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小說›張陵雲仙兒
張陵雲仙兒 連載中

張陵雲仙兒

來源:外網 作者:至尊狂醫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至尊狂醫

三年前含冤入獄,父親慘死,背負一身血海深仇。 三年後意外獲得道祖傳承,化身仙醫強勢歸來,銀針救人,道法渡魂。 害過他的人,終將付出慘重的代價,且看他如何在都市中攪動風雲,走上巔峰!展開

《張陵雲仙兒》章節試讀:

慶陽市第一監獄。

「兒啊,媽沒本事,這些年讓你受苦了,還好明天你就能出獄了!」

電話那頭,一道沙啞的聲音傳來,不禁讓張陵鼻頭一酸。

「媽,是兒子不孝,讓您操心了!明天我自己回去就好,您就不用親自來接了。」

張陵知道,父親去世,自己坐牢,給母親造成多大的打擊,他實在不希望母親再為自己跋涉奔波。

「你這孩子說的哪裡話,我還要接上你,咱們去上炷香,跟你爸說說這些年的心裏話。」

張陵沉默了,父親臨終前的樣子,他畢生難忘,這些年也積了一肚子的話。

他嘆了口氣:「好,那我明天等你。」

掛斷電話,張陵身旁響起一道聲音。

「張兄弟,恭喜你,從明天開始就是自由身了。」

他側過頭,只見趙獄長滿臉微笑地看着自己。

「趙獄長,感謝你三年來給予我的幫助。」

可趙獄長卻裝作一副不高興的樣子:「跟我還這麼見外,當初要不是你妙手回春,我這會兒早就見閻王了,該說感謝的人是我才對。」

趙獄長這話倒是不假。

兩年前他應酬太多得了肝癌晚期,醫院已經不再收治,家人甚至連棺材都給他準備好了,沒想到卻被監獄裏的張陵給治好了。

不僅是趙獄長,就連其他獄警和獄友們身體的疾病,包括一些無法察覺的隱疾也都被他輕鬆治癒,因此這裡的所有人無不對他感恩戴德,甚至還給他送了一個仙醫的綽號。

趙獄長此時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金燦燦的銀行卡放在他手上。

「張兄弟,你幫助大家這麼多年,我們收入微薄也沒什麼好給你的。

「這卡里有十五萬,是大家一塊湊出來的,你可千萬別嫌少啊。」

「將來若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只要你一通電話,老哥我一定義不容辭。」

對於這筆錢,張陵的心裏本來是拒絕的。

但是想到出獄後沒有錢也是寸步難行,便沒有再推辭,直接將卡塞進口袋裡。

走出獄長辦公室,走道上的獄警和獄友們紛紛笑臉相迎,相熟的更是殷切地打着招呼,張陵也一一點頭笑對。

這時一名光頭獄友,手中拿着一個本子遞給他:「陵哥,這是所有弟兄們的聯繫方式,知道你不想欠人情,等弟兄們出來後,以後要是遇到什麼事了,就跟咱這幫老哥們打電話,保證幫你安排妥當!」

張陵一笑:「我在這裡謝過大家了。」

接着便對眾人鞠了一躬。

入獄三年,從最初的憤懣,到現在與這些「同窗」們有了難以割捨的感情。

但在監獄外頭,還有他不得不去解決的事情!

……

第二天,監獄大門外。

臨行前,趙獄長語重心長地勸誡道:「兄弟,聽老哥我一句勸,出去之後,切勿再衝動行事。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監獄大門關上的一剎那,張陵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目光中儘是凌厲的冷意。

三年前的遭遇仍在他腦海里歷歷在目。

當年他只是一個跟着父親學做藥材生意的大學畢業生。

一天父親帶他去藥材市場進貨途中,卻在路上遭遇車禍。

從車上下來一個名叫陳文傑的富二代,非但沒有絲毫的慌張,反而輕車熟路地叫保鏢殘忍的毒打他。

張陵被打的遍體鱗傷,鮮血滴在胸前的祖傳玉佩上,卻意外獲得張天師的絕世真傳,一瞬間醫道妙手,武道絕學,各種頂級修鍊心法全部灌入到他的大腦中去。

獲得傳承的他奮起反擊,以一人之力擊退了陳文傑和他的一眾保鏢們。

不料卻被對方指控傷人進了監獄,而陳文傑卻逍遙法外!

張陵被送進監獄的那一刻,父親也因為搶救無效而去世,可憐他連父親最後一面都沒能見到。

「陳文傑,你害死我父親,又陷害我入獄,我一定要讓你不得好死!」

他在獄中卧薪嘗膽,努力鑽研傳承法決,為的就是報仇這一天,修鍊三年來,他的醫道和武道修為都有了突飛猛進的增長。

站在監獄門口等了十幾分鐘,張陵不斷朝四處張望,卻依舊未見到母親的身影。

「媽怎麼還沒來,她向來說話算話的。」

張陵心中有些不安,連忙掏出手機,撥打母親電話卻一直無人接聽。

張陵神色猛然一緊,心臟彷彿被狠狠揪住,急忙去客運站搭車回家。

坐上通往老城區的大巴車後,他找了一個比較靠後的位置坐了上去。

客運站離家還有一段距離,他便閉上眼睛,利用這個空閑繼續運功修鍊起來。

車上陸陸續續上來一些乘客,有打工仔,有高級白領,還有拉着皮箱的學生。

這些他都沒有在意,仍舊全神貫注地打坐練氣。

忽然,一陣清脆悅耳的高跟鞋聲音傳來,驚醒了正在練功的張陵。

抬頭一看,只見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清純美女,婀娜多姿地向車子後方走來。

女人烏黑的長髮垂於腰間,整個面龐細緻清麗,出塵脫俗,不帶一絲人間煙火味。一身白色百褶裙,端莊高貴,文靜優雅,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纖塵不染。

還有那傲人的高聳和修長的美腿,更是恰到好處的襯托出身材的完美。

雖說修鍊功法以來,張陵已經有了很大的定力,即使監獄中三年不見女人都沒什麼。

然而眼前這個如此極品的美女,卻也使他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白裙美女俏臉上帶着乾淨迷人的笑容,如一道亮麗的風景一般,從上車以後便向後面娓娓走來,離他越來越近。

美女走到張陵的面前站定,一彎明月般會說話的俏眸望向他,像是要向他傳達着什麼信息。

然而令張陵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下一刻,白裙美女忽然靠在他身邊坐了下來,兩隻手更是猝不及防地親昵地摟住了他的脖子。

張陵一下子懵了,這美女什麼情況?

可美女忽然甜甜一笑,更是用極為清甜的軟糯音叫了一聲:「老公!」

《張陵雲仙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