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這個世子不靠譜
這個世子不靠譜 連載中

這個世子不靠譜

來源:google 作者:燕子樓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葉世離 殷雨晴 穿越重生

葉世離莫名穿越到另外一個世界,身懷極寒之脈,無法修行任何武學,然而他卻逆天改命,且看一個廢柴世子如何醉卧美人膝,最終問鼎天下展開

《這個世子不靠譜》章節試讀:

「卧槽?這他喵的……是哪?」

葉世離費力的睜開雙眼,發現自己此刻正躺在一張古樸而又華貴的木床上。

外面有微風吹來,熏香陣陣,輕紗漫舞。

渾身如同散了架子一般疼痛,葉世離掙紮起身。

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腦袋,一陣如潮水般的記憶瘋狂湧入腦海。

這個身體的主人也叫葉世離,是千夜皇朝離州藩王葉宗明唯一的兒子。

雖然身份顯赫,但是因為身患極寒之脈的緣故,這貨從小就是個病秧子。

多少太醫診斷過了,至多活不過二十五歲。

因為自暴自棄,這位離州世子荒淫無道,整日流連青樓樂坊,欺男霸女無惡不作。

或許是造孽太多,這次遭遇了刺殺,以致身受重傷。

這倒霉孩子……

葉世離此刻有點懵逼。

他前世只是個孤兒院出身在工地搬磚的吊絲。

記憶中自己因為討薪失敗爬上了塔吊——原本只是想嚇唬一下無良老闆順便引起輿論關注,沒想到失足掉了下來,一睜開眼睛就莫名其妙的魂穿到了這裡。

「主子,你醒了?」

正當葉世離哭笑不得,不知道感慨自己是究竟福是禍的時候,一道滿是驚喜的清脆女聲傳來。

葉世離循聲望去,入目的是一個豆蔻年華的少女。

雖然身穿女婢服飾,卻肌膚勝雪,明眸皓齒,十足的美人胚子。

此女名喚瓶兒,是葉世離的貼身侍女。

葉世離前世是個二十多年的單身狗,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牽過,眼睛一下子就有點發直。

媽蛋,以我現在的身份地位,想對這樣一個婢女做點什麼,那還不是為所欲為?

當然這樣的想法只是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葉世離雖然是孤兒院長大,但是受到的良好教育卻不允許他對一個未成年少女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出來。

人之常情的歪歪了一下,葉世離開口問道:「瓶兒,我睡了多久?」

「回主子話,您已經昏睡三天三夜了。」

瓶兒關切溢於言表,旋即彷彿想起來什麼似的,她手忙腳亂的就要把葉世離按回床上,急急說道:「主子,快繼續裝睡,你這次闖了那麼大的禍,王爺都快氣死了,說要打斷你的腿,要是被他知道你醒了,那可怎麼得了?」

「等會……」

葉世離莫名其妙,問道:「我又闖什麼禍了?」

「主子……你不記得了?」

瓶兒似乎有些難以啟齒,咬了咬牙,說道:「你毀了那林夕柔的清白,現在不僅是林家找王爺告狀,郭公子也要和你拚命呢!」

林夕柔?

葉世離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嬌媚女子,按照這具身體原主人的記憶,在被刺殺之前,確實是見過林夕柔一面。

不過那只是受邀前往。

林家乃是離州巨賈,除了明面上的正經生意,私底下也有些販賣私鹽等見不得光的勾當。

林夕柔的意思很簡單。

有一批私鹽被緊鄰離州的青州邊境守軍扣下了,她希望世子殿下能夠暗中出面斡旋一二。

葉世離索要的報酬是一株珍貴的草藥,而這份藥材最大的作用是壯陽……

世子殿下被酒色掏空,索要這種藥材合情合理。

雙方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發生,怎麼就成毀人清白了?

媽蛋,肯定是栽贓陷害!

葉世離頓時有些呲牙咧嘴,這事可真是麻煩大了……

要知道林夕柔可是和青鱗軍參將郭衡的兒子郭景煥有婚約在身,而且那位郭公子還是新晉不久的狀元郎,深得當朝天子厚愛。

而這也是葉世離雖然垂涎林夕柔美色卻一直不敢用強的最大原因。

如今一下子得罪了兩大權勢,其中一個還是朝堂之上的潛力股。

這要是不能證明自己是無辜的,就算是便宜老爹心疼他這個寶貝兒子,估計也保不住他的世子之位!

好毒辣的計謀!

「躺什麼躺,躲得過初一,躲得過十五嗎?」

葉世離狹長的眼眸眯起。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不管幕後的主謀是誰,總不能讓害我的人得逞。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

反正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怕個鳥?

想到這裡,葉世離冷靜道:「瓶兒,幫我更衣。」

「哦哦……」

瓶兒有些詫異的看了看自己的主子,直覺告訴她好像葉世離和以前有點不太一樣。

貴為世子殿下,吩咐婢女做事,哪有用「幫」這個字的?

……

……

不得不說,葉世離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還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

換好錦繡華服,葉世離看着銅鏡中的自己,劍眉星目,身軀挺直,當真是玉樹臨風。

這可比前世帥多了!

自戀了一番,葉世離拖着沉重的身體,由瓶兒攙扶着走出了寢宮。

剛剛來到便宜老爹議事的無念殿門外,葉世離就聽到裏面傳來女子的陣陣嚶嚶哭泣聲。

只聽一個男人唉聲嘆氣道:「王爺,小女雖然遭此大辱,可那畢竟是世子殿下,按理說,看上小女,那是小女的福氣。」

「但是……但是小女已和郭世侄有婚約在身。」

「世子殿下此番作為,實在是讓我林家難堪至極。」

「林某雖是一介商賈之流,可是今日斗膽,還請王爺為小女做主!」

殿內沉默了片刻,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沉聲道:「郭恆,郭景煥,你們父子倆也是苦主,可有什麼想說的?」

「末將追隨王爺出生入死十餘載,原本有些話是不想說的。」

「但是今日家門受辱,寒心之下,有些話也是不吐不快。」

郭恆帶着幾分怒意道:「世子殿下無才無德,若是繼續縱容下去,離州遲早會毀在他手裡!」

「王爺,臣下和夕柔從小青梅竹馬,早已發誓此生非她不娶,即便是高中狀元,皇上要將公主許配給臣下,臣下也未曾應允。」

郭景煥悲憤道:「可是如今,夕柔卻被世子殿下毀了清白,臣下別無所求,還望王爺替臣下主持公道!」

好傢夥!這一唱一和的,還真是配合默契!

門外偷聽的葉世離暗自冷笑。

一個哭泣不語。

一個卑躬屈膝。

一個不卑不亢。

再加上一個用情至深。

這一番操作下來,不就是為了要罷黜老子的世子之位么?

老子穿越到這個世界的榮華富貴還沒好好享受呢,豈能讓你們輕易得逞?

《這個世子不靠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