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世界不好平躺
異世界不好平躺 連載中

異世界不好平躺

來源:google 作者:四季沒有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啟 四季沒有仔 奇幻玄幻

無系統、無逆天能力、主角全程受苦全程登場的人物都各自有着自己的目標,相較而言主角自己更像是一隻誤入狼穴的羊羔,在痛苦與陰謀中艱難求生,不求能成為灰狼,只想活着達成目標,平躺!在飛機事故中將死的主角,被異世界之神拯救,穿越到一個叫做亞當的人身上,被迫開始為異世界的神明打工,在達成其目標時所發生的故事這是一個有始有終的故事,在逃過死劫,突破陰謀後,主角面對即將達成的目標該何去何從?展開

《異世界不好平躺》章節試讀:

劉啟仔細看了看羊皮紙上的內容,又瞅了瞅在灶台前的貝蒂,陷入了深深的質疑和猜測。首先,憑什麼這個眼前走路都會跌倒的柔弱女人戰鬥力會比自己高,而且那個梅維爾的中年人也是,劉啟感覺自己能一拳將他放倒,但是人家綜合戰鬥力就是比自己高,憑什麼!而後是綜合戰鬥力評分的標準,如果將西曼作為比較物,確實,又符合,畢竟西曼看上去真的很弱,上個山坡都會覺得累。更別說挑肥的時候,一來一去都要休息喘氣。

「如果說戰鬥力評分里應該有一項是體能吧,那麼腦力也應該是綜合評分內的一項,希望這個推斷是正確的吧,希望以後羊皮紙能出參照物或者評分標準。」劉啟再次看向貝蒂,「那麼體能低的貝蒂,很聰明咯。或者是其他的什麼加分項,是武器嗎?」

劉啟乘貝蒂還在灶台,便起身翻起了床底和櫥櫃,還有一個雜物箱。至於水缸,水缸能藏什麼東西啊。

「亞當,你在搬弄水缸做什麼。」

「沒什麼貝蒂,就是剛剛康復,試試自己恢復到了什麼程度。」

貝蒂將菜羹放到桌上,招呼劉啟一起吃食。

飯桌上,兩人出奇的安靜,貝蒂只顧吃飯,而劉啟則還在猜測戰鬥力評分的標準。直到貝蒂也吃完後開始收拾,才有了聲響,

「亞當,我來收拾,你先去清洗一下身體,馬上入夜了好歇息。」

回過神的劉啟,看向窗外,夕陽西斜,馬上就入夜了。劉啟也沒多說什麼,直徑走向,井邊,準備打井水。

「嘿,亞當,你打井水幹嘛,灶台邊的水桶有熱水,剛才就已經給你燒好了。」

「謝謝貝蒂,在想明天的事,一時出神了。」

一番洗漱後,劉啟便脫得只剩內褲躺進了被窩。而貝蒂看到這一幕,先是覺得奇怪,然後臉上紅暈止不住往外冒。而劉啟則在床悄咪咪的看着貝蒂,而腦中已經浮想聯翩了。

「雖然不是我老婆,但是也是我老婆,處男翻身,先嘗嘗禁果再說。」劉啟在享用熱水時才反應過來,夫妻同床,豈不能嘿嘿嘿。

可等了好一會,劉啟把興奮勁都等過去了,才見貝蒂執油燈進屋。此時的貝蒂,穿着一身亞麻長裙睡衣,燈光微微,卻把貝蒂的面容照的清楚,兩頰連着鼻樑的雀斑,深棕色的眼眸,整個長相,

