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深處的那片海
雲深處的那片海 連載中

雲深處的那片海

來源:google 作者:溫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稚月 溫欣 現代言情

【changdu】我緩緩的睜開了雙眼,映入眼帘的是一臉擔憂的林稚月,她的眼睛是紅腫的,我的心不由的一疼,想動時背上的刺疼卻讓我忍不住哼哼起來,林稚月的眼淚流了出來,我輕聲的安慰:「小不活的,這不還沒死嗎,不用這樣的,...展開

《雲深處的那片海》章節試讀:


溫欣溫柔的看着我,緩緩的向著我靠近,慢慢的閉上了眼睛,看着朝夕相伴的臉在漸漸放大,我像一顆需要澆水的樹苗,等待着園丁的澆灌,也閉上了雙眼…

「傅陽,我來了,你的傷好了嗎!」

林稚月活潑的聲音直接打斷了我們為數不多的親熱瞬間,溫欣的臉上紅紅的,又開始用憂鬱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彷彿我是一個臨陣脫逃的士兵,拿着槍卻不敢衝鋒。

林稚月沒注意到這些,走到我的面前,把買的東西放了下來,說:「你看看,這是我買的烤生蚝,這次我直接買了40個,夠我們吃了。」

她對溫欣笑得很燦爛,甚至有討好的味道,但是溫欣就笑得有些勉強了,不過她也站起來對林稚月伸出手,說:「對不起,之前的事我對你誤會了。」

林稚月估計也沒想到溫欣會主動道歉,握着手說:「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如果不是我的話傅陽也不會被捅傷。」

看着二人溫馨的握手的模樣,我欣慰的笑了,不過等她們鬆開手時,發現明明本該是白嫩嫩的手竟然呈紅色,莫非,是害羞導致的?

吃完了林稚月帶來的生蚝,我和兩位姑娘一起走在了火炬八街上,晴空萬里,天上沒有一絲雲彩,太陽把地面烤得滾燙滾燙;一陣海風刮來,從地上捲起了一股威海的熱浪,咸濕咸濕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感覺不到熱,因為身邊兩個姑娘的沉默讓我無暇顧及身上的照射的陽光。

也許是太尷尬了,我轉過身正準備活躍下氣氛時,看到林稚月用着她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而溫欣用她的獨有的憂鬱眼神看着我,我瞬間頭皮發麻,我有那麼好看嗎?

「那個,那個,要不我給你們去買瓶水吧,天氣也怪熱的。」

兩個姑娘都沒有理我,她們的眼睛一直都看着我,看着我,我被看的不好意思了,說:「你們別這麼看着我,怪嚇人的,我還是給你們去買水吧,你們去陰涼處等着我哦。」

我加緊步伐,跑到小賣部買了兩瓶水,向四周看了看,沒熟人,這才敢點上一根煙緩解壓力,隨着吞雲吐霧,煙霧開始環繞在我的周圍,我開始眼神迷離的看着天空。

末了,我把煙熄滅,丟進了垃圾桶,卻發現林稚月在我的旁邊看着我,我疑惑的對她說:「你怎麼來的這麼快,溫欣呢?」

「她…她回上海了,走之前還讓我給你帶句話,好好你照顧自己。」

我疑惑不解,溫欣怎麼一下子又要回去了,那丫頭還答應和我一起去看乳山銀灘的,我仔細想了想這幾天和我相處的過程,一直都是用憂鬱的眼神看着我,有時還會在我裝睡的時候偷偷哭泣。

「迎面走來的你讓我如此蠢蠢欲動…」

電話鈴聲打斷了我的思路,我看了看手機,發現是魏叔打來的電話,我拿起手機接聽,把手機放到了耳旁,過了一會,手機直接滑落在地,我感覺周圍的一切都在崩壞,耀眼的陽光再也不能驅散我心裏的寒意,我傻傻的站在那裡陷入了痛苦之中。

我爸所開的公司被人在前幾天舉報涉嫌詐騙,現在已經被抓去省里做調查,而且名下財產全被暫時凍結,溫欣家裡自從知道了我爸被審查的事後,立馬取消了聯姻,讓溫欣早日和我斷了聯繫。魏叔叫我這段時間就在威海,等這事風頭過了他會來接我。

我爸自從和我媽離婚時就不管我了,我也能感受到他和我媽在離婚時爭奪撫養權不是因為他愛我,純粹是我是一個男性,而作為他的兒子,他也會把他的事業放心交給我,可以說只有利益關係吧,但我爸的確也對我有養育之恩,面對他現在遭受的苦難,做兒子的我卻沒有一點辦法,心裏怎麼能不難受?

忽然一雙手從後背抱住我,是林稚月,她安慰道:「其實你去寫買水的時候,溫欣已經把這幾天發生在你身上的事都和我說了,你放心,有我一碗飯吃就有你半碗飯吃,一切都會有好起來的。」

我獃滯着被她抱住,好一會才緩過來。我爸現在被現在被抓去審查,我的未婚妻一下子就變成陌生人了,這叫什麼事,誰能回答我這叫什麼事?

我還是有點不相信,直到撿起手機看到魏叔剛剛的通話記錄,我才逐漸接受一切。

「那你說,溫欣她離開也是看不上現在的我吧,對嗎?也好,畢竟現在的我沒有能力給她物質上的滿足了,也好,也好…」

林稚月走到我的跟前,看着我的眼睛說:「傅陽,我相信溫欣不是這種人的,她叫這段時間我好好照顧你,還給了我一張銀行卡,說這些年你給她發的錢都沒有用,都在這張銀行卡里,裏面還有100萬,密碼是你生日。」

我精神開始恍惚起來,這些年每次她約我出去,我都會以忙為理由拒絕她,然後不耐煩的給她轉錢,以為她只是個物質的女人,卻從來沒想到她其實也是物質上不比我差的女人,甚至可以說比我更好。換句話說,她是真的喜歡我這個人,而不是圖我錢,用林稚月的話來說,我真的是個死人渣!

我對林稚月說:「丫頭,我現現在混亂的很,你先回去讓我一個人好好靜靜吧。」

「傅陽,哪怕全世界都不喜歡你了,我也會喜歡你的!」

「你說這是什麼話,我有那麼討人厭嗎?」

林稚月沒有反駁我,她強打着笑意的看了我一眼,說:「那我走了哦,你要好好的。」

林稚月走的時候對我做了一個打氣的手勢,然後緩緩離開,不過每走幾步都要回頭看我一眼,我就這麼靜靜的看着她消失在拐角處,失神了一會後,我苦笑着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拿出手機看了看微信,很多朋友都在安慰我,甚至我的好兄弟粟刀給我轉賬了10000元,我對每個安慰我的人都道了謝,沒有收錢,他們能有這份心我就很感動了。

夜晚,我開始拉着行李箱走出酒店,明白現在的我花錢不能大手大腳了,所以高檔酒店是不能住了,我得想個辦法去長期住個地方,順便再去找個工作。

我打了個電話給林稚月,問她這片地方有沒有什麼便宜點房子租,林稚月向我推薦了她家的民宿,美其名曰肥水不流外人田,便宜外人不如便宜她,每個月給500還管飯,甚至每三天還能享受三十個生蚝,我勉強着笑了笑,答應了下來。

於是迎着夜色,拖着行李箱,我坐上了去往雞鳴島的小船,月光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沙灘安靜的在月光下,海浪輕輕的吻着她,我靠在座位上,給林稚月打了個電話,告訴她我快到了,讓她來接我。然後掛了電話,壓抑着心中的痛苦,繼續欣賞着月色下獨屬於我的威海。


《雲深處的那片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