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興季漢
重興季漢 連載中

重興季漢

來源:google 作者:風昇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奮 風昇

穿越劉備之子,再興季漢,後世大學生劉奮,偶然穿越三國,成為劉備已死之子,看劉奮能否逆天改命,再興季漢展開

《重興季漢》章節試讀:

眼前婦人,正是將劉奮收留的婦人陳李氏。

因劉奮身上帶着一塊刻有自己名字的玉佩,故而陳李氏才會知道劉奮姓名。

而通過陳李氏和其丈夫陳五,劉奮也知道了如今自己所處的位置。

此地名潛山,在荊州南陽郡治下,向東北是豫州汝南郡,西北是豫州潁川郡,向東南是荊州江夏郡,向南是南郡,向兩百餘里便是南陽治所宛縣。

至於新野,由潛山向西南走一百五六十里就到了。

而自己所處之地,名陳村,陳村之外還有戴村,張村,鄧村,李村等十七個村落,各按姓氏為村,少的一兩百,多的七八百,潛山十八村,合計有萬餘村民居住。

當然因為地處偏僻,故而這些村落百姓多靠山吃山,雖也有田地可種,但因土地貧瘠,故而產出不高。

這也讓這些村民生活清貧,勉強能糊口而已。

「拜見大娘」

見陳李氏走近後,劉奮即刻起身,對着陳李氏就是一拜。

陳氏夫婦收留,救下自己,對自己可以說是有大恩,盡一下禮節還是有必要的。

「喲,公子這就折煞老婦了,老婦可當不起啊」

看着劉奮對自己躬身一拜,陳李氏立刻上前,把劉奮扶了起來,笑道。

「大娘於在下有救命之恩,只可惜如今在下無以為報,區區虛禮,又何足掛齒呢」

劉奮起身後,也向陳李氏笑道。

而看着陳李氏一身粗布麻衣,劉奮心下也暗嘆了一聲。

別說如今這個時代,哪怕是明清,甚至近代時期,這些底層百姓的生活都沒有什麼改變,直到偉人的出現。

只可惜自己又不懂種田,系統送的東西,如今也用不上,不然自己怎麼也得想辦法幫這些百姓,改善改善生活。

見劉奮搭話,陳李氏只是笑着擺了擺手。

「公子又非老婦人相救,老婦只是收留公子月余爾,公子面善,又是劉皇叔之子,劉皇叔仁義之名,荊楚之民,誰人不知乎,哪怕老婦人也有耳聞,這舉手之勞,也是大功業,公子又何必客氣」

陳李氏對劉奮笑道。

「只是多日叨擾,於心何安,等在下返回新野,定會稟明家父,讓家父差人前來重謝大娘和陳叔」

劉奮又拜道。

「無妨無妨,皇叔和公子都是做大事的人,我們怎敢奢望,答謝就免了,公子但請寬住,等傷勢痊癒後,再回新野不遲」

陳李氏向著劉奮點了點頭道。

隨後陳李氏又和劉奮寒暄了幾句後便出門上街去了。

劉奮看着陳李氏出門,抬頭看了看天色,長嘆一聲。

今生既然來了,就得好好乾一番大事業,不然枉活一世矣。

想到這,劉奮握緊了拳頭,暗暗下定了決心。

就在這時,劉奮忽然聽得村中道上,原本祥和之景,忽然變得嘈雜起來。

劉奮定眼看去,正看見有四個山匪正在街上收取村民保護費。

原來這潛山之中,除去村落,還有佔山為王的山賊,盜匪,而又因潛山南臨漢水,夏水,東南又處於雲夢澤外圍,故而水賊也是不少。

這些賊匪隔三差五就會來村中打砸搶燒,名義上是收取保護費,實際上就是打家劫舍。

當然這些盜匪不會屠殺這些村落,畢竟人殺完了,錢從哪來啊。

這殺雞取卵,飲鴆止渴,這些山匪自然不會幹的。

看着這些盜匪作惡,劉奮心中自然憤憤不平,升起一絲憤怒。

正好自己剛剛學了拳技,又加了強體,不如就拿這些盜匪試試拳腳功夫。

打定主意,劉奮便立刻推開門,走了出來。

「幾位大爺,饒過小的吧,這些是小的家中最後的存糧了」

一四五十歲的老漢,正跪地向著山匪求饒着。

「去你的,別給老爺我廢話,就這點糧食,打發要飯的啊,識相的趕緊把今年的供奉交齊了,否則惹惱了我們大王,要你們好看」

一山匪上前,踹了一腳老漢,並揮舞着自己手中環首刀,向老漢威脅着。

老漢一個勁兒的求饒,可四個山匪哪裡肯聽,於是齊齊上前,將老漢團團圍住,正準備拳打腳踢將老漢痛打一頓。

「住手」

正在此時,劉奮一個箭步上前,對着山匪大吼一聲。

「喲,哪來的毛小子,敢吼老子」

山匪定眼看了一眼劉奮,舉刀大呼道。

而劉奮也不搭話,又是一個箭步上前,直接來到了一個山匪身前。

山匪見此大驚,正想動手,只見劉奮眼疾手快,一個側身,又是一個轉身,伸手拉住了山匪手臂,用力一拽,山匪只覺一疼,手一軟,手中環首刀順勢落下。

劉范見此,立刻伸手,拿起環首刀,直接在山匪左臂上來了一刀。

直疼得山匪捂着手臂,痛苦大叫着。

「他奶奶的,小子,找死」

另外三個山匪見此,也一個健步上前,大吼一聲,準備揮刀將劉奮斬殺。

而劉奮也不躲閃,只是一個閃身上前,看準時機給山匪每人來了一刀,隨後又是揮舞另外一個手臂,一拳打在了山匪胸口上,再抬腳順勢一踢。

不一會兒,剛剛還耀武揚威的四個山匪就已被打倒在地,痛苦**着。

「好,好,打的好」

這時,圍觀的村民,也紛紛向劉奮拍手叫好。

「好小子,有種,你可知我們可是老拐頭的人,要是讓我們大王知道了,非要你的命不可」

過了許久,一山匪緩緩站起,指着劉奮,大喝道。

「好啊,我留你們狗命,回去告訴那個老拐頭,我乃涿郡劉奮,就在這等着他,我倒想看看他是怎麼要了我的命的」

劉奮冷哼了一聲,死死的盯着山匪,譏笑道。

「你,好,你等着,等着」

山匪見此,雖然心中憤恨,但也自知打不過劉奮,便各自攙扶着站起,對劉范撂下狠話後便轉身離去。

劉奮見此,又暗笑了一聲。

「哎呀公子,你這下可闖大禍了」

這時正趕來的陳李氏,正見山匪狼狽離去,被嚇得面色卡白,忙向著劉奮訴道。

畢竟陳村不大,一有風吹草動,馬上便可滿村盡知,故而劉奮剛動手不久,陳李氏便知道了,陳李氏怕劉奮有失,又怕動了傷痛,這才一路小跑過來。

「大娘,放心吧,只是一群為惡的匪徒爾,不足為懼」

《重興季漢》章節目錄: