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重生後每天打臉白蓮花
重生後每天打臉白蓮花 連載中

重生後每天打臉白蓮花

來源:google 作者:南宮玥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南宮玥 武俠修真 蕭奕

【爽文,雙處,一生一世一雙人,男主身心乾淨,互寵+腹黑,歡迎入坑】前世,南宮玥是被自己坑死的她出生名門,身份尊貴,得當世神醫傾囊相授,一身醫術冠絕天下她傾盡一切,助他從一介皇子登上帝位,換來的卻是一旨滿門抄斬!她被囚冷宮,隱忍籌謀,最終親手覆滅了他的天下一朝大仇得報,她含笑而終,卻未想,再睜眼,卻回到了九歲那一年嫡女重生,這一世,她絕不容任何人欺她...展開

《重生後每天打臉白蓮花》章節試讀:

  南宮玥抬頭望去,是老夫人蘇氏身邊的一等丫鬟冬兒。

  「正好我也有事要見老夫人!白露,你跟我一起來!」南宮玥強壓住怒意,攙扶着娘親,跟在冬兒後面。

  由冬兒領路,南宮玥、林氏和白露來到了榮安堂,由正堂拐進了東次間。

  不算新的紫檀直欞三圍屏羅漢床上,坐着一個五旬出頭,頭髮略顯花白的老婦人,一雙銳利的眼睛裏,透露着嚴厲與精明,嘴角帶着一絲驕傲。

  雖然南宮家已經不復前朝時的榮耀,但是這抹驕傲始終掛在蘇氏的嘴角。

  南宮家,乃當世四大家族之一,從前朝起,每代都有子孫入仕,曾出過三位首輔、四位封疆大吏,其餘更是不計其數。

  三十年前,大將軍韓鳩聯合外族蠻夷將前朝覆滅,韓鳩登基為皇。

  南宮家前任族長南宮皓不願臣服新皇,毅然隱世。

  但是,南宮家曾為權臣,又是南方士林的表率,因而先帝韓鳩駕崩後,新帝韓龍云為向天下士林學子示好,便下旨令南宮家新任族長南宮秦出仕,為從三品御史大夫。

  南宮秦本欲繼承先父遺志隱世不出,卻反抗不了母親蘇氏,最終他們在蘇氏的主導下,舉家又遷回了王都。

  而這正是一切悲劇的開始!

  南宮玥深深地看着蘇氏,她這個祖母從不曾喜愛自己。

  「見過祖母(母親)!」南宮玥與林氏齊齊地對着蘇氏福了個身。

  蘇氏的右手側,站了一個婦人。
她正是大伯父南宮秦的夫人,南宮玥的大伯母——趙氏。

  蘇氏的左手側,則站了一個七八歲的小姑娘,長相非常可愛,正是南宮玥前世今生的宿敵——白慕筱。

  蘇氏乾咳了一聲,問:「林氏,我剛剛聽說昕哥兒落水了,現在可好?」

  林氏恭敬地答道:「母親,昕哥兒已經醒過來了,雖已無大礙,但還需要吃上幾天葯,靜養幾天。」

  頓了頓,她又道,「母親,昕哥兒落水一事……」

  誰想蘇氏突然打斷了她:「昕哥兒落水一事,我已經聽筱姐兒說了,都是兩個孩子嬉鬧之時,昕哥兒不幸落水。」

  聽蘇氏的口氣顯然是想偏幫外孫女白慕筱,想把南宮昕落水之事以簡單的意外帶過。

  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南宮玥正想說什麼,卻聽林氏已經憤然道:「母親,您怎麼能聽信筱姐兒一面之詞,分明是她把昕哥兒推下水的!」

  說著,她側身指着身後的白露道,「這個白露是花園中修剪草木的丫鬟,當時是她親眼看到的。」

  剛才南宮玥已經把事情經過都給林氏說了一遍。

  白露哪裡見過這樣的大場面,渾身直發抖,幾乎語不成句:「奴……奴婢確……確實看到……」

  「祖母,二舅母,筱兒不是故意的。」

  白慕筱一下子眼眶盈滿淚水,委屈地哭得梨花帶雨,「筱兒只是借昕表哥編的貓兒一看,可是昕表哥非要奪回,筱兒只是輕輕推了一下,昕表哥被一顆石子崴了一腳,就跌下去了……」

  南宮玥冷冷地聽着,真是巴不得衝上抽她一巴掌。

  同時也覺得現在的白慕筱果然還嫩着,若是前世的她,定然打死不會承認是她推南宮昕下水。

  「筱姐兒,別哭了。」

  蘇氏一臉寶貝地將白慕筱抱在懷中,但對着林氏卻是臉一黑。

  「林氏,筱姐兒已經說了這只是意外,你還想怎麼樣?現在昕哥兒已經沒事了,你又何必揪着不放!」

  她一臉肅然地盯着林氏和南宮玥,那深沉的目光威嚴凌厲,目光所落之處,彷彿空氣都凝結了一般,讓人不敢直視。

  可是南宮玥卻是不躲不避,經歷兩世的她,連帝王之威尚且不懼,更何況蘇氏。

  前世,幼時的南宮玥不懂祖母為何不喜歡娘親和自己,直到後來長大,她才知道原來娘親並非祖母看中的兒媳,只是因為爹爹喜愛娘親,祖母才勉強接受罷了。

  林氏氣得臉頰通紅,卻因為蘇氏是她的婆母,只能壓抑心頭的怒火,道:「母親,昕哥兒被救上來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呼吸,怎麼能用『意外』兩個字一筆帶過!?」

  這時,趙氏突然上前幾步,優雅地走到林氏身邊,溫和地勸道:「唉,弟妹,我知道你愛子心切,可是母親說得沒錯,筱姐兒也不是有心的……」

  「大嫂……」林氏受傷地看着趙氏,她一貫尊敬大嫂,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大嫂竟說這種風涼話。

  「二舅母,都是筱兒的錯!」

  白慕筱突然大叫起來,臉上布滿淚痕,煞是可憐,「二舅母,既然昕哥兒因為筱兒遭了罪,筱兒願意用同樣的方式自懲!」

  說著,她拉着裙子朝左手邊的側門跑去。

  「筱姐兒!」蘇氏激動地叫了起來,忙吩咐身邊的丫鬟,「冬兒,快攔住筱姐兒!」

  「冬兒姐姐,等等我!」南宮玥有意無意地攔着冬兒,也跟着追了上去。

  榮安堂的後院就是一處小小的池塘,白慕筱衝到池塘邊,腰桿挺直,顯得她出塵,清高,遺世而獨立。

  「二舅母!」白慕筱一臉悲切地看着林氏和南宮玥,「你不用阻攔筱兒,這都是筱兒自願受懲!」

  南宮玥心裏覺得諷刺,可是嘴裏卻說著:「筱表妹,你可千萬別衝動,小心滑下去……」

  說著,她奮力朝白慕筱跑了過去,右手一把抓住對方的左手腕,而左手飛快地拿出原本藏在袖中的繡花針,快速地在對方胸口的膻中穴扎了一針。

《重生後每天打臉白蓮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