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至尊歸來星河動
至尊歸來星河動 連載中

至尊歸來星河動

來源:google 作者:愛蝦的魚 分類:玄幻

標籤: 葉瑤 楚痕 玄幻

十五歲那一年,楚痕被奸人陷害,體內的經脈骨骼碎了大半,只能靠爬行前進……若非葉瑤展開

《至尊歸來星河動》章節試讀:

聖星王朝,霖炎城!
這是一座尤為繁華的城池,白天車水馬龍,人流如川。
夜晚歌舞昇平,燈紅酒綠。
再加上霖炎城的地理位置比較靠近帝都,這更是令此城昌盛繁榮。
初春將至,本是萬物復蘇。
可霖炎城卻是迎來了初春前的最後一場大雪。
漫天飛舞的雪花仿若潔白的鴻羽,紛騰於霖炎城的各個角落。
銀裝素裹,白皚皚的一片。
那瑟瑟的寒風,如若鬼怪咆哮。
冰冷的寒風就像是刀子般刮在臉上生疼。
風雪交加的夜晚,偌大的街道空蕩蕩的,異常幽靜。
可就在這時,一道狼狽不堪的人影正在地面上緩慢的挪動。
只見那人竟是整個身體都趴在地上,挪動的方式卻是以四肢的關節在地面爬行。
厚厚的積雪層中,在他的身後被拖出了一條條長長的拖痕。
潔白的冰雪,被殷紅的鮮血染出了一片刺眼的色彩。
這是一個大約十五六歲,相貌清秀俊朗的少年。
五官英挺,輪廓堅毅,一雙漆黑如墨的瞳孔中涌動着無盡的怒火和仇恨。
那是一種源自於靈魂的憤怒,出自於骨子裡的仇恨。
少年的面容蒼白如紙,牙齒死死的咬着嘴唇。
嘴角不斷的有鮮血淌出,血滴還未落到雪地中,就已經是結成了紅色的冰晶。
他體內的經脈骨骼斷碎了大半,就連手筋腳筋也被人挑斷。
這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仇?
會將一個人置害到如此地步?
「楚痕哥哥……」 驀地,一道充滿了焦急慌張的清脆聲音摻雜着寒風襲來。
下一瞬間,一個嬌柔的倩影直接是撲倒在少年的面前,這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女,唇紅齒白,肌膚如雪,一雙大眼睛噙滿淚水的看着眼前的落魄少年。
「楚痕哥哥,你怎麼變成這樣子了?
柳驍那個該死的混蛋,我葉瑤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望着少女焦急而又憤怒的樣子,少年的嘴唇微微觸動了兩下,眼神中湧出幾分複雜。
少年名叫楚痕,為『少宗學院』的四大天才之一。
少宗是霖炎城規模最大的『少年學府』,所謂的少年學府,是專門為弱冠之年的小輩傳授啟蒙武學的地方。
等到了一定的年齡之後,少年學府的學員將會參加離院考核,並踏進高等武府。
從而真正意義上的踏上武道一途。
再有三個月,楚痕就要參加高等武府的考核了。
據說今年前來霖炎城招收學員的還是赫赫有名的帝都五大高等學院之一的『帝風武府』。
原本作為少宗四大天才之一的楚痕,要進入帝風武府,幾乎沒有半點困難。
可沒想到,不測風雲竟是沒有任何預兆的降臨在楚痕的身上。
…… 今天傍晚時分,楚痕同平常一樣,練完必備修行功課之後,準備回去休息。
但這時他卻是接到一封信件,信上的內容是要其前往學院南邊的『楓挽亭』一會。
看着那熟悉的字跡,楚痕並未多想,直接動身前往。
可等他到達楓挽亭,見到的並非信中人,而是另外一個長相柔弱的少女。
還不待楚痕向對方詢問其中的緣故,那個柔弱的少女竟是將她自己的衣裙扯碎了,並且抱住楚痕大喊救命。
楚痕措不及防,尚且來不及爭辯。
一伙人隨之出現,而這夥人為首的那位不是別人,正是少宗四大天才之首的柳家大少爺,柳驍。
看着柳驍那戲謔的得意笑容和哭的梨花帶雨的柔弱少女,以及周邊一個個憤怒的眼神……楚痕明白自己被陷害了。
這是一個無比的低劣簡單招式,但『人證物證』俱在,令楚痕掉進黃河也洗不清。
緊跟着,更為殘酷的打擊接踵而至。
四大天才之首的柳驍二話不說就對楚痕出手。
柳驍有着開脈境七階的修為,而楚痕只有六階。
再加上前者擁有『獅力武體』的血脈界限。
更何況遭此陷害的楚痕心神大亂,不僅很快就敗於柳驍之手。
