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重生被九叔撿回茅山
重生被九叔撿回茅山 連載中

重生被九叔撿回茅山

來源:google 作者:源軒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源 源軒逸

帶着伴生靈器九九元陽寶葫蘆的林源意外重生到妖魔鬼怪遍地的殭屍電影大世界,被年輕時候的九叔撿回茅山,既然讓我來到這個世界,那必然要與妖魔不共戴天!本來以為僅經歷一些電影劇情,縱橫自如,可這個世界哪有那麼簡單!展開

《重生被九叔撿回茅山》章節試讀:

一晃4年過去了,彼時的小娃娃林源,長成了兒童林源。 茅山上的自然風光清新秀美,山區形勝獨特,枝繁葉茂,景色迷人,山不高卻雅緻,水不深卻清澈,山林滴翠,草木芬芳,但見一絲薄雲在林間繚繞,山上的樹木閃爍着水晶般的光。

林源端坐在無極殿偏殿門口的台階上,一眼就可以望見遠處的景色,這裡也是他最喜歡呆的地方,無他,因為他轉遍了茅山,發現這裡的風景他最喜歡。

源於後世已成年,雖然此身是孩童身,但他一點也沒有平常小孩子的調皮搗蛋,一直安安靜靜的,不哭不鬧,滿茅山上至掌門,下至雜役都很喜歡他,畢竟一個長得漂漂亮亮,又乖又可愛的小孩子,誰能不喜歡? 「丹陽,丹陽」遠處傳來蔗姑的呼喚聲,自從掌門把林源交給蔗姑負責,蔗姑又實在喜歡這個小娃娃,直接接過撫養的責任,盡心儘力的照顧林源,可謂直接把林源當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樣照顧,所以林源也特別喜歡蔗姑,從她身上體會到了母親的感覺。 「師姐,我在這裡」林源回復,在林源還是2歲會走路的時候,掌門直接收林源為關門弟子,排行第七,與蔗姑按照山門劃分實為同輩。 「你又跑這裡看風景了,也不知道這風景有什麼好看的,天天看還看不膩啊」,說著,蔗姑從布袋裡拿出一條毛巾擦了擦林源的小臉,「洗洗臉,跟我去見師父!」 「師父他老人家有什麼事找我嗎?」林源奇怪的問道,要知道,林源雖然被掌門收為關門弟子,可2年過去也沒傳他什麼東西,就傳了一呼吸法,讓他慢慢調整平日的呼吸,形成自然習慣,說是他太小了,先打打基礎,其他的等他大一點再說,他也問過要幾歲才可以?師父每次都是捏捏他的臉沉思着說,看情況吧。

「嗯,師父說你可以開始學法了」蔗姑也一臉高興的說到。

「真的啊,師姐你不會騙我吧!」

「師姐怎麼會騙你呢,快去吧!」,蔗姑一說完,林源張腿就跑,終於可以修鍊了,知道這個世界存在妖魔鬼怪,且由於軍閥混戰,到處死人,邪門怪異可謂越來越多,他就特別沒有安全感。 對於修鍊非常上心,呼吸法也早就被他練至大成,形成肌肉記憶,行走坐卧都是呼吸法,加上他的九九元陽寶葫蘆無時無刻的孕養,他的體質跟資質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雖然寶葫蘆裏面經過多年孕養積攢了一些純陽丹,他自己也灌了很多水進去孕養了很多的純陽水,可是他太小了,又沒有開始修法,自己屬實不敢吃,要是法力迅猛直接把他撐爆了,他命可是只有一條,還是苟一點,穩一點,慢慢來。 剛跑到掌門大殿,就看到他幾個師兄跟師父都坐在椅子上,似乎都在等他一樣。 「我們的小丹陽來了啊」,掌門笑眯眯的招呼他過去。

「師父,各位師兄」林源很有禮貌的問好。 掌門滿意的看着陳承,待蔗姑進入大殿坐好後,說道:「嗯,你們幾個今天到時都聚齊了,平日里各忙各的任務,下山行走的行走,今天既然到齊了,剛好一起說了。」

說完看看來到身邊的林源,「這是為師2年前收的關門弟子,為師給他取道號丹陽,來丹陽,見過幾位師兄。」

「這是你大師兄石堅」,林源也就是丹陽,抬頭看看大師兄。

「這個就是後來的大反派石堅啊!」

此時的石堅風華正茂,年輕的臉龐一臉和善的望着他,看着大師兄那酷似後世演員劉洵的臉,並沒有看出後世電影里那冷酷無情的感覺。

實際上,平日里他也聽說過大師兄的事迹,此時的大師兄在門派里名聲出奇的好,並沒有什麼無情的口碑,反而樂於幫助師弟們,對於請教的師弟都大方指導,而且陳承看他的表情,一臉和善的微笑,親和力十足。

「不對啊,那後期怎麼搞成那個樣子了。」

「這是你二師兄千鶴,剛從外門回來。」

千鶴一臉疲勞的說了聲「小師弟!」

「這就是專門打巔峰賽的千鶴啊,生前大將軍,邊疆皇族,吸食過道士血,天雷渡劫,戰鬥場地還是陰氣極重的雨天,這殭屍buff都頂破天了,他在天無時,無地利,人不和情況下還能和殭屍打個五五開,最後還是自我了斷的,要知道殭屍怎麼可能放過敵人,所以大概率是感覺千鶴還有能力弄傷他,所以才溜了。」