「好像也不像歐美女明星那樣漂亮啊,管她呢,是老婆就是賺。」劉啟心想。

「亞當,你為什麼今天不穿睡衣?」

貝蒂這一句直接把劉啟問麻了,「有點熱,有點熱。」

「這才剛入春沒多久,深夜很冷,你才好轉,趕緊把衣服穿上吧。」

「貝蒂說的是,我這就去。」

待劉啟一頓快刀斬亂麻後,貝蒂才吹熄了燈,進入了被窩。

劉啟反覆猶豫了好幾回,最終輕輕的從腹部抱住了貝蒂,抬起頭剛要說話,卻被貝蒂搶先,

「亞當,你身體才好,好好休息吧,等過幾天再去看看藥師,藥師要是說沒什麼問題了,我再好好服侍你。」

雖是入夜,屋內基本看不到什麼,但如果有熱呈像的話卻能看見兩個高溫區域。

劉啟還想厚着臉皮說什麼,可是貝蒂雙手輕輕抱住了亞當放在腹部的手,這才讓劉啟冷卻下來。

一夜好夢。

第二天,劉啟如約去農場幫工,而貝蒂也說自己去奧卡村中找紡織的活,劉啟帶了塊麵包就走了。貝蒂則目送劉啟離去,直到劉啟消失不見,才向著河流上游,奧卡村方向離去。

劉啟來到水車處時,發現西曼已經在橋上檢修水車,劉啟則到他面前調侃了他幾句挑肥時的樣子。西曼卻毫不在意,反而說自己還要花些時間檢查水車,今天就不同去農場了,午後再去。

「我原本也不怎麼鍛煉,要不是有亞當的身體。我是不是不應該說笑西曼啊。」

來到農場,呼叫了兩聲場主,卻不見場主身影,只見一個女人帶着昨天見過的小孩,從正房一側的廚房出來,女人並沒有給劉啟好臉色,小孩則表現的乖巧,沒有昨天那樣俏皮。

「梅維爾在後院呢,你怎麼來這麼早。」

震驚!

「我找梅維爾場主有事,能方便轉告嗎?」

「你自己去找他吧。」說完女人帶着孩子又回到了廚房。

劉啟氣不打一處來,不停的安撫自己,一定要適應這個世界的社會。

劉啟繞到後院,卻發現梅維爾場主在練習揮劍,其揮劍的氣勢猶如正兒八經的一名劍士般,這時劉啟才明白為什麼人家綜合戰鬥力評分比自己高了,這真打不過。不過劉啟也沒出言打斷梅場主的揮劍練習,只是一直在觀察。劉啟也發現,梅場主的揮劍其意雖利,但是步伐不穩,想起梅場主昨天也拄着拐杖,以此判斷應該是戰場負傷的老兵。

待梅場主不再揮劍後,劉啟主動的招呼了過去。梅場主卻不可思議的看着劉啟。

「你怎麼來這麼早。」

震驚!

「我,我想早點忙完,好去村裡打聽點賺錢的好門路。」

「那你去忙吧,不用耕太多了,把昨天剩下的辦完就好,下午還得讓妻子再買種子才行。」

「看梅維爾場主在練習揮劍,場主也是退役軍人嗎?」

「不不不,我可不是什麼軍人,練習揮劍只是為了保命罷了。」

「保命?」

「我這腳就是在年輕時在村子抵抗山賊時留下的傷。」說完。梅場主還深情的看向手中的劍。

「可是我見梅維爾場主揮劍架勢極為鋒利,這可不是什麼普通的農夫能揮出的劍。」

聽到這,梅場主大笑了起來,

「我就是個普通人,至於這把劍為什麼這麼鋒利,是因為這是10年前我的對抗山賊的戰利品,這把劍被山賊們賦予了【鋒利】的強化術法,所以看起來較為鋒利,要是沒有術法加持,其實就是把普通的鐵劍罷了。」說完,梅場主再次深情看向手中的劍。

「10年前,我…..」

「梅維爾場主,我先忙去了。」

眼看梅場主開啟故事模式,劉啟趕緊跑開了。雖然收集情報很重要,但是一個普通人的英雄事迹又能有多少情報呢?何況還是10年前的。

劉啟在忙到肚子餓的時候,就着麵包和井水解決了。又忙到場主家廚房起灶生煙時,劉啟才停下休息,時不時心裏還幻想着去蹭飯吃。來到這個世界,吃的兩頓飯,實在無味,雖然身體上不餓,但是食慾卻無法滿足。

劉啟起身剛揮起鋤頭,便有人喊住了他,定眼看去是梅場主的妻子蕾娜,而後也沒多說什麼話,只是遞給了劉啟一碗菜羹,並意示吃完放路邊就行,就轉身離去。

劉啟看了看菜羹,心裏想到家中的菜羹,不愧是農場主家庭,碗中的蔬菜就很多種類,而且光聞味道就知道鹽放夠了,還有肉香,可惜就是劉啟喝完連一個骨頭渣都沒見到。

劉啟幹完活離開時,梅場主又給了劉啟兩個麵包,還說明天來幫忙播種,要是不會可以跟着另一個工人學,只是會耕地可不行,有個這麼好的務農身手,閑着太可惜了。同時也囑咐了別來太早,說吃過中午飯再過來。

好傢夥!