爾後更是被震碎了人體九條主要武脈,還被挑斷了手筋腳筋。
…… 這對於意氣風發的天才來說,簡直就是個慘無人道的毀滅性打擊。
事後,柳驍聲名大噪,被霖炎城眾人表以稱讚。
而楚痕卻是被逐出了少宗學院,並承受着比死還痛苦的磨難。
…… 「楚痕哥哥,你放心,我一定會治好你的,我們葉家有很多的靈丹妙藥……」葉瑤的淚水不停的在眼眶中打轉,她試着扶起楚痕。
可是手腳筋脈都被廢掉的楚痕,根本就起不來。
葉瑤已經被急哭了,連忙朝着一個方向大聲喊道,「姐姐,楚痕哥哥在這邊,你們快點過來啊!」
「沙沙……」 腳步踩在積雪中發出的聲音由遠至近的傳來,只見一個年輕漂亮的少女朝着這邊走來。
少女披着一件白色的貂裘大衣,烏黑的長髮,五官精巧,盡顯貴族氣質。
在她的身後還跟着四五個氣勢凌厲的守衛。
「姐姐,你快點救救楚痕哥哥……」葉瑤的眼中泛着一絲光亮。
氣質高貴的少女輕輕的嘆了口氣,隨之取出一個精緻的小瓶,「小瑤,把這個給他服下,可以緩解傷痛。」
「好,好……」 葉瑤連忙接過小瓶,從裏面倒出幾粒渾圓的褐色藥丸,並送到楚痕的嘴邊,「楚痕哥哥,快把它吃了。」
然,楚痕卻是絲毫不予理會對方,一雙深邃的眼神,盡顯冰冷的直視着氣質高貴的少女。
葉瑤被楚痕的樣子嚇了一跳,在她的印象里,楚痕從來都不曾對姐姐流露過這種眼神。
氣質高貴的少女淡然的望着對方,平靜的說道,「楚痕,我知道你是一時糊塗,以後希望你能改過自新,好好的當個普通人。」
此言一出,葉瑤卻是以不可思議的目光看着她,「姐姐,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呢?
你知道楚痕哥哥的為人,他是不可能做出那種事的。
他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你啊!」
他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你啊!
氣質高貴的少女的神情依舊淡漠,「這些已經不再重要了。」
「呵呵……」楚痕突然間笑了,卻是一種不屑的冷笑,其嘴唇微微觸動,聲音冰寒如刀,「葉悠大小姐,陷害我之事,也有你一份功勞吧!」
什麼?
「怎麼可能?」
葉瑤忍不住的脫口而出,「楚痕哥哥,你不能冤枉姐姐,姐姐是不會害你的……」 楚痕的眼神仍舊冰冷,尖銳的如同屋檐下的冰錐。
「葉悠大小姐,約我去楓挽亭的那封信是你寫的。」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楚痕哥哥,你肯定弄錯了,那絕對是有人冒充姐姐的筆跡寫的那封信……」 葉瑤急的眼淚不停的往下掉。
在少宗學院,她最依賴的人是姐姐,最崇拜的人是楚痕。
葉瑤的心裏,早就把楚痕當作自己未來的姐夫了。
可眼前的這種情況,令她由衷的感到害怕。
楚痕的雙眼有些猩紅,這是怒,絕對的怒,冰涼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葉悠那張美麗的臉龐。
「信是別人偽造的,我可以相信。
但是柳驍他們陷害我的時候,你葉悠也在楓挽亭……你人可以隱藏,但是身上佩帶的薰花荷包香味出賣了你。
你藏在暗處眼睜睜的看着我被柳驍廢掉經脈,你還敢說你跟此事沒關係?」
楚痕幾乎是吼出來的,如同野獸咆哮。
旁邊的葉瑤被嚇蒙了,無力的跪倒在冰冷的雪地中。
葉悠的眼眸閃過一絲淡淡的情緒波動,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她再看向楚痕的眼神中,隱隱的多出了幾分可憐,這種可憐,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王孫貴族看待路邊的乞丐一樣。
而這種眼神,更像是一柄尖刀直入楚痕的心臟。
他多麼希望聽到葉悠爭辯幾句,他多麼希望葉悠為她自己辯解,辯解那不過是柳驍的陰謀,她沒有參與這件事,是楚痕誤會她了。
但是,葉悠沒有這樣做。
