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斬赤紅之瞳,我以鮮血為帝
斬赤紅之瞳,我以鮮血為帝 連載中

斬赤紅之瞳,我以鮮血為帝

來源:google 作者:鮮魚遊子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吳浪 穿越重生 雷毆奈

「血液即貨幣,你的鮮血竟如此美味」黑幫混混改邪歸正之際,魂穿斬赤紅之瞳的世界,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吳浪表示「美色我要,權力我也要」「古老的輝煌會走向衰亡,但近乎不死不滅的我將帶着輝煌永世長存」「所以,先讓這腐朽與罪惡的千年帝都變成我的形狀吧」展開

《斬赤紅之瞳,我以鮮血為帝》章節試讀:

吳浪可是說到做到,樂於助人的人。

畢竟失去家中支柱的女人,在這罪惡的帝都生活可是很不容易的啊。

在毆卡妻子無助且寂寞的時機下,吳浪噓寒問暖無微不至,過程到結果,很輕鬆。

**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陰。

吾行曹賊之事,無需典韋相護。

身心爽利的吳浪回到城堡中,享受着莎悠的按摩服務,再次一陣舒爽後問道「莎悠,加邁爾的事情調查的怎麼樣了?」

放下酸澀濕潤的雙手,莎悠帶着幽怨的語氣回答道「主人,莎悠已經控制住了加邁爾的那些手下,在暗地裡已經完全架空了他的權利」

「根據調查,種種跡象表明,加邁爾是北方異族安插在帝都的商業間諜,專門賺取帝都的錢財然後支援異族對抗帝都的軍事力量」

「而毆卡則是異族安排在帝都的卧底,專門負責保護加邁爾的安全」

聽到這個信息,吳浪咧嘴一笑「相傳異族都是一群只知道動用武力的莽夫,看來不盡然啊~」

「間諜卧底這些事情,有直接的證據嗎?」

莎悠搖了搖頭,遺憾說道「沒有,估計在加邁爾的身上,比如賬本什麼的」

「既然如此,那麼是時候對加邁爾下手了」。

————

而另一邊,夜襲據點中,娜傑塔接到革命軍總部傳來的命令,一份暗殺名單。

飯桌上,娜傑塔召開了會議,說到暗殺名單時,旁邊的雷毆奈驚訝出聲。

看着眾人遞過來的目光,雷毆奈尷尬的解釋道「情況是這樣的,我接到一個女人的委託,目標和我們boss說的暗殺目標是一模一樣的的」

然後將一袋金幣放在了桌上。

金幣的碰撞聲讓塔茲米驚訝道「一個暗殺委託這麼賺錢的嗎?」。

對於塔茲米的問題,雷毆奈沉着臉回答道「那個女人只是一個普通人,能拿出一袋金幣,她應該付出了難以想像的代價」

「我在她身上聞到了石楠花和疾病的味道」。

然而天真無邪的純真少年,塔茲米再次問道「石楠花是啥味道?」。

然而沒等到解答,反而等來了雷毆奈正義鐵拳的毆打。

娜傑塔將金幣收下,然後正式說道「既然如此,那麼兩件事就一起辦了」

「塔茲米,你加入我們夜襲也有一段時間了,在布蘭德和赤瞳等人的訓練下你的實力可謂是突飛猛進,已經具備了執行暗殺任務的能力」

「加邁爾,毆卡,在這兩人中選擇一個作為你加入我們夜襲以來的第一個任務吧」。

餐桌上,夜襲眾人紛紛給塔茲米提出建議,分析目標人物的實力等等,以免塔茲米到時間溝里翻船,關心之情不予言表。

看着這股融洽的氣氛,娜傑塔溫柔的笑了笑,卻不知在他們據點外的一棵大樹上,一隻黑里透紅的烏鴉將一切都看在了眼裡。

通過烏鴉的視野共享,吳浪知道了夜襲行動的信息。

