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 連載中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我吃兩斤米飯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老頭 張不二 懸疑驚悚

十八歲以前,張不二的人生平淡的沒什麼可說的,可自從十八歲那年,一個夢徹底將他平靜展開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章節試讀:

帶着疑問,我匆匆洗凈了身上的黑泥便去通知村裡人,最後趕去了劉老頭的家中。
到了劉老頭家,我便將情況與他說明。
劉老頭聽聞情況,輕嘆了一口氣:「這都是因果啊,你在此等我,我先進屋取些東西。」
我連忙點了點頭,但心中的疑惑又重了一分,怎麼劉老頭好像也知道一些事情?
不一會劉老頭取了個布袋出來跟我一起回到了我家中。
到了裡屋,,奶奶躺在床上,身上的衣物已經變成了厚重的壽衣,雙眼紅彤彤地凸現着,嘴巴以詭異的姿態張開着,猙獰異常,而爺爺正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抽着水煙,緊鎖着眉頭在思考着事情。
見到劉老頭到來,爺爺轉過身直勾勾得盯着他,半響才說話:「劉老頭,這事得你幫忙處理一下了,按村裡規矩我這邊不能出面。」
劉老頭點了點頭,把身上背着的布包放在桌子上面,從裏面拿出了銅錢、毛筆、畫筆、顏料等物品。
爺爺見劉老頭忙活起來,便拉着我走出廳外面,低聲對我說:「唉......不二啊,不要太難過,我已經通知村裡的人來幫忙了,你在家要幫忙一些。」
「那父親知道了嗎?」
奶奶去世,父親總要回來見最後一面的。
「通知了,你奶奶這一去,也是太突然了,他估計趕回來要兩三天。」
爺爺深深地吸了一口煙,見我點頭,又補了一句:「我先去一趟後山,你在家要聽你劉爺爺的話,他叫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不要多問。」
我看着臉色凝重的爺爺,還是將心中的疑問提了出來,奶奶現在去世這個不是頭等大事嗎,為何要去學校後山。
「昨晚的事情就是這後山出的茬子,不解決麻煩就大了,你奶奶去得也不安心。」
爺爺深深抽了口煙。
爺爺的話讓我微微一愣這昨晚的鬼跟後山有什麼關聯?
但沒等我問出口來,裡屋的劉老頭便喚起我來了。
「二娃,在外面作甚?
趕緊弄一盆熱水跟毛巾進來。」
爺爺擺了擺手讓我去幫忙,留了句「回來再講」,便匆匆地出了門,而我只能壓下心中的好奇去幫劉老頭打熱水先了。
劉老頭將毛巾將水擰乾後,敷在了奶奶的臉上。
「劉爺爺,這是幹啥?」
我發出疑問。
劉老頭邊敷邊向我解釋道, 「幫你奶奶清理一下身子,整理一下遺容,好讓你奶奶走的安詳一些。」
劉老頭的話,讓我心裏怪不是滋味,奶奶是我而死,而我什麼也做不了。
換毛巾的時候,劉老頭看到奶奶脖子上那兩個孔洞,眉頭擰成了個川字,還不停地嘆氣。
我看見劉老頭這模樣,忙問他「劉爺爺,有什麼奇怪的嗎?」
劉老頭擺了擺手沒回話,然後在奶奶臉前做了個手印,然後將奶奶的眼睛給掩了起來,然後又從口袋裡掏出一枚銅錢置於奶奶口中,然後輕撫下巴讓嘴閉合起來。
做完了這些,劉老頭才對我講:「二娃啊,今晚你跟着我守靈,等會兒先招呼等下來幫忙的人。」
不一會,村裡來幫忙的人都陸續來了,對於奶奶去世的事,大夥都表現得很難過。
奶奶為人友善,幫助了不少村裡人,所以也比較受大家尊敬。
眾人不斷得幫着忙活喪事的流程,沒一會兒,就到了半夜。
劉老頭看天已經夜深,將大家都給請了回去。
把眾人請回去後劉老頭便提個板凳坐在靈堂前,然後從他的布袋之中拿出桃枝,引魂燈,墨斗,黃紙符等物件擺在身前,邊對我叮囑,要看好棺前的引魂燈,不能滅。
我這看着劉老頭的架勢,內心惶恐不已,這不是電影里對付殭屍的傢伙物件嗎?
難道要用這些來對付我奶奶?