看着太陽還在天空中高高掛着,劉啟也就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向村子走去。走到水車時,發現西曼已經不在了。

再繼續順着河流向下走了一小會,便看見一個石橋,石橋過去便是大角村,而村口則有着四名穿着普通皮甲的士兵,一個拿着弓箭,站在哨塔上,兩名握劍,在門口兩邊,最後一名則是頭戴皮帽,左手持大木盾,右手持長槍,在門口來回走動。

看着陣勢,劉啟怕了,不敢過去了。做足了一個時辰心理運動後才向石橋對面進發。而村口的衛兵並沒有像劉啟心中想的那麼兇險,只是看了眼,便讓開了道路。劉啟不想引人注目,便一直靠着路邊走,心想找到木匠的屋子,和西曼一起了解村子的情報。劉啟沿着直路走到了一個較大的雙層房屋後,看見有招牌,下意識想看看招牌寫的是什麼,不看就罷了,一看就想哭了。上面的文字根本看不懂,雖然畫的像英文字母,但是畫的愁眉苦臉,根本看不懂。

「不是翻譯能力嗎,怎麼不能把文字意思翻譯翻譯啊,翻譯翻譯,這什麼意思。」

劉起此時也是愁眉苦臉,繼續向前走,走到一個丁字路口時,才發現了西曼,而西曼也看見了劉啟。西曼一臉慌張的跑向劉啟,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說出事了,讓劉啟跟他走。在跟着跟着西曼左繞右繞後,來到了西曼所說的太陽教堂里。

太陽教堂整體不是很大,但是很特別,因為村中所有的都是木製建築,當然劉啟也不例外,而教堂則是石制建築,教堂頭上,有着一個太陽徽章標誌,仔細看去,可以看見徽章上有兩個眼睛圖畫,可能因為這個徽章像太陽的緣故,所以才叫做太陽教堂吧。

劉啟緊隨西曼身後進入教堂,進去一看,一眼放去全是人,都在支支吾吾的說著話,雖然聽的不清楚,但是從不少女性悲傷哭泣的面容看出此事不小,而大部分男性則是圍在教堂最裏面的一個高處,劉啟心中沒有底,只好跟着西曼往裡走。聽着女人們的哭泣聲,劉啟下意識的低着頭,直到撞上西曼。

「亞當,你沒事吧?」

「啊!我沒事,對了西曼,發生什麼事了,看樣子挺嚴重的。」

「藥師哈桑,死了,而且還有更壞的事。」

劉啟望向教堂高處,在人群中確實看見了一隻手,無力的下垂,還伴着鮮血從指尖落下。此時,高處的男人們慢慢向下走來,只剩一個中年男性還站在上面,劉啟也看清了上面哈桑的狀況,一身白衣男性平躺在一個石台上,面部由一個麻布蓋住,白衣已被鮮血染紅,手和腿部都還流着血,看樣子剛剛死去。

待男人們都回到了下方,中年男性才開始發話。

「各位,藥師哈桑已經死了,從身上的傷痕看的出皆是利器所傷,而且從藥師口中獲得情報得知,明天會大概有25人左右組成的山賊團伙進攻我村,村裡的唯一一匹馬,在拖着藥師回來時已經累死,所以沒辦法即時借到奧卡村的防衛力量。我村有112人,其中有作戰能力的就是在坐各位男士和在外執勤的6人,共17人。此戰人數上並無優勢,而且裝備上可能也無優勢,所以我叫來村裡所有有戰鬥力的男性來投票,我們是戰!還是撤退到卡奧村,連同卡奧村,一同防衛。而後寄人籬下。」此時,中年男性看向劉啟。

「願意戰鬥的投票吧。」此言語中沒了剛才演講的高昂,失去了勇氣,而他的眼神也開始迷離,不在看向劉啟,不停的從在座的所有人身上尋求希望。

此時教堂內安靜了許多,只有些許抽泣的聲音,但無一人選擇戰鬥。

劉啟也很明白此事的嚴重性,但他心裏卻想的是『大家都別投戰鬥票啊,一起撤退到奧卡村,抱住小命要緊。』

至此,中年男性也不抱希望,準備宣布結果。

「我選擇戰鬥!」

隨着此聲的發出,眾人看向門口,

是梅維爾!而他的身後跟着小巴奇。

梅維爾此時,雙手緊握劍柄,半身微斜,而劍尖高高翹起,眼神堅毅,眼睛直視着高處的男人。

「還有我們!」

巴奇身後陸續顯現出6個人影,每個人都身着皮甲。

「我也要戰鬥!我選擇和丈夫站在一起。」

劉啟尋聲看去,原來是蕾娜!,蕾娜一直再教堂內!而她從未哭泣!