當晚,吳浪來到加邁爾的酒樓,加邁爾親自接待。

而吳浪靜靜的喝着酒,等待着夜襲的到來。

【再一次擊退夜襲,或者捕獲一名夜襲成員,想來用這種功勞應該能讓我的權力升一升吧】

【今晚,加邁爾死是肯定要死的,一個小小的商人,還不足以動搖我的功勞,而且他商業間諜的身份還能為我加分,說不定升爵也極有可能】。

就在吳浪想入非非時,夜襲如約而至。

一出場就不打算給吳浪反應的時間,雷毆奈帝具開啟,以最快的速度襲向加邁爾。

而赤瞳,拿着村雨做好了只要吳浪有妄動就隨時支援雷毆奈的準備。

然而雷毆奈以最快的速度攻擊而來的獸爪卻被吳浪穩穩的抓住。

肌膚相觸,吳浪邪笑道「親愛的雷毆奈小姐,我們又見面了,話說結婚的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啊?」。

「混蛋,色胚,放開我」然而不管雷毆奈如何掙扎都毫無作用。

彷彿吳浪的手和她黏在了一起一般。

就在雷毆奈無法之時,一道刀茫突然滑過,赤瞳操着帝具村雨一刀斬向吳浪的手臂。

看着空空如也的手臂,一個愣神的功夫,傷口上附着的詛咒符文迅速爬滿了他的整個身體。

雷毆奈看着這一幕,驚喜道「成功了」。

然後赤瞳疑重的說道「不確定,雖然砍中的感覺是實感,但他那操縱血液的能力我不認為這麼簡單就成功了」。

赤瞳剛一說完,吳浪的身體就崩壞成一攤血液,然後血液涌動,重新組成了一個無傷的吳浪。

看着赤瞳手中的太刀,吳浪調侃道「一擊必殺·村雨,真是可怕的帝具啊,像個怪物一樣」

「要不是我體內存有貨幣,不然剛才那一刀我就已經死了」

「哎~又浪費了一條命,看來我還是不夠謹慎啊。

看着連村雨都殺不了吳浪,雷毆奈深表懷疑道「你這個變態,難道你這傢伙真的殺不死嗎?」。

吳浪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不是的哦,人怎麼可能不死吶,只是你們殺的還不夠而已」

「也許再用那把刀砍我個幾百次,幾千次也許就能成功的殺死我了」

「所以,你們得好好的努力一下才行啊~」。

聽着吳浪用欠揍的語氣說著欠揍的話,雷毆奈簡直氣抖冷,被吳浪看上還真是她此時最大的不幸。

有吳浪在,她們的暗殺任務算是完不成了,赤瞳當機立斷對雷毆說道「走……」。

見兩人想跑,吳浪可不同意,攔住她們的退路後說道「兩位美人進入一名男人的房間,才幾分鐘不到的時間就要走,這要是傳出去,讓我怎麼做人」

「所以,為了我一個男人的尊嚴,在這夜色溫柔的景色里,就請你們留下來陪我吧」。

被村雨砍一刀卻沒事,兩人這才了解到吳浪實力的深不可測,不可力敵,雷毆奈和赤瞳以最大的速度往外跑去。

但說到做到的吳浪怎麼可能讓她們跑掉「沒有人~能從我手裡跑掉」。

一拳將一隻手握不住的雷毆奈打倒在地。

一腳將對A要不起的赤瞳踢飛老遠。

不給雷毆奈掙扎的機會,吳浪一口尖牙咬在了雷毆奈的脖頸處,貪婪的吸吮着鮮血的同時注入毒素。

毒素的注入使得雷毆奈渾身癱軟無力,只能羞恥的任由吳浪隨意擺弄,吸血的姿勢被變了又變。

隨着血液的流失,雷毆奈只感覺自己的一切被粗暴的奪走,融入了另一個人的身體中。

毒素的**感覺,讓她不由得收緊了雙腿,下身有一種感覺難以言表。

覺得自己變得不幹凈的雷毆奈,閉上眼,流下了屈辱的淚水。

《斬赤紅之瞳,我以鮮血為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