就這樣我帶着惶恐與不安守到了下半夜,空蕩蕩靈堂中寂靜無比,甚至能夠聽到香燭燃燒發出的滋滋聲,而劉老頭在旁邊已經打起了瞌睡,這樣的情形反而讓我不安的心微微放了下來。
我微微側了側身,準備瞌睡一會,結果一陣陰風突然颳起,不知道從哪傳出來的一聲貓叫把我嚇得瞬間清醒了起來。
狗驚魂,貓詐屍,這話我在電影中聽過無數回了。
我站起身來,四處尋找那貓的身影,看到那貓時嚇得我倒吸了一口冷氣。
那是一隻黑貓,渾身漆黑如墨,身無半兩肉腥,骨瘦如柴。
它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站到我奶奶半蓋的棺木之上,正詭異望着我,嘴角翹起似在發笑!
那神情看得我心裏直發毛!
我甩了甩頭,全當錯覺,舉起手來,作勢要將它嚇走,誰知那貓竟不為所動,轉過頭便要往棺木之中走去。
我頓時有些慌了,可不能讓這貓碰到奶奶屍體,我大罵著滾出去,然後連忙跑過去用力將那棺蓋用力一推,將其合上。
而貓似乎是感受到了威脅,渾身的毛豎了起來,驚叫一聲,直接一躍到了那靈位之上隨後便躲了起來。
這時劉老頭也被那貓的驚叫驚醒,見我合上了棺材,他大呼一聲:「壞了!
半棺要散氣三天三夜,你怎麼就蓋上了了啊!」
隨後轉身跑進了靈堂後面,翻找起什麼來。
我看着劉老頭的模樣氣不打一處來,心中暗罵這老頭一點都不靠譜,我把貓趕走了他才醒來,正要出言責怪他幾句時,身前的棺木之中響起了砰砰砰的敲擊之聲。
這聲音似打在了我的心臟之上,讓我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奶奶沒死?
抱着一絲幻想,我輕聲喊了句奶奶,但是棺木內只有指甲划過棺木跟「砰砰」的聲音。
我深吸一口氣,雙手用力,輕輕地挪開蓋子,我心裏還是覺得奶奶沒死。
但是還沒等我挪開,「嘭」地一聲,一股巨力從棺材板上襲來,棺材板夾帶着我瞬間被推得老高。
順着棺材的縫隙看去,奶奶的手正在用力地推着棺材板,那修長的指甲更是讓我不寒而慄。
詐屍了!
我想跑,但雙腿這時一點都不聽使喚,我只能死死得壓住棺木,嘴裏喊着奶奶,企圖讓奶奶停下來,但是效果甚微,棺材裏面的聲音越來越大,甚至整個棺木的劇烈震動。
這時劉老頭終於從靈堂後面跑了出來,手裡撰着一個鎚子跟幾個沾着血的釘子。
釘子我認得,那是棺材釘,又叫「子孫釘」,寓意着後代子孫興旺發達,還有一個說法叫鎮釘,震懾亡靈。
此刻我哪管什麼釘,就是現在老劉頭拿根鐵絲過來幫忙,我也對他千恩萬謝,起碼他沒跑掉。
「快壓住!」
劉老頭看到這陣仗也滿臉驚恐,趕緊喊我壓住棺材板,整個人也拿着鎚子趴在板上。
「咚......」劉老頭在棺木的震動下將釘子一顆一顆地釘在了棺木之上,隨着他的木釘一寸一寸地下去,棺木的動靜竟然神奇的慢慢消停了下來。
直到劉老頭手上最後一顆棺材釘打下去,靈堂也恢復了寂靜的狀態。
見棺木平靜了下去,我放開了雙手,直接癱坐在棺木之前大口大口得喘着氣。
劉老頭檢查完了棺木便過來將我扶到了一邊,給我接了杯水,我也慢慢從驚恐的狀態脫離了出來,忙問劉老頭怎麼回事。
「你奶奶生前是碰上了不幹凈的東西,受了氣,怒氣未消,本要半棺散氣三天三夜,方可化解的,但是剛剛黑貓引陰,你偏偏又蓋棺,形成聚煞之象,裏面是根草都能飄起來,何況是......」劉老頭捲起了一根煙,在我旁邊吞雲吐霧起來。
我心中的恐懼也伴着劉老頭的解答慢慢消去,心中不禁對劉老頭升起了一絲崇拜之意。
長夜漫漫,我靠在劉老頭邊上,盯着那盞引魂燈微微搖曳的火苗,困意再次湧起,就在我又打算瞌睡一會的時候,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
「咚咚咚......」 我渾身打了個激靈,這回頭髮都豎了起來。
又是半夜敲門聲。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