說道千鶴,門派里一直流傳他名字的來歷。說是他小時候家裡姐姐教了他疊千紙鶴,他那個時候情竇早開,喜歡隔壁豬肉佬的女兒。 於是偷了好多家廁所的草紙疊了一千隻千紙鶴,送給那個豬肉佬的女兒,想討她歡心,結果被女孩一把火燒了,還臭罵了他一頓,說原來是他偷得廁紙,害的她在茅廁蹲了一個下午,沒有廁紙用,然後千鶴來了茅山拜師學藝,無意泄露了這個事情,還沒幾天就被傳的滿茅山都是,師父一想,你不是疊千紙鶴嗎?那乾脆就叫千鶴得了。

「這是你三師兄鳳嬌,這個你應該很熟悉了,你就是他救回茅山的。」

現在的林鎮英才入門6年,他是16歲拜入茅山,本名林鳳嬌,師父給道號鎮英,因為感情問題入了道,後世看過電影的林源知道,因為米琪蓮,本來兩個人應該是兩小無猜的,米琪蓮也喜歡三師兄,但是無奈三師兄過於遲鈍,一直沒有將心裏的感情表露出來,以至於傷了米琪蓮的心,恰巧同村林威善於花言巧語哄女孩開心,橫刀奪愛,米琪蓮就嫁給了他,這是三師兄自己講的,至於是不是就不清楚了。

「這是你四師兄四目」四目笑嘻嘻的對着林源擺了個『耶』的手勢。

四目師兄本名陳志桃,原本並不近視,但因為一次修鍊道家天眼神通,走叉了眼部經脈,導致眼睛高度近視,雖然神通修成但眼睛卻恢復不過來了。

「這是你五師姐蔗姑,算是你最親近的人了吧?」

蔗姑本名林折枝,跟三師兄算是鄰村,比三師兄小2歲,跟着三師兄一起拜入茅山,當時一起的還有十幾個同村的,最後只有他跟蔗姑兩個人有修行資質,留下來了,起初因為鄰村的原因互相比較親近,誰知到親近的多了,蔗姑漸漸喜歡上了三師兄,展開了追求。

「這是你六師兄諸葛孔平,不過他算是為師記名弟子,乃是諸葛孔明第十八代傳人,不歸茅山正統,他家家傳的學問就夠他學一輩子了,拜入茅山乃是他家祖上恩怨,拜入我山門實為避難。」

「對了,你還有一師妹,喚作白柔柔,為本門二長老李英門下唯一的徒弟,現如今在山下替蔗姑打理靈嬰,以後有機會蔗姑會帶你熟悉,因非掌門弟子,所以按輩分你應算她師哥。」

「本門目前除掌教以外,共有長老兩位分管藏經閣、後勤、宗門法規等事宜的嚴鉻長老以及打理外門弟子、田產、酒樓等相關事宜的李英長老,除去為師真傳弟子7位,其餘正式弟子三十二名,外門弟子上千分散各地,用以經營各地田產、農田、酒樓、車馬行,以及對於我們茅山弟子最為重要的米鋪,這些事情向後你都會一一了解」掌門師父對林源說道。

「是我理解的那個諸葛孔平吧?」林源細想想,貌似確實有看過這個電影,看看六師兄,現在的身材還沒到後世電影里那麼胖,不過已經有點發福的趨勢了。

「各位也應該好奇為師為何還要收丹陽為關門弟子」掌門頓了頓,「實乃丹陽資質世所罕見,純陽體對我茅山也大有益處,所以為師今日召集你們,就是要傳給他純陽絕學。」

「師父,你怎麼從來沒說過咱們還有啥純陽絕學啊?這個不是龍門派他們的鎮派絕學嗎?咱們怎麼會有?」四目疑惑的說道,其他幾師兄弟也疑惑不解。

「哎,此事也非絕密,只不過少有人知。」

「龍門派原乃純陽道祖呂洞賓的傳承之一,傳承純陽祖師的《純陽金丹修法》以及《純陽劍經》,至於《天遁劍訣》早在幾百年前就失傳了,龍門派實際已經名存實亡了。」

「此事說來是我正道修行門派的遺憾,30年前一邪魔引爆了龍門派鎮壓了幾百年的一大魔頭,具體如何做到的現已不得而知,只知道從那以後龍門派便再也沒有傳人出世。」

「現今末法時代,實際各派絕學傳承早就不是不傳之秘,各家各派都有正道門派的絕學副本留存,此事還是天師道牽頭聯合正派協商事宜,已在為師師祖那個年頭就開始實行了,為的就是讓祖宗留下的絕學不至於失傳絕跡,但哪怕如此,還是有大部分絕學就此失傳」掌門嘆息的半響。

「其他隱秘藏書閣就有,你們平時只注重修法,對此修行界隱秘漠不關心,今後如何在修行界行走。」

「丹陽資質絕佳,分屬純陽,正適合純陽絕學」掌門說完看了幾眼幾個徒弟。

「因丹陽純陽體的原因,在其沒有我批准出師前,任何人不得帶他下山行走,他的純陽體,極為吸引陰邪鬼物,對此類邪魔外道乃是大補良藥,非我茅山山門隔絕大陣無法阻擋。」

「是」幾位師兄答道。

《重生被九叔撿回茅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