光。

「她就是即將與嚴少訂婚的肖瑩憶。」

「好漂亮呀!身材也很好。」

「那是……以嚴少的身份地位,也只有這樣漂亮的女人才配得上他。」

「噫……今天不是她與嚴少的訂婚宴嗎?她怎麼穿着一套運動服就來了,這也太隨便了吧?」

「她身邊那男的是誰啊?」

「沒見過,想必是保鏢吧?」

「保鏢?你們見過保鏢和主人穿情侶裝的?」

「我可聽說了,這個肖瑩憶似乎對嚴少並不待見,一直反對家裡給她安排的這場訂婚宴。」

「我靠,嚴少是誰?那可是我們築城一少啊,居然還有女人不願意嫁給他,這怎麼可能?」

「呵呵……這沒什麼不可能的,眼前這位不就不想嫁給她嗎?」

「我看這個肖瑩憶是完全瘋了。」

「我覺得她並沒瘋,而是已經有了男朋友,所以才不願意嫁給嚴少吧!」

「切……就她身邊的那個男人?」

「或許是吧!」

「雖然說這個男的長得不錯,身材也不錯,但是我可從來沒有見過,想必也沒有什麼背景吧?哼哼……一個沒有背景的傢伙想和嚴少搶女人,我看他是活膩了吧?」

「他有沒有活膩,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今天這場訂婚宴恐怕有好戲看嘍。」

肖瑩憶一臉淡漠的從人群中穿過,這些人的議論似乎並沒有影響到她。

徑直走進了莊院中的主別墅。

一個中年婦女笑盈盈的迎了上來,拉着肖瑩憶的手說道:「小憶,你終於來了,還害我擔心了半天,以為你不來了呢。」

「媽,我答應過你會出現在這裡,就絕對不會失言。」肖瑩憶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個正年婦女正是肖瑩憶的母親譚淑萍。

看到肖瑩憶那冷談的樣子,一旁的葉青很無語。

這個女人對待別人冷冰冰的就算了,對待自己的母親也是一臉的冷漠,這也是沒誰了。

「來了就好,來了就好,小憶,趕快去換禮服,一會兒訂婚宴會就要開始了。」譚淑萍拉起肖瑩憶就往別墅的裡間走。

然而,肖瑩憶並沒有動,而是甩開了自己老媽的手,淡淡的說道:「不用了。」

「你訂婚,怎麼可能穿運動服?得換禮服才行啊!」

「媽,我說我會來,可沒說我今天要和嚴少寬訂婚。」

譚淑萍的眉頭皺了下來,臉色也垮了下來,喝道:「你這丫頭說什麼渾話?」

「我沒有說渾話。」

「肖瑩憶,我不管你為什麼這麼不待見嚴少,我告訴你,今天這個婚你不訂也得訂。」譚淑萍怒沖沖的吼道。

「媽,你不要逼我!」

「我逼你什麼?嚴少是誰?那可是築城第一少,嚴家百億家產,你嫁給他,就等着一輩子享受幸福吧!」

「百億家產?那又如何?」肖瑩憶撇了撇嘴。

「我這是為你好!」

「為我好?讓我嫁給嚴少寬,恐怕是你看中了他家的權和錢吧?」肖瑩憶一臉譏諷的說道。

「有你這麼跟媽說話的嗎?」

「媽,我告訴你,我絕對不會和嚴少寬訂婚的,更何況……」肖瑩憶說到一半時,扭頭深深的看了一眼身邊的葉青。

譚淑萍心裏一緊,追問道:「更何況什麼?」

「我已經結婚了!」肖瑩憶不緊不慢的說道。

「結婚?這怎麼可能?你結婚,我這個當媽的怎麼不知道?」

「媽,這一年,我在靈山村支教,在那裡認識了我生命中的男人。」肖瑩憶挽起了葉青的手臂,深深的看着葉青,說道:「媽,這就是我的老公,葉青。」

在所有人看來,肖瑩憶看着葉青的眼神看上去要多深情就有多深情。

只有葉青知道兩人的真實關係,這個女人的戲真的演得不錯,不去當演員還真是可惜了。

當然,知女莫如母,在所有人為肖瑩憶這種深情打動的時候,譚淑萍則是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什麼老公?我看這個傢伙是你臨時租來當擋箭牌的吧?」

「伯母說得不錯,小憶找一個男人來,就是故意氣我的。」

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人穿着一身精緻的禮服風度翩翩的走了過來。

這個男人正是今天這場宴會的男主角嚴少寬,他深情款款的看着肖瑩憶說道:「小憶,那次的事情是一個誤會,我不是那樣的人。」

「誤會嗎?」肖瑩憶的表情毫無波動,淡淡的說道:「就算是誤會又如何呢?」

「小憶,只要你嫁給我,我保證以後只會對你一個女人,我發誓要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以後?」肖瑩憶了搖頭,淡淡的說道:「我們沒有曾經,也不會有現在,更不會有以後,嚴少寬,不管是不有那次的事情,今天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你,以前不喜歡,以後更不會喜歡。」

「小憶,難道說你非要我將我的心掏出來給你看嗎?」

「你的心?我沒興趣。」肖瑩憶搖頭說道。

「好!小憶,就算你不喜歡我,不想與我訂婚,你也可以告訴我,我們取消訂婚儀式就是了,你也用不着隨便租一個男人來氣我吧?」

「租的?」肖瑩憶笑了。

這是葉青認識她之後,第一次見到她笑,雖然這是譏諷的笑,但也猶如一朵盛開的雪蓮花,美極了!

「難道不是嗎?」嚴少寬撇着嘴問道。

說實話,嚴少寬似乎也挺了解肖瑩憶的,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多看一眼葉青,他是真的認為這個傢伙只是肖瑩憶租來氣他的。

他是哪來的這種自信呢

《葉青肖瑩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