「還有我!」西曼也緊跟其後,「我爸爸也是軍人,我願意為村子戰鬥。」

高台上的男人慢慢走下,高舉右手,「克里夫,參上。」

劉啟心裏默數着還坐着的男性,還有9人,加上自己那就是10票,那麼逃生的優勢還在,內心瘋狂祈禱不要有人站起來。

梅維爾,一瘸一拐的向著劉啟的方向走去,而劉啟只顧低頭,全然不知。

「亞當,你在這生活的並不算久,還算不上村子的一員,要是想要撤離,就撤吧,沒人會怪罪你。」梅維爾輕聲說到。

劉啟是想走,他只想活命,可是現在這個情況,他根本挪動不了一條腿,只是露出一副咧嘴的笑容自嘲。

梅維爾看見劉啟的咧嘴的大笑,和不曾挪動的雙腳。當即轉身對着坐着的男人們講到,「十年前,我們被迫搬離到這,花了十年時間,才將當年的村子恢復一個基礎的樣子,當年我們在山上放着牛羊,開墾大片良田,村子人口有374人。我們同樣是18人,面對是50人的山賊群體,我們沒有援軍,但是我們是太陽王的子民,我們是山之民,我們堅持住了,直到山賊聯合鬼教的術士,往水裡施加劇毒系祈禱術,我們才敗下陣來。我們身為山之民的驕傲難道就這樣沒了嗎?巴澤爾!」梅維爾用劍指向一個體型較胖,留着山羊鬍須的男人。

「你說過你要回山上奪回你的冶鍊石錘,十年了,你出過村子嗎?還有你,羅西!」梅維後看向坐在角落抽泣的女人,「你現在開的酒館有山裡一半大嗎?」

維梅爾轉向走向高台,儘管每上一層台階,半個身子都止不住的顫抖。梅維爾走到了最高處看着藥師哈桑的屍體,「正是因為上次的失利,所以哈桑才會儲備如此多種類的解毒藥水。這次我們並無準備。辛苦了,哈桑。」梅維爾再次看向所有人,「上次我們已經失去了我們的家園,失去了眾多親人,這次我們還有什麼可失去的。」

隨着梅維爾講出的每一句,劉啟心中的焦慮就多一分。可劉啟卻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從來沒遇見過這種情況,自己才剛轉生過來兩天欸,就面對這麼難的挑戰嗎?這也不能算是開局給主角送福利的小怪啊!』劉啟根據羊皮紙的戰力評分分析過,擁有裝備的人,戰鬥力更高,雖然不是戰鬥里的決定性因素,但是絕對能使天平傾斜的一個考慮,以小博大,劉啟可沒那麼多膽。

劉啟還在不停的想着離開的說辭,卻聽見了一個細微的歌聲,歌聲慢慢逐漸清晰,是蕾娜的歌聲!

「我們是山的主人,我們是山之民,我為山主,我為山仆。間狹而歌,系水而做。」

隨着蕾娜的起唱,梅維爾也緊隨跟上,接着是穿着皮甲的6名衛兵,巴澤爾也站了起來,聲音寬廣洪厚,西曼和克里夫也加入其中,慢慢的,教堂里的人們陸續站了起來,西曼拉起劉啟的左手一同高舉,劉啟也跟着歌聲唱了起來。

「亞當也願意與我們一起戰鬥。」西曼高喊着。

克里夫也向劉啟投來感謝的目光。整個教堂里的男人和女人都站了起來,一同高歌。整個教堂沐浴在燈火與歌聲交織的奇蹟下,猶如那頂端的太陽徽章,即使在黑夜,也同樣熾熱,光輻大地。

歌聲的最後,羅西站起身來,抹掉眼淚,

「跟他們拼了!」

《異世界不好平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