她根本就不用解釋,因為沒有這種必要。
她是葉家的大小姐,也是少宗四大天才之一。
此刻的楚痕,在葉悠眼裡,同王孫貴族眼中的乞丐沒什麼不同。
兩人的差距如此之大,又何須解釋?
「念在以往相識一場的情分上,我會派人去通知將軍府的人過來找你……」 葉悠淡漠的語氣中,盡顯傲然。
楚痕上下牙齒咬的咯咯作響,喉嚨滾動,冷冷的吐出一個字,「滾!」
「你好自為之吧!」
葉悠柳眉輕蹙,當即沒有再多看楚痕一眼,轉身即走。
一旁的葉瑤連忙慌亂的喊道,「不,姐姐,不能把楚痕哥哥丟在這裡,他會沒命的……」 「葉瑤小姐,我會立刻通知將軍府的人來找他,你不必擔心。」
不待葉瑤把話說完,兩個護衛卻是強行將其帶走。
而在臨走之際,其中一個護衛以極度厭惡鄙夷的目光蔑視着楚痕,「哼,你還當自己是少宗學院的四大天才之一呢?
殘廢樣的東西,也敢詆毀我家小姐,我呸!」
護衛一口啐在地上,接着不屑的轉身離開。
葉悠一行人很快消失在夜幕中,葉瑤的哭鬧聲也逐漸的隱匿。
楚痕的眼神愈發尖銳。
…… 臨近葉家的大門。
葉悠突然間慢下了腳步,並示意幾個護衛帶着葉瑤先進去。
「咻!」
當剩下葉悠一人的時候,一道年輕的身影隨之出現在其身後不遠處。
「嘿嘿,恭喜葉悠大小姐擺脫了那個殘廢。」
輕浮的笑聲令葉悠不由的蹙起了眉頭,「柳驍,你來就是說這些風涼話的?」
這年輕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少宗的天才之首,柳驍。
修長的身材,意氣風發,英武的眉宇間盡顯張狂傲然。
「嘿嘿,葉悠大小姐,我替你擺平了楚痕,你不給我點獎勵?」
「我沒有讓你廢掉他的修為。」
葉悠冷冷的說道。
「但是你也沒有阻止,這就表示你並不反對我這樣做。」
柳驍臉上泛起玩味的笑容。
葉悠眼神微冷,不再理會對方,轉身即走。
緊接着,柳驍再次說道,「我來是要告訴你,三個月之後的『帝風武府』考核盛典,就在你葉悠大小姐的生辰宴會上舉辦。
這下你可滿意?」
葉悠的腳步稍稍停頓了一下,面色也緩和了不少,接着獨自回到了家門。
「嘿嘿。」
柳驍得意的笑了一聲,旋即身形一動,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 雪越下越大,寒風冰冷徹骨。
還是那條街,還是那個少年。
只不過之前他身後的那條痕迹,早已被厚厚的冰雪所掩埋。
楚痕移動的速度越來越慢,身體的溫度也越來越低。
那俊秀的面孔,已然是有些泛青,原本那疼痛無比的四肢和身軀,變的麻木,感受不到半點知覺。
突然間,一道修長的身影卻是走到了楚痕的面前。
楚痕抬起頭,映入眼帘的是一張溫和的中年男子的面孔。
這是一張陌生的面孔,男子的相貌談不上英俊,但看上去令人感覺非常的舒服,尤為的順眼。
淡雅從容的氣質從眉宇間流露。
男子目光如池水般平靜的望着前方的少年,嘴唇微動,輕輕的吐出幾個字。
「你的命,很不好。」
你的命,很不好…… 這聽上去並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彷彿就是漫不經心的一句話。
楚痕的嘴唇微微顫抖了兩下,卻是沒有理會對方,更沒有向對方求救,而是倔強的撐着殘軀爬開。
筋疲力竭的楚痕,只覺自己的身體有着萬斤重。
僅僅只爬了兩米不到,他就因為力竭而倒在地上。
楚痕艱難的反轉過身,任由那冰涼的雪花落在臉上。
意識越來越模糊,楚痕緩緩的閉上雙眼。
「柳驍,若我楚痕今日不死,來日必定要你全家,滿門,哀傷……」 (新書首發,時隔一個月,風雨同舟,再戰江湖!
還懇請兄弟們多多收藏,有條件的點個打賞,別讓粉絲榜太難看了,魚魚在這裡多謝兄弟們的鼎立支持。
至尊臨世,神王歸來!
支持至尊神圖的兄弟們,還請一如既往的支持神王。
兄弟們,新書第一天,有什麼樣的成績,全看你們的了。
至尊歸來動星河,武極神王戰諸天,沖啊!



《至尊歸